“希望发现中国的穆勒”

2018-11-09 04:27:28 环球时报

本报记者 单劼

来自山东青岛的乡村中学体育老师孙鹏飞现在可以用他学到的德国理论和实践来教学生踢足球了。10月底,孙鹏飞在青岛参加了德甲拜仁慕尼黑俱乐部的足球教练培训,共有54名来自青岛和周边地区的中小学足球老师参与。“我觉得这个培训特别有用。过去我的带队水平和知识比较有限,这里的德国教练讲得很透彻,也很贴近比赛。”孙鹏飞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要在2050年成为世界足球强国,中外足球俱乐部正为此都在中国开展和加强青训体系建设。除了拜仁,广州恒大皇马足球学校在2012年建成,巴塞罗那黄海足球学校也已经开张。外国教练怎么教的?中国球员又是如何学的?本报记者就此话题采访两所位于山东的足球学校——鲁能泰山足球学校和拜仁慕尼黑青岛足球学校。

拜仁慕尼黑青岛足球学校坐落于青岛市郊。学校由一列退役的火车环绕,火车头旁白立着标牌,上面是拜仁慕尼黑俱乐部著名的蓝白菱格标志。几块训练场地体现了拜仁和德国足球元素。健谈的青岛德县路小学教师常正健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了培训和考试情况:一周培训中,每天上午两小时理论课,下午会在训练场进行4至6个项目的练习,比如一对一练习。在 测试中,中国足球教师们需要根据自己所学,设计一个7、8分钟的训练科目展示给培训教练。常正健设计的是“接球-突破-射门”,由其他老师扮演学生进行展示,而他不断通过口号和哨子进行指导和讲解。

拜仁青训教练克里斯托弗·罗赫是此次培训的指导老师。当学员进行展示时,他和助手在一旁观摩,并在表格上认真记录。测试之后,他依次对每一位学员进行指导,点评他们的展示,并提出问题。平时,罗赫的工作就是在全世界为拜仁足校和合作机构培训教练和小球员,他认为培训中的中国教练认真刻苦,但真正优秀的或许只有两三人。《环球时报》记者采访当日,共有9人通过测试,他们将有资格参加拜仁下一等级教练培训。

来自德国的马永明是拜仁大中华区体育事务主管。“德国足球教练大多系统地接受过足球训练,中国教练很少有专业背景,因此即使中国教练懂得理论,在训练场上他们也很难有相应的球感。”马永明曾入选德国U19国青队,在一次严重受伤后被迫中断职业生涯。之后他到北京语言大学学习汉语,并在中国生活6年。他认为,中国对发展青训还需更加耐心,首先应培养更多的优秀教练,并让更多孩子加入这项运动。

培训青训足球教练是拜仁支持中国青训发展的一部分,青岛足校主要承接这一任务。过去两年,这支德甲豪门已经在中国培训727人次。除此之外,拜仁已宣布在深圳和太原建立全日制足球学校。“我们的训练手段都来自慕尼黑,由拜仁自己的青训教练带来,这对于传递真正的拜仁训练水平,以及原汁原味的MiaSanMia哲学(拜仁慕尼黑俱乐部精神标语,意为‘我们就是我们)非常重要,”拜仁慕尼黑中国公司董事总经理鲁文·卡斯帕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们对中国足球未来有信心,因此才会把注意力放在这一市场,并且花大力气去投入,希望发现中国的穆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