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恐中的郭文贵又不甘寂寞了(社评)

2018-11-22 04:30:23 环球时报

流亡美国、并遭到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郭文贵与白宫前首席战略师斯蒂芬·班农星期二联手上演闹剧,他们在纽约开了一个冗长的新闻发布会,宣称郭文贵将出资1亿美元成立一个所谓“法治基金”,要调查中国商界高管、政治人士及其他公众人物的死亡或失踪,班农表示自愿出任该基金名誉主席。

他们重点举了海航前董事长王健在法国意外跌落重伤致死的例子,宣称他的死是一个“黑幕”。班农甚至将王健之死与沙特记者卡舒吉之死以及俄罗斯公民在伦敦遭毒害事件相提并论。

必须指出,郭文贵以毫无底线的撒谎著称,他的信用无论在中国人当中还是在西方媒体中实际上都已破产。他2017年曾有一段时间疯狂造谣,宣称自己有多少“猛料”,但他或者用一些含混其词的指控代替具体指控,或者抛出的具体指控被很快证明是编造的。

班农也是美国卖弄政治观点很极端的一个人物。他一度进入白宫,成为最靠近总统的人,炙手可热,但又很快被逐出白宫。他跌宕的政治经历以及他极其激进的那些主张是否还在影响白宫成了一个谜,而他似乎很享受这种神秘,并以此增加自己抛头露面的分量。

这样的两个人物凑到一起,大概只能搞出一个花钱赚吆喝的荒诞秀。

如果王健之死是个“黑幕”,法国警方是吃干饭的吗?还轮得着郭文贵去当福尔摩斯?郭文贵声称他的调查人员已经6次去了王健在普罗旺斯的坠落处,他们怎么没有搜集到推翻法国警方“意外跌落”结论的证据呢?是他派去的那些人太蠢了,还是他本人的臆想症太歇斯底里了呢?

郭文贵说到底就是太恐惧了,担心自己有一天会被遣返回中国,还总是臆想自己有可能“被中国特工干掉”。他的表现就是要不停地发声,受不了不被关注。处于惊恐中的人,有不少心理会是这样。

西方人原本不会搭理他了,因为上他的当太多了。然而一些西方媒体还不时看他几眼,有两个原因。

一是这种注意力是郭文贵用钱硬砸出来的。像他这次宣称花1亿美元成立所谓“法治基金”,又请来班农做名誉主席,这些钱扔到地上总能砸出个响。这样的响声让惶恐不安的郭文贵感受到安慰。

二是郭文贵总是用恶毒的语言编造耸动的故事攻击中国体制,虽然是假的,但以所谓“客观报道”的方式传播一下这样的谣言,黑中国一把,还不用担责,合一些西方媒体的胃口。

中国法治建设处在强劲的进行时,针对司法的舆论监督十分活跃,法官办案质量实行终身责任制,全面依法治国已是中国的战略性实践,国家为此不知投入了多少资源。郭文贵声称要用1亿美元追踪冤案,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郭文贵对抗中国体制的险恶用心,加上他早已展现的行为逻辑,还有班农对中国的严重偏见,让人相信这两人办的基金只会对中国的法治建设搅局,给西方舆论攻击中国提供一些噱头。

郭文贵负案在身并以继续作恶求安全,这是赌徒心态。班农与郭文贵搅在一起,大概有针对中美关系走低的机会主义心态。可以想见,他们可能搞出一些无法作为司法证据、但却适合低俗媒体炒作的故事来。那将是一堆无聊的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