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早恋女友被逼裸游示众,强拆路上一对癫狂父母

2018-12-18 08:58:04 知音·上半月2018年12期

金金

如何面对青春期孩子早恋的问题,也许是令许多父母头疼的事。河南省有一对富豪夫妻,在得知独生子与一位社会底层的女青年早恋后,愤怒不已,用尽各种方法“强拆”无果后,竟然使用非常手段,将儿子女友的衣服全部扒光,当街示众二十余分钟。最终,备受羞辱的儿子忍无可忍地打了报警电话。周文建和胡桂花为何会疯狂到如此地步,他们与儿子女友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寄予厚望的儿子早恋了,富豪父母忧心忡忡

现年45岁的周文建是河南省焦作市孟州人,虽然只有小学文化程度,但他凭着灵活的头脑,一步步稳扎稳打,如今已是郑州市金水区一家水产公司的总经理,他对唯一的儿子周朋宇,寄予厚望。

2017年3月的一天,周文建接到周朋宇班主任的电话,说周朋宇最近成绩下滑厉害,请他们做家长的提高警惕。周文建听后很着急,当天就搁下公司的事,驱车来到学校门口,在车里没等一会儿,就见儿子急匆匆跑了出来。他赶紧摁喇叭示意,可儿子根本没听见,径直跑到早已在校门口等候的一个女孩身边,有说有笑,没走几步,两人的手就亲密地扣在了一起。周文建一看眉头紧锁:怪不得学习成绩下滑,原来是早恋了!回到家,周文建气得把情况跟妻子胡桂花说了,胡桂花也急了,周朋宇一回到家,就对他说一大堆道理:“我和你爸吃了多少没文化的亏,所以现在给你创造这么好的条件,你要懂得珍惜,好好学习,可不能被其他的事干扰啊。你告诉妈妈,那个女孩叫什么?在哪里上学?你们怎么认识的?”可无论父母怎么询问,周朋宇始终一言不发。

经过一晚上的折腾,周文建实在没办法了。他对胡桂花说:“干脆,公司的事你别掺和了,就专心盯着这小子,把高中陪读完。”胡桂花随后把公司的事交了出去,每天亲自接送儿子上学放学。这样严加监管了半个月,胡桂花却悲伤地发现一切都是徒劳。只要有手机,儿子就不可能和那个女孩断了联系。她曾跟周文建商量,还是先弄清那个女孩底细,也许从女孩身上做文章效果更好。随后,周文建就雇了人跟踪调查儿子。经过一段时间的打探,得知跟儿子来往的女孩名叫张义然,两人是通过微信认识的。张义然今年19岁,郑州市惠济区人,去年刚从一家技校毕业,至今没有找到工作。女孩父亲几年前因误杀人被判处了15年徒刑,目前正在监狱服刑,母亲高小勤在一家超市做营业员,但她并不是张义然的生母,张义然的生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据调查的人说,张义然因缺乏父母管教,从小就成绩差,而且十分任性。

知道儿子早恋女友的个人条件和家庭条件如此不堪,周文建夫妻几近崩溃,两人劝慰儿子赶紧跟张义然分手。可正处于青春叛逆期,又是热恋中的周朋宇根本听不进去,见父母把女友说得如此不堪,气愤地反驳:“你们不能因为她家穷,就瞧不起她。你们还不是从穷的时候过来的?”见儿子如此冥顽不灵,周文建气得当即给了儿子一耳光。

胡桂花无奈,找到了张义然的继母高小勤,开门见山地说:“麻烦你管管你女儿,让她快点离开我儿子。”高小勤本就文化低,性格泼辣,一听这话当时就不乐意了,冲着胡桂花叫嚷道:“一个巴掌拍不响,说不定是你儿子勾引我女儿,你把你儿子管好不就得了,管我女儿做什么?”胡桂花见对方这么嚣张,气得不行。她回到家跟周文建抱怨:“那丫头的妈可真是个泼妇,这样的女人怎么教得出一个好孩子?”周文建点头称是,也附和着把高小勤和张义然鄙视了一番。

可让周文建和胡桂花没想到的是,他们的这番谈论,全被门外的周朋宇听了去。得知母亲去了女友家里兴师问罪,周朋宇感到自尊心受了伤害,当即气愤地和父母大吵了一场。此后,周朋宇和父母的关系更差了,在家里根本不与父母说一句话。

强管下儿子私奔,苦心父母四处寻子

转眼到了2017年暑假,周文建终于松了一口气,他让胡桂花寸步不离地守着儿子。起先,周朋宇十分抗拒父母的这种做法,以绝食要挟。可没几天,自己就先饿得受不了了。7月的一天早上,胡桂花睡到了10点多钟才昏昏沉沉地起床,走到儿子的房间一看,室内空无一人,打他手机居然关机。胡桂花顿感不妙,把床头柜打开一看,果然,里面的八万元现金不翼而飞。儿子偷拿了钱离家出走了!胡桂花顿时跌坐在地上,昨晚发生的一幕幕在脑海里涌现:晚上8点左右,周文建拿回8万元货款,让她存进银行里。胡桂花见天色已晚,就随手放进了床头柜。不料临睡前,儿子殷勤地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当时,她还因儿子突然的孝顺和懂事感动不已。胡桂花气得将事情告诉了周文建,两人都觉得儿子肯定是和张义然在一起。于是找到了高小勤问情况,高小勤告诉他们,张义然一大早就带着行李去深圳打工了,只说安顿好了再联系她。

胡桂花顿时不知所措,让周文建赶紧报警找儿子。可周文建却犹豫了,如果一报警,儿子早恋,偷拿家里钱与人私奔的事就瞒不住了。这种丑闻,不说自己面子挂不住,也会影响儿子的将来。想到儿子也是大小伙子了,加之手里也有钱防身,周文建说服妻子,没有报警。然而,一个月过去,眼看快开学了,还不见儿子回来,周文建夫妻坐不住了。

周文建不得不把公司丢给胡桂花照看,自己带着周朋宇的两个姑姑周文梅和周文秀,去往深圳找人。起先他们还可以通过儿子使用身份证的信息,寻找一些轨迹。可后来,连这点蛛丝马迹都寻不到了。一个星期后,周文梅和周文秀劝哥哥:“还是报警吧,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啊。”周文建纠结许久,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很快,学校开学了,周文建只好以生病为由,替儿子办了休学。

这种煎熬下到了2017年年底。周朋宇仍是杳无音讯,胡桂花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周文建也无心打理公司,损失不少。同样是为人父母,高小勤则完全不一样。她每个月都能收到女儿汇来的生活费,开心得不得了。周文建夫妇为了找回儿子,只得隔三差五去找高小勤,低声下气求她,讓她叫张义然劝儿子回来读书。可高小勤根本不吃这一套,每次都对他们冷嘲热讽一番。周文建气得恨不得手撕了这对母女。

2018年2月初的一天,周朋宇的二姑周文秀突然接到周朋宇的求救电话:“二姑,我带的钱花完了,你能给我汇点钱吗?”周文秀赶紧答应下来:“好,你告诉我在哪里,我马上给你送钱去。”周朋宇吞吞吐吐不愿说。周文秀当即安慰:“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你爸妈的。我现在正好在深圳附近出差,姑姑想见见你,顺道给你送钱。”周朋宇从小到大最喜欢二姑周文秀,因此有困难才会第一时间想到周文秀。在周文秀的暖心攻势下,周朋宇很快就把自己的地址告诉了周文秀。周文秀立刻把消息告诉了哥哥。周文建带着胡桂花和周文秀风风火火赶到深圳。按周文秀提供的地址,将周朋宇和张义然逮个正着,强行把他们带回了郑州。

原来,周朋宇偷拿了家里的8万元钱后,就和张义然直奔深圳。没有了父母的管束,也没有学习的压力,两人尽情享受,日子过得逍遥快活。可带来的钱很快就花得见了底,为了扛起生活的重担,周朋宇只好在惠州一家电子厂找了份工作。而张义然却不愿意去工作,周朋宇只好让她在家里洗衣做饭。可没想到,周朋宇所在工厂竟拖欠工资,两人渐渐手头吃紧,開始频频为钱吵架。周朋宇不胜其烦,觉得现在的生活根本不是自己想要的,而张义然则天天指责周朋宇没用,赚不到钱,养不起老婆。因此,两人的感情也日渐淡漠,濒临破灭。可即使这样,周朋宇还是不愿向父母低头,觉得既然自己选择了,就要硬撑到底。这天,眼看都快要没钱吃饭了,张义然还把仅剩的一点生活费拿去买化妆品,周朋宇情急之下才向姑姑求援,结果暴露了自己的行踪,被父母带了回来。

周文建和胡桂花听闻儿子的遭遇,心疼不已。这次,他们没有训斥他,而是和儿子进行了一番恳谈:“你离家的这些日子,你知道爸妈有多担心你吗?为了那样一个不知道心疼你的女孩,值得吗?”父母的话让周朋宇沉默了,经历了这一遭的变故,他仿佛一夜间长大了,知道父母真的是为自己好,而张义然和自己则是两个世界的人。他垂下头,诚恳地向父母道歉:“爸妈,我错了,我会和张义然分手,我想重新回到学校上学,争取考个好大学。”

另类羞辱让儿子不堪,护子父母末路疯狂

在周文建的安排下,周朋宇回到学校上课,也和张义然分了手。尽管张义然多次找来,哭着想挽回恋情,但周朋宇都坚决地表示自己已经不再爱她了。见周朋宇吃了秤砣铁了心,张义然也只好作罢。周文建和胡桂花看到儿子迷途知返,也就不再时时刻刻监管着儿子。不料,平静的生活没过多久,就又生波澜。

2018年5月8日中午,周朋宇突然接到张义然的电话:“朋宇,我怀孕了!”周朋宇一听,惊得不知所措,随即两人出来面谈。张义然劈手丟给周朋宇一张诊断书,扬着脸说:“医生说我怀孕三个多月了,你看怎么办?”周朋宇心慌意乱道:“我现在还在上学,我们也分手了,怎么能要孩子呢?”张义然瞥他一眼,不紧不慢地说:“打掉,你说得倒轻巧,我得受多大罪,再说,我也没钱做手术呀。要不,我去你学校找老师评评理?”周朋宇吓得六神无主,央求道:“你千万别冲动,钱的事我来想办法。”在周朋宇的万般恳求下,张义然勉强同意了。

为了安抚好张义然,周朋宇只得向胡桂花撒谎,说自己需要钱买各种书籍和报补习班。胡桂花不疑有他,给了儿子6000元,周朋宇分文不少地给了张义然。没过几天,张义然就告诉周朋宇,自己租了房子,也做了手术,但需要调养身体,让周朋宇过来照顾自己。周朋宇无奈,只得三天两头地逃课,给张义然送吃的喝的。没多久,周朋宇的班主任就发现他的不对劲。

2018年6月7日,班主任请周文建来到学校询问情况。被蒙在鼓里的周文建这才知道,儿子又出状况了。当晚,周文建接周朋宇回家,责问儿子究竟发生了什么,周朋宇只得交代了来龙去脉。胡桂花气得跳脚道:“她说怀孕就怀孕,说打胎就打胎,你就那么信她?”见母亲这么说,周朋宇茫然了。是啊,张义然做手术他可是从头到尾都没参与过,就只看了眼诊断书,连哪个医院开的都没看明白。在父母的逼问下,周朋宇把张义然出租房的地址告诉了他们。第二天,周文建就打电话通知了周文梅和周文秀,让她们陪同去找张义然问个明白。

一行人来到张义然的出租屋,打开门一看,张义然正跷着脚,坐在电脑桌前悠哉悠哉地玩着网络游戏。胡桂花的火直往头上冒,当即大声喝问:“把你的手术单拿给我看。”张义然一看这个阵势,十分胆怯,但仍装作不在乎地说:“手术单,我早丢了。”胡桂花冷笑道:“丢了?我看你是骗我儿子吧?”周文梅和周文秀也在一旁帮腔,大骂张义然。张义然寡不敌众,愤然坦言:“我就是骗他的,谁叫他抛弃了我。”一旁的周朋宇顿时傻了眼,难以置信地望着张义然。

胡桂花一把推开儿子,用手指着张义然怒骂道:“你这个臭不要脸的贱人!”张义然气得满脸通红,直视胡桂花反唇相讥:“我没错,我和朋宇本来真心相爱,都是因为你们瞧不起我,拆散了我们,我不会让你们好过!”张义然的态度彻底激怒胡桂花,她冲一旁的周文梅和周文秀道:“剥光她的衣服,把她拉到大街上去,看她以后还有没有脸再勾引我儿子?”说完,三个女人一拥而上,不由分说地合力按着张义然扒衣服。

张义然拼命呼救挣扎,可她根本不是三个女人的对手。而此时的周朋宇正痛恨张义然的欺骗,没有上前施救。等他回过神来时,自己的母亲与两个姑姑已把张义然剥得一丝不挂,拖到门外的大街上,裸体示众。周朋宇震惊不已,跌跌撞撞追出去,此时正值下班高峰,围观者很快聚集在了一起。看到被羞辱的张义然生不如死的模样,周朋宇的心被刺痛了。他虽恨张义然欺骗自己,但这个女孩,毕竟曾是自己真心爱过的。他上前拉扯母亲和姑姑,让她们赶紧回来,可她们根本不理会周朋宇,就连父亲都在一旁拦着周朋宇。情急之下,周朋宇掏出手机,打了报警电话。

很快,郑州市高新区警方接到报案后,迅速赶到现场,将胡桂花、周文梅和周文秀三人控制,并带回公安局。6月18日,张义然的母亲高小勤以侮辱罪将胡桂花、周文梅和周文秀等人告到高新区人民法院。目前,此案在进一步审理中。

(因涉及隐私,文中所涉及人名及单位均做了技术性处理。)

[编后]周文建夫妇为了阻止儿子的早恋,震怒之下将“赖”上儿子的张义然裸体游街,结果惹上官司。其实,孩子早恋一直是中国父母的心病,如何对待孩子们的早恋,则需要父母有更开明的心态和更智慧的方法,否则将适得其反。

编辑/吕晓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