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感恩心理与主观幸福感关系的研究

2018-11-28 11:11:42 人力资源管理 2018年10期

张显全 刘跃宁 殷华敏

摘要:对大学生感恩心理现状以及主观幸福感进行调查分析,采用Watkins等人编制的多维感恩量表(GRAT)以及《国际大学调查(ICS)-主观幸福感量表》,随机抽取255名大学生,初步研究了大学生感恩心理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研究结果表明:大学生感恩心理在性别和是否是独生子女上存在显著性差异;大学生主观幸福感在是否是独生子女上存在显著性差异;大学生感恩心理与主观幸福感之间存在显著相关;大学生感恩心理对主观幸福感有非常显著的预测作用。

关键词:大学生;感恩心理;主观幸福感

一、引言

隨着近几年积极心理学的迅速发展,感恩心理与主观幸福感也逐渐成为心理学的研究热点。感恩一词,源于拉丁文“gratia”,意为优雅、慈悲和感激[1]。主观幸福感(subjective well-being)包含认知评价和情感体验两个部分,是个体依据自定的标准整体评估自身生活的质量,并将其作为重要综合性指标对个人生活质量进行衡量[2]。探究感恩与幸福感之间的关系,对大学生身心健康及个人的积极成长具有十分积极的促进作用[4]。本研究旨在通过对感恩与主观幸福感之间关系的研究,帮助大学生进一步提高个人生活质量和幸福感,促进其身心的健康成长。

二、研究方法

2.1 研究对象

本研究被试取自山东某高校大一至大四共四个年级的学生。采取分层随机抽样方法,共发放问卷255份,回收223份。对于其中部分漏填和无效问卷进行了整理,实得有效问卷203份,问卷有效率91%。其中,独生子女59(29.06%),非独生子女144(70.94%);男生88(43.35%),女生115(56.65%);居住地在城镇的大学生82(40.39%),居住地在农村的大学生121(59.61%)。

2.2 研究工具

本文研究工具采用多维感恩量表(GRAT)和主观幸福感问卷。多维感恩量表由Watkins等人在2003年编制的多维感恩量表(GRAT),该量表共有44个项目,3个分量表,采用5点等级评定,其结构效度和和预测效度都较理想,并且具有较高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信度较好。该量表的克龙巴赫一致性系数为0.822,其中富足感为0.785、简单感激为0.785、对他人感激为0.784,各量表之间的同质性系数达到了测量学的标准,克龙巴赫一致性系数在0.784-0.822,说明量表内部一致性较好[3]。主观幸福感问卷部分采用《国际大学调查(ICS)-主观幸福感量表》,该量表包含19个项目,包括生活满意度、正性情感和负性情感,采用7点等级评定。在本研究中,生活满意度、积极情感和消极情感量表的克龙巴赫一致性系数为0.765、0.810和0.803[3]。其中,1-5题是总体生活满意度,得分越高代表生活满意度越好;6-11题属于正性情感,正向计分;12-19题属于负性情感。反向计分,主观幸福感越高相对应的总分越高。

2.3 施测程序和数据处理

本调查采用统一的指导语,对255名大学生分别进行问卷。参加调查问卷的人员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认真填写,并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数据结果经过SPSS20.0统计处理,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单因素方差分析和相关分析等方法进行研究。

三、研究结果及分析

3.1 大学生感恩心理的现状分析

3.1.1 不同性别大学生感恩心理差异比较

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对男、女大学生的感恩心理进行分析,具体结果见表1。

根据表1可知男、女大学生在富足感、简单感激和对他人的感激三个维度上均存在一定差异性。具体来说,男生的富足感程度明显高于女生,女生的简单感激和对他人的感激程度明显高于男生。

3.1.2 是否是独生子女大学生感恩心理差异比较

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对是否是独生子女大学生的感恩心理进行分析,可知是否是独生子女的大学生在富足感、简单感激和对他人的感激三个维度上具有显著性差异。

3.2 大学生主观幸福感的现状分析

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分别对不同性别大学生的主观幸福感和是否是独生子女大学生的主观幸福感进行分析,可知不同性别的大学生在主观幸福感各维度及总分上无显著性差异,是否是独生子女的大学生在正性情感和负性情感两个维度上具有显著性差异。

3.3 多维感恩量表与主观幸福感之间的相关分析

采用皮尔逊积差相关对大学生的感恩心理和主观幸福感的相关进行研究,可知,多维感恩量表的富足感与生活满意度、正性情感维度不存在显著相关,多维感恩总分与负性情感维度不存在显著相关,其他维度均与主观幸福感各维度及总分存在显著相关。其中,负性情感维度与简单感激、对他人的感激存在负相关。

3.4 多维感恩量表与主观幸福感的回归分析

为了进一步考察大学生感恩心理与主观幸福感之间的关系,以多维感恩为自变量,主观幸福感为因变量,采用线性回归的方法进行分析,具体结果见表4。

由表4可知,大学生感恩心理对主观幸福感有显著的预测作用。

四、讨论

4.1 大学生感恩心理和主观幸福感的基本特点

性别在大学生感恩心理上存在极大的差异性现象。女大学生相比于男大学生对当下环境更易表现的珍惜、满足与享受,且更愿意通过多渠道来向曾经给予帮助的他人表达内心的感恩心理。此外,女性简单感恩的可能性相比于男性更大,也更易对他人产生感激之情。男性大学生则更多的被认为是独立、勇敢的,强调有更少的情绪表达。在本研究中,独生子女大学生在富足感维度上明显高于非独生子女,而在简单感激和对他人的感激的维度上非独生子女显著高于独生子女。大学生主观幸福感在性别上不存在显著性差异。关于主观幸福感的性别差异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在正性情感维度上,非独生子女相对于独生子女更高。在负性情感维度上,独生子女相对于非独生子女更高。独生子女的大学生在灵活性、自信心方面优于非独生子女的大学生,但在意志特征方面,独生子女的自我控制、内心意念与忍耐力略低与非独生子女。还有,独生子女的情绪稳定性、平衡感及利弊权衡能力稍差。

4.2 大学生感恩心理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

研究表明,大学生感恩心理与主观幸福感存在显著相关且相关程度较高。从本质上来说,大学生的主观幸福感在简单感激、对他人感激程度的上升过程中逐步提高。大学生的感恩心理与主观幸福感在情感和行为的控制方面也有差异,高感恩者能牢牢地控制自己的行为、思维、情感,但低感恩者的自我控制则存在一定困难。在精神状态方面,高感恩者比低感恩者较易放松,焦虑感偏低。本文取感恩心理作解释变量,取主观幸福感作被解释变量进行线性回归分析,结论显示二者存在正向的预测作用。即感恩心理水平越高,个体就会越感到幸福。

五、结论

大学生感恩心理在性别和是否是独生子女上存在显著性差异,大学生主观幸福感在是否是独生子女上存在显著性差异,大学生感恩心理与主观幸福感两者间存在较强的相关性关系,大学生感恩心理对主观幸福感有非常显著的预测作用。综上所述,主观幸福感的预测过程可通过感恩切入,因此可以采用班内座谈、活动以及心理访谈等各种途径进行干预,以此提升当代大学生的主观幸福感。

参考文献

[1]赵国祥,陈欣.初中生感戴维度研究[J].心理科学,2006,29(6):1300- 1302,1286.

[2]Diener E.Subjective well-being[J].Psychological Bulle-tin,1984,95(3):542-575.

[3]甘启颖.大学生感恩心理对主观幸福感影响的实证研究[D].陕西师范大学,2009.

[4]禹玉兰,罗军,黄智,焦桂花,万崇华.大学生感恩与幸福感的现状及其关系[J].中国卫生事业管理,2013,11:866-870.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