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押

2018-11-09 05:19:10 小小说月刊2018年11期

梅寒

十几年前的一天,母亲拿著一个厚厚的账本走进镇信用社大院。

那位信用社主任大约头一次遇到这样的贷款户——拿一个厚厚的账本办理贷款。他听母亲坐在办公桌对面条分缕析地讲完,一口茶差点笑喷了:“这位大嫂,我们这里是银行,不是福利院,你家孩子要读书,还债要用钱,我很同情,但原谅我们不能给你办这个贷款。贷款要有担保、有抵押,你拿这个来给我们看,没什么用啊。”

那账本上,是我家欠亲戚朋友两万多块钱的债。

母亲大约也是头一次听到“担保”“抵押”这样的新鲜词儿,她原以为只要跟他们讲清贷款的理由就好。

担保是什么?抵押是什么?母亲满脸茫然。

主任耐心地给母亲讲了大半天,站起来要送母亲出门。谁料母亲听完那些竟然笑了:“要担保,要抵押,这好说啊。”

主任举到半空的手又落下来:“你家有可抵押的财产?”

“当然有啊。”母亲满脸的茫然已经变成笃定。

可母亲接下来的话,却让那位主任哭笑不得:“我家有房子,但不能抵押,抵押了我们住哪里?我家有一头老牛,还值点儿钱,也不能抵押,抵押了我们家耕地就没有办法了。我们家那口家传的大水缸,倒有一百多岁了,可你们要那个干吗,你们机关人都喝自来水……”

母亲还要说下去,主任却没有耐心了:“这位大嫂,你说话有点重点好不好,你家到底还有什么可抵押?我们这里可忙着呐。”

“有啊,俺有仨孩子,抵押给你们吧。”

母亲话一出口,柜台后面的头都抬了起来。

母亲就当没看见,兀自说下去:“俺有仨孩子,大闺女在北京读大学,二闺女在县城读高中,一个小儿在市里读中专。俺们家穷是不差,可俺穷不是因为花天酒地胡吃海喝不过日子才穷的,俺穷是为了供俺孩子读书。学费这么贵,地里出产这么少,不借不贷,孩子咋读得了书啊?

“有困难,找政府。这不,俺就来找政府了。像俺们这种贷款户,你们应该热烈欢迎才是啊。俺还不是那种做买卖的,做买卖还有赚有赔呢。赚了还好,你们也跟着赚;赔了呢,你们就惨了,要账都找不到人儿。俺这生意,可是稳赚不赔。

“你想想,俺家就在那里,长不了腿跑不了,你们想啥时找就去找。俺家孩子在那里,一天比一天能耐,等他们都读了书、长了本事,就只管赚钱给国家作贡献了,到时候,莫说你们贷我们三万两万,就是贷个十万八万,俺仨孩子一人担一份儿,说不定不到一年就还上了。

“何况俺现在还年轻,能劳动。你们这也是积德行善的事,是给国家培养人才……”

母亲的话匣子打开了,听得信用社里那些工作人员全都咧嘴乐了。他们从来没遇到过这么能说的农家老太太。

最后,那位信用社主任竟被母亲的长篇大论说服了,破例答应给母亲想想办法。

第二天早上,母亲拿着我们全家人的身份证,乐颠颠地去办理了三万块钱的贷款。然后,一个个给我们打电话告知:现在咱们全都是一根绳儿上的蚂蚱了,你们都被我抵押给银行了,从现在起,你们个个儿都得给我好生混……咱得说话算话,到时连本带利一厘不少还给国家。

此后,就是我们一家人漫长而艰辛的还贷路。

那三万块钱,母亲拿出两万五,把这些年的新账陈账都一一还上了;还剩下五千块钱,她放手里当流动资金,买了几只羊,买了几窝长毛兔,又买了几十只下蛋的鸡……从年头到年尾,像侍候小孩儿一样上心地侍候着那些小生灵。

毕竟小生灵们身小力薄,一年到头赚的那几个钱还填不了利息的一半。三万块钱不但没能按时还上,倒是驴打滚一样越滚越多。

母亲却不恼。她依旧是那一句:你们好好混,混好了,那些钱总有还上的一天。

母亲跟父亲,年年都为还那笔巨额利息在奋斗。母亲却再也不用低声下气在众人面前含着小心说话了。人不欠人一般高,她也不怕跟人说自己穷。

母亲甚至说,我们家是村上最富的人家。一个庄户院儿一下子供出三个大学生,你问问,十里八乡可有?众人当面附和,掉转身就撇嘴:看把她烧的。

母亲说得没错,债是越还越少的,到点肯定能还完。

几年后,母亲那笔“巨债”总算是还完了。不但还完了,她还有了有生以来第一张银行卡。

我们姐弟几个也各自成家立业,在不同城市安了家。平日里寄点钱给她,她不舍得花,全存上,自己还养鸡养兔子,弄点零花钱,也存上。

“你还存那么多钱干吗?你还缺钱花吗?”回老家,我们劝母亲不要再那么省俭。

母亲笑笑,半天,才不好意思地说:“这些年缺钱缺怕了,从来没有过银行卡。当初为贷款把你们几个都抵押了,想想都对不住你们。现在有钱了,就想使劲存使劲存,等把那卡上存满了,就给你们姐弟几个花,你们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闻听此言,我们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大半生没有银行卡的母亲,哪里知道那张小小的卡怎么存也存不满,一如她这一生给我们的爱,怎么给也不嫌多。

选自《博爱》

小小说月刊 2018年11期

小小说月刊的其它文章
回乡
吴大牙
1944年的月光
父亲的鹏山
老管家
黑脸艄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