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借一战百年示好欧洲

2018-11-10 04:19:41 环球时报 2018-11-10

(文见第八版)

●本报驻美国、法国、德国特约记者 张云 姚蒙 青木 ●任重 王会聪

“特朗普将利用这个机会强调美国在欧洲和平与安全方面的关键角色。”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9日报道称,特朗普当天乘坐专机飞赴法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一百周年纪念活动,致力于强化美欧关系。自2017年初上台以来,特朗普与欧洲生出了诸多嫌隙,从防务合作、贸易往来到重大多边合作事务,几乎给外界留下他要颠覆与传统盟友关系的印象。美欧关系能有所改善吗?欧洲人并不这么想。他们认为,中期选举失去众议院控制权后,国内的政治压力有可能让白宫转而在贸易等问题上给欧洲找麻烦。法新社9

日因此评论说,来自世界各国的领导人齐聚巴黎想要彰显团结,但美欧分歧等问题会在其中不断“冒泡”,这将是一场“历史与现实矛盾交织”的盛大活动。

美媒:特朗普与同样陷入政治窘境的欧洲领导人见面

11日是法国此次举办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百年纪念活动的高潮。一个世纪前的11月11日,德国与协约国签署停战协定。德新社9日说,预计将有98个国家的代表团出席11日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举行的庆典,其中包括72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当天中午,各国领导人还将齐聚凡尔赛宫,参加午宴。

CNN将9日飞赴法国的“空军一号”称为特朗普“最后的避难所”,因为此行能够转移人们对美国中期选举结果的注意力,让特朗普“避一避风头”。CNN称,外交政策依然是特朗普基本上能够随心所欲的政策领域,不需要得到行将分裂的国会的指示。而且在法国,特朗普能找到与他一样陷入政治窘境的欧洲领导人。目前,马克龙的支持率已经跌至20%左右;多年来充当欧洲实际领导人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因难民问题一蹶不振,近日宣布不再寻求连任;在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仍在脱欧问题中挣扎。

特朗普上任的头两年,令美国在欧洲的传统盟友深感不安。英国路透社8日列举道,他让美国从伊朗核协议和巴黎气候协定中撤出,痛斥德国等盟国拥有对美贸易顺差,却没有增加国防开支。

“特朗普此行将显示其对法国与欧盟的重视。”法国BFM电视台9日说,美欧就伊朗问题正产生严重分歧,特朗普的访问因此备受关注。CNN援引美国官员的说法称,特朗普想借访问法国的机会重申美国在欧洲和平与安全方面的关键角色,并与其“最亲密的全球伙伴之一”、法国总统马克龙举行会谈,这是他在巴黎正式会见的唯一领导人。

欧洲面对美国的四大挑战

然而,美欧之间的分歧难以掩饰。美国中期选举后,欧洲关心的一大问题是:与美国的关系会有什么变化吗?“如果现在认为特朗普会纠正路线,那就想错了”,德国外长马斯8日在推特上表示,“美国仍是我们在欧洲以外最重要的伙伴。为了保持这一伙伴关系,我们必须重新审视和调整我们与美国的关系”。

德国政府跨大西洋协调员拜尔对德国电视二台表示,欧洲的忧虑不会因美国中期选举减轻,尤其是因为北约事务以及国际贸易政策是在共和党控制下的参议院的管辖范围内。德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罗特根也对德国广播电台表示,美国总统在外交政策方面拥有强大的行政权力,欧洲人“需要做好准备”,因为“失败可能会点燃他的情绪,加剧分化和更具攻击性”。

路透社称,特朗普可能会在贸易问题上加强与欧洲对抗。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今年7月访问白宫促成了美欧贸易问题的“停火”,不过就在上个月,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指责欧盟阻碍了贸易磋商的进展,并说特朗普的耐心“不是没有限度的”。而根据美国国务院前官员夏皮罗的说法,“特朗普一直深信,欧盟正在把美国扫地出门,特别是德国”。

德新社9日说,刚刚在美国中期选举中“失败”的特朗普将成为巴黎的主角,因为他的外交安全政策直接影响到欧洲未来的局势。然而德国《南信使报》分析说,欧洲面对的会是更强硬的特朗普,并且将会迎接四大挑战:贸易摩擦、农产品市场、美国制裁伊朗、欧洲防御。特朗普会继续就北约成员国应该拿出GDP2%的资金用于防务的问题施压。

“欧洲应该为双方关系恶化做好准备。”美国“政治”网站8日评论说,美国中期选举对欧洲的困惑——即欧洲该如何定义全球角色——毫无帮助。如果想要一个美好的未来,欧洲就应该停止指望美国领导人。

此外,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特朗普在巴黎的会面安排磕磕绊绊也让一些欧洲媒体牵肠挂肚。德国《明镜》周刊9日说,巴黎的纪念活动本来是一次促进和平的机会,然而,普京与特朗普可能已经放弃谈《中导条约》。该条约对欧洲的安全问题至关重要。此前,美俄对两位领导人是否会谈的表态不同调。美国财政部8日又宣布,对包括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特工在内的3名个人与9个实体实施制裁,冻结他们在美资产,禁止所有美企以及金融机构与他们进行交易,理由是他们与俄罗斯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有关。“政治”网站称,在美俄领导人可能在巴黎碰面的3天前,特朗普政府表现出对俄强硬的姿态。

德媒呼吁警惕民族主义

据法新社报道,在11日的纪念活动上,马克龙将当着高喊“美国优先”的特朗普的面,“提醒每一个人捍卫与加强全球多边主义的必要性”。然而,特朗普在巴黎仍然会我行我素,与多边合作保持距离。

德国《世界报》9日称,特朗普将不会参加11日下午开幕的首届巴黎和平论坛。组织者瓦伊斯说,这一为期3天的论坛是“反击”民族主义在全球蔓延的措施之一。届时约有70名国际重量级人物参加,包括普京、默克尔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与民族主义密不可分,回想起百年前的历史教训,德国《时代周报》9日不禁直呼:“注意:民族主义者!”美国《华盛顿邮报》8日评论称,头戴过去的钢盔,特朗普反复“捍卫”其采取单方面行动的权力并嘲笑联合国、欧盟和北约等国际机构。不仅在美国,民族主义正在全球范围内令人震惊地死灰复燃。即便在右翼民粹主义者向来在民调中表现糟糕的国家,反对多边合作的情绪也在愈演愈烈。对“民族主义”一词的“集体反感”已经开始逐渐消退。

“马克龙想借纪念活动警示民族主义的危险,但有人在听吗?”美国《纽约时报》9日以此为题刊文说,默克尔正在退出国际政治舞台的路上,部分东欧人将马克龙视为“失败的欧盟”的标志。而对于特朗普,本来打算与他亲近的这位法国总统日益表明其疏离的态度。“马克龙急需其他国家的支持。”《纽约时报》援引学者的话说。

美国驻北约前大使艾沃·达尔德表示,重返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很可能将加剧国家间的分裂,侵蚀有关行为规范和标准,“我们知道大国敌对的局面。我们知道其最终结果”。牛津大学一战历史学家麦克米兰对《华盛顿邮报》说:“令人担忧的是,我们现在认为和平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是一种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