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塔“熄灭”?专家解读GE出售数字资产

2018-11-30 02:43:22 中国信息化周报2018年32期

王改静

通用电气公司(GE)曾经是最为坚定的“工业数字化”的“鼓吹者”,而GE的Predix平台,始终是全球工业互联网业者学习的标杆。

近日消息,GE正在为位于加利福尼亚圣拉蒙的GE Digital部门寻找买家,该公司已经通过一家投行拍卖这部分资产,尚没有明确买家,而这也意味着工业互联网“标杆”代表Predix平台也将被GE“丢弃”。这个消息不胫而走,这对于国内外发展工业互联网的企业来说可谓是一个“重击”,“师傅”都倒下了,“徒弟们”未来该何去何从?

真要退出工业互联网舞台?

GE作为最早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的巨头,在2013年推出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产品Predix一直被视为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的样本平台。但当工业互联网正在全球工业和制造业企业中如火如荼进行之时,GE却选择转身离开,留下一个落寞的身影。GE前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曾经信誓旦旦指出,GE要在未来十年成为全球十大软件公司。现在看来,这已经不太可能实现了。

那么GE真的要退出工业互联网的舞台吗?据了解,GE并未彻底中断工业互联网业务,GE数字化资产也会保留一部分,特别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核心和关键要素——将近100万个数字孪生和上百个工业APP,目前尚未列入出售计划。

另外,GE将要重点发展的航空、电力和医疗三大业务线仍然是工业互联网应用的重点领域。这也表明GE并没有彻底放弃工业互联网业务,未来GE将聚焦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两大关键要素:工业机理模型和工业APP。同时,这两者也决定着最终工业互联网生态体系的建设和完备程度。所以,讲GE退出工业互联网舞台还为时尚早。

究竟什么导致了现在这个局面?其实,GE出售GE Digital早就有迹可寻,过去20年,GE股票市值下跌超过一半。今年六月,新一任董事長及首席执行官约翰·弗兰纳上任后,开始一系列精简改革计划,任何不能带来盈利能力的业务,都要加入精简的队伍中,显然GE Digital中枪了。

GE的数字业务价值数十亿美元,其核心资产就是Predix。但Predix的软件系统和应用等业务始终饱受技术难题和销售薄弱问题等的困扰。据有关数据显示,其数字部门2017年创造了近50亿美元的收入(当然有一些可能是转移支付),但由于投入巨大,GE Digital仍然处于亏损状态。另外,又因为公司的大型电力业务利润下降且现金压力日增,GE只好选择减少对该数字部门的投资并侧重合作关系。GE逐渐缩小其GE Digital部门的目标市场,并放弃成立云平台的计划,转而与亚马逊和微软的云计算平台合作。

虽然GE一直在寻求合作伙伴来投资GE Digital部门。但最近,GE发布的年报相比上一个季度利润下降了28%。这应该是压倒GE Digital的最后一根稻草。事实上,早在2017年GE新任CEO约翰·弗兰纳上台之后,行业人士纷纷猜测他将剥离GE Digital,退出前任CEO的工业互联网战略。而现在终于在七月的最后一天被证实了。

标杆出售背后折射了什么?

GE的Predix和西门子的MindSphere一直作为全球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的“偶像”,GE的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在前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但是却入不敷出。使得GE要将工业数字资产剥离出去,而这一举动会不会使得正在建设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中国企业陷入沉思?

赛迪智库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杨春立表示,GE出售部分数字资产,似乎对我国正在如火如荼发展的工业互联网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一方面使得那些计划建设或应用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企业产生顾虑,另一方面使得那些本来就对工业互联网犹豫的企业更加犹豫不前,导致我国正在大力倡导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和应用进程可能受阻,进而影响制造业与互联网全面融合的步伐。

但从实践看,工业互联网正成为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要载体。工业互联网平台一头连着制造,一头连着互联网,是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焊接点。同时,杨春立认为,GE出售部分数字资产,从反面证明了数字转型、工业互联网发展任重道远。工业互联网是全局性、系统性的变革过程,涉及理念转变、模式转型和路径创新。这既需要我们重新审视已经制定的政策举措,也需要我们部署更加科学可行的发展路线图。

中国工业互联网应借鉴什么?

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赛迪智库信息化研究中心工业互联网研究室主任袁晓庆表示,Predix如今所面临的局面说明工业互联网平台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需要政产学研协同,也验证了我国举国体制推进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和应用推广的路径是正确的、可行的,我们要毫不动摇地抓住这一战略窗口期,加强工业互联网平台培育。但另一方面,Predix也在提醒企业在建设工业互联网平台时,不能盲目追求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只有真正带来商业价值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才能存活下来。

杨春立进一步指出,GE出售工业数字化资产对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和应用有三种警醒作用。

一是不能照搬消费互联网的模式建设和应用工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的核心是工业知识的积累、再造、沉淀、复用。GE工业互联网团队人员大部分来自IT企业,对工业知识缺乏深入了解,无法把更多隐性的工业知识、经验方法显性化、模块化,固化封装为Predix平台的微服务能力。而Predix平台致力于打造面向所有工业领域的通用平台,面对不同行业、不同企业数以千万,甚至亿计的应用场景,无法提供系统解决方案。

二是建平台和建生态要双轮驱动。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和应用是一个不断演进的过程,需要通过终端设备的持续接入,工业经验和知识的积累、传播与复用,开发工具的丰富完善,创新应用的逐步推广,才能实现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体系化、生态化发展。尽管Predix平台上有一些应用和上百个工业APP,但面对需求最大、最复杂的工业场景,还是力不从心。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要注重与设备制造商、系统集成商、网络运营商、平台提供商、第三方开发者、用户企业等众多主体的融通发展,要加快开源社区建设,积极培育工业APP开发者队伍。

三是要积极探索商业模式创新。Predix平台举步维艰,意味着平台要尽快形成可盈利、可推广的商业模式。实际上,GE的数字化业务和Predix平台的发展方向都毋庸置疑。但几年以来,Predix平台由于缺少成熟的商业模式,导致其客户还是主要来自GE内部,外部客户的缺失不仅影响其生态体系的构建,也进而影响其盈利能力。纵观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航天云网主要是以提供服务解决方案的模式盈利,树根互联主要依靠后端服务市场盈利,大多数平台处于投入期,商业模式尚不清晰。

最后,杨春立表示,希冀产业链企业借鉴GE的经验教训,积极探索多种商业模式,形成适合工业APP的盈利模式,调动开发者积极性。

Predix最后归宿会是什么?

据了解,GE Digital此次出售的,将包括工互联网头牌Predix、GE悠久的MES软件Proficy、资产管理APM软件(如ServiceMax和Meridium)以及从加拿大并购的数据安全软件。这些耀眼的资产,曾经构成工业互联网的核心根基,这次也将连带被甩卖出去。

据悉,GE Digital的资产部分会卖掉,但也会保留一部分,如原来的引擎元成功维护等。还有将近100万个数字孪生,和几十个工业APP,尚不知道下落。那么究竟谁会将Predix收入囊中呢?

袁晓庆表示,当前,推进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主要有四类主体,一是具备数据采集优势的装备和自动化企业,二是掌握丰富工业机理模型的制造企业,三是拥有工业大数据建模分析优势的云计算和大数据企业,四是累计了大量工业软件的软件企业,这几类企业都和Predix有较强的资源互补能力,根据前期生态合作情况,微软、PTC等企业有可能会收购Predix,加强生态建设,巩固领军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