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工匠精神”为指针推进病案管理

2018-11-28 11:24:42 《人力资源管理》 2018年10期

徐萍

摘要:本文首先阐述了“工匠精神”的内涵。其次总结分析了医院病案管理诸多方面如人员编制、学历背景、现实地位、病案质量、疾病分类编码、病案信息化等存在的问题。最后指出,应该以“工匠精神”为指导,病案从业人员应自我完善,医院管理者应改革创新,病案部门应锐意进取,医院的病案管理工作才有可能取得进步。

关键词:工匠精神,病案管理,

2016年3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在2017年的全国“两会”上他再次强调,“要大力弘扬工匠精神,厚植工匠文化,恪尽职业操守,崇尚精益求精,培育众多‘中国工匠,打造更多享誉世界的‘中国品牌,推动中国经济发展进入质量时代”。其后他还多次在很多场合提及工匠精神, 呼吁各行各业要弘扬工匠精神,打造更多消费者满意的知名品牌,让追求卓越、崇尚质量成为全社会、全民族的价值导向和时代精神。工匠精神这一概念近两年来逐渐变成各行各业人们热议和关注的话题。

一、什么是工匠精神

有关“工匠精神”的内涵,已有很多专家学者对此做过解读。输入“工匠精神”几个字,在知网上可以检索到数千条有关文章,鉴于篇幅的关系,在此不予罗列。从笔者的角度理解,工匠精神的核心就是精益求精的精神。狭义的工匠精神就是对产品质量的精益求精,力求完美、追求极致,广义的工匠精神不仅包含对产品质量的精益求精,也包含对工作质量、工作态度的精益求精。展开来讲就是对工作的严谨、专注、执着、敬业、爱业。工作已不是养家糊口的手段,而是包含着对高层次技术的追求,对本职岗位的敬畏、对事业、企业、国家的责任。这种敬业爱业是发自内心的对所从事的工作的热爱,而不是受外界环境所迫而产生的,以所从事的工作为荣。工匠精神是守规与创新的统一。没有严格的规章规则,便无法生产合格的产品;没有不断的创新,便没有产品质量的日新月异,哪里还有的精益求精。

二、病案管理工作存在的问题

病案记录了患者就医的完整过程,是医疗、科研、教学、医保、司法等的重要原始资料。新中国建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后,我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得到了全面发展,成绩斐然。病案管理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但目前的发展状况与当前我国医疗事业的发展是不相适应的[11]。病案管理与医疗卫生事业不相适应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2.1病案管理人员编制不足

按相关规定,现阶段我国病案管理人员与病床数的比例不应低于1:100。据相关调查资料统计显示,实际数据均远低于这一指标。由于人员不足,相对于庞大的病案资料,病案工作存在疲于应付的现象,病案人员没有更多的力量投入到对病案资料进一步的挖掘,整理,分析以及对病案管理系统的升级改造中,导致病案管理处于偏低的水平

2.2 病案管理人员学历及专业水平偏低

相关调查资料显示,从事病案管理的人员的学历层次、职称层次不高。学历以本科为主,约50%左右,硕士研究生学历人员不足6%,其余为大专及以下层次。高级职称人员10%左右,中级职称人员30%左右,其余为初级及以下的人员。专业水平较低。从事病案管理的人员主要是护、技人员、少量临床医生或其他专业人员转行而来,一部分为无专业技术学历的人员,有卫生信息管理专业背景的人员比例不足20%。虽然临床医生转岗病案管理,有利于病案内在质量的管理,但他们由于缺乏正规的病案管理系统学习,不能对病案進行深入的挖掘和利用,在提升病案管理的质量方面受到一定的制约。

2.3 病案管理在医院工作中的地位偏低

近些年来我国病案管理工作有了长足的发展,相当数量的医院主要是三甲医院,病案管理人员的配备,办公设施、办公条件,人员素质有了较大幅度的提高。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大部分等级比较低的医疗机构,病案管理部门被认为是医院比较边缘化的部门,少数医院甚至没有把病案管理单独列为独立的科室,而是依附于其他科室,部分医护人员认为病案管理工作也就是收收病案,统计数据,归档保存,没有技术含量,几乎多数人都可以完成,忽略了病案管理的专业性和系统性,甚至还有一部分医护人员觉得病案管理没经济效益;医院领导也存在着病案管理不重要,病案部门是养人的部门,过渡的部门等糊涂认识,这些导致很多医院病案管理人员杂,素质偏低,待遇偏低,病案管理工作落后,这些认识偏差阻碍了病案管理工作的进步与发展。

2.4 病案质量管理有待加强

病案质量管理中常见的问题包括: 病案记录不规范,相当数量的病案记录不准确、不严谨、不全面,达不到《病历书写基本规范》所规定的客观、真实、准确、及时、完整、规范的要求。病案归档借阅制度执行不到位。常有借阅不及时收回、病案遗失、病案编码错误、归档位置错误、纸质病案内容与电脑存储信息不一致、病案归档不及时、病人隐私信息外泄等。病案质量管理中的另一个不足是病案质控人员比例低,其结果导致病案的质量得不到保障,给医患之间埋下隐患。

2.5 疾病分类编码工作亟待加强

疾病分类编码是一项专业性、技术性很强的工作。随着我国医保的大范围普及,疾病分类编码愈来愈显示出它在医保费用支付中的重要性[12]。但遗憾的是,总体上讲合格的疾病分类编码人员目前比较缺乏,特别是低级别的医疗卫生机构。

2.6 先进的信息化管理模式有待普及推广

目前,三甲医院的病案管理科室都配备有完备的计算机、复印、微缩设备,电子病案也开始应用普及,网络化管理已成为常态。但不能否认的是许多基层医院病案管理仍沿袭简单的手工操作,缺乏现代信息化管理。使的病案无法及时、准确、完整地为医务人员、患者及社会服务,宝贵的并按资源得不到充分利用和分享。

三、病案管理工作中如何践行工匠精神

3.1 病案管理人员应以工匠精神为指引,自我完善,爱岗敬业

病案管理岗位在医院地位较低、收入偏少,不少病案管理人员的学历、职称也比较低,对岗位的认同度不高,有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情绪。难道普通岗位真的做不出业绩么。上世纪50、60年代,涌现出一大批先进劳模,北京百货大楼的张秉贵就是其中之一,他凭着“一抓准”“一口清”“一团火”的精神,把很普通的售货工作做到了极致,做成了艺术。在当今,在平凡岗位做出非凡成绩的劳动者数不胜数。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钳工胡双钱,35年加工过数十万个飞机零件,从没出现过一个次品,同样把普通的工作做到了极致。他们的成绩中无不彰显着“工匠精神”的光辉。病案管理岗位很普通,事情很繁杂琐碎,绝大部人人或许成不了张秉贵、胡双钱那样的模范,但是在工作中严谨、专注、爱岗敬业还是比较容易做到了,只要是有心人,执着、坚持,再平凡的岗位也能出彩。

3.2 医院领导应以工匠精神为指引,更新观念,大胆改革

病案管理是医院运行过程中的重要一环,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由小康向富裕过渡阶段发展,广大人民群众对医疗卫生质量的需求也日益增高,病案管理在医疗、科研、教学、社会服务中的重要性愈发显著。现代的医院是集医疗、科研、教学和社会服务于一体的综合体,不断地提高医疗质量,把服务病人、服务社会的工作做到极致,是每所医院追求的终极目标,也是医院主要管理者职责和使命,这一点和工匠精神所追求的精益求精的核心理念是完全一致的。但现实情况是,一些医院内部,各部门间的发展是“不平衡”的,病案管理部门的发展“不充分”的。要消除这种“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状况,实现医院医疗事业的进步,医院的主要领导应当摒弃病案管理部门一个边缘化部门的观念,充分认识它在医院管理决策中的重要地位,充分认清医院运作过程中,任何一个部门、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或者落后于其他部门,必定会阻碍医院整体的进步与发展,医院整体的不利发展反过来又影响医院每个部门、每个人的发展与利益。所以,在病案管理人员的配备和使用上,医院主要管理者应着力充实病案管理人员队伍,特别是要大力引进专业病案管理人员;加强现有病案管理人员的职业培训,使每个病案管理人员都有获得专业提高的机会。在经济待遇和评级晋升方面,要给与病案管理岗位的人员一定程度的倾斜,使病案管理人员对自身的岗位有认同感,激发他们在本职岗位敬业、爱业的工作热情。在设备配备上,要花大力气购置相关设备、充分发挥互联网在病案管理中的桥梁作用。

3.3 病案部门本身应以工匠精神为指引,建规立矩,锐意创新

工匠精神是守规与创新的统一。病案管理部门要按照《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要求,完善日常病案管理过程中的各项规章制度,包括病案书写规范、病案归档借阅复印规则、病案质控体系,并严格落实这些制度。要把疾病分类编码工作提到日常病案管理工作的重要日程上来,要积极选派病案管理人员参加各级培训班,真正提高分类编码人员的业务水平,减少编码错误,为医疗、科研、社会提供精准的疾病分类。要创新病案管理新模式,统筹安排岗位,使病案管理部门内部每个人都能根据自身的条件和水平在各自的岗位上发挥出他们自身最大的潜能,心情舒畅地工作。对没有实施电子病历的医院,病案管理的责任人应该积极推动电子病历的实施,把病案管理人员从繁重的手工操作的劳动中解脱出来;对已实施电子病案系统的医院,病案管理部门的责任人应该完善电子病历的使用规范,充分利用电子病案系统,挖掘电子病案系统潜力,进一步减少病案病管理人员的劳动强度。要加强互联网信息技术在病案管理工作中的融合发展,为医院医疗、科研、教学、对外服务提供更广泛的服务,并在在服务过程中不断地完善升级。

四、结语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医疗卫生机构是实现这一宏伟战略的主力军。作为主力军中的病案管理方阵,弘扬“工匠精神”,病案管理人员自我完善,医院领导更新观念,病案管理部门责任人锐意进取,我国的病案管理状况将会逐步从“不充分”的发展状况中走出来,发挥对医疗卫生事业的应有的作用。

参考文献

[1] 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EB/OL). (2016-03-05)[2018-03-21].http:// http://www.xinhuanet.com/fortune/2016-03/05/c_128775704.htm.

[2]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EB/OL).

(2017-03-16)[2018-03-21]http://lianghui.people.com.cn/2017/n1/2017/0305/c411237-29124205.html

[3] 马丽娟,陈珍初,黄后宝. 某省三级医院病案管理现状调查和分析[J].中国病案,2017,18(9):1-4.

[4]罗娟,黄平,廖晓瑜.上海69家医院病案信息化管理现况调查与分析[J].中国医院管理,2016,36(1):45-47.

[5] 陈安琪,徐爱军,薛成兵,等. 某省病案管理人员岗位认知及胜任能力评价[J].中国病案管理,2017,18(11):3-5.

[6]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病历书写基本规范(试行)[S].北京:卫生部,2010.

[7] 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S]. 北京: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2013.

[8]林鑫,许凤娟,李会玲. 公立医院数字化病案管理实践探讨[J].中国医院管理,2015,35(11):64-65.

[9] 秦盼盼,雷行云,李国垒,等。基于电子文件的分级诊疗模式研究[J]. 中国医院管理,2017,37(3):28-30.

[10] 黄小龙,罗旭,汪鹏,等.综合医院大数据应用需求调查与分析[J].中国医院管理,2018,38(1):69-74.

[11] 蔣帅,方鹏骞,苏敏.我国贫困地区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探讨[J]. 中国医院管理,2017,37(7):15-17.

[12] 王珊,杨兴宇,郎婧婧,等. 全国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收付费在医院的应用探讨[J].中国医院管理,2017,37(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