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工

2019-01-07 09:01:42 上海故事 2019年1期

书剑

夏天的雨水就是多,经过几天雨水的冲刷,“轰”的一声,梁老汉家的院墙倒了。村里年轻人全出去打工了,梁老汉只得请来几个老伙计,几个白头翁忙活了一整天,才把院墙砌好。停了工洗过手喝过老酒后,梁老汉掏出钱,要给大伙辛苦费,大伙不乐意了,喷着酒气嚷嚷道:“你这叫什么事?咱村里祖祖辈辈传下来个老规矩,互相帮忙只换工,不给钱,你这是要破老规矩吗?等我们家有事你也来搭把手不就行了?”

梁老汉一听苦着脸说:“我说老伙计们,我哪有这个胆破老规矩啊,可是你们看,我这身子骨还能给你们换工吗?”

大伙一听看看梁老汉那瘦弱多病的身体,不吱声了,气氛一时沉闷得不得了。有人低声说:“老喽,都老喽……可这钱我们还是不能要,老兄弟间帮个忙还要钱,当我们是什么人?要不这样好了,等你儿子过年回来给我们换工,不就行了?”

眼巴巴的盼望中,过年了,可是梁老汉儿子小梁不肯回家,说工作太忙,回趟家要少挣好多钱哩。梁老汉说:“可是儿子,人家还等着你换工哩。”

小梁笑了:“这有什么啊,都什么年代了还有换工这一说?有钱,什么不可以搞定?爸您说多少钱,我汇给您,您再给大伙不就行了?”

梁老汉一下子爆发了,在电话里打雷似地吼道:“钱钱钱,你就晓得钱!可大伙不要钱,咱祖祖辈辈不兴钱,只兴规矩,只兴人情!听着,儿子,我没有多少日子过了,你可以不回家过年,但你不能让你老子死了还欠人家的工,否则,老子死不瞑目!”

小梁知道他爸这回真的发火了,一下子软了,赶忙叫道:“爸、爸,新年吉头的,说什么死不死的嘛。我马上回家还不行吗?可是,我大年初七就得回城,一天也不能多耽搁,我真的忙啊!”

小梁当即心急火燎地赶回家,当然没忘了给爸带上一些好烟好酒好茶叶。他一放下行李就换起工来,先是给一大伯家码猪圈,接着又给一叔公家砍木柴,整个春节就年初一初二休息了两天,其余时间一直忙着换工。虽说累了点,但小梁感觉很快乐,因为小时候的场景又回来了:在谁家換工时,大伙就聚在这家喝酒聊天耍乐子,个个快乐得不得了。这才叫过年哩!

一晃年初七到了,小梁要收拾回城了,却发现村里还有好多年轻人没走。这可是从没有过的事,奇怪!他便问一位正帮邻居粉墙的瓦匠大哥为啥还不走,那大哥一边手脚熟练地忙着,一边一指旁边,说:“你没发现今年老人们特别快乐吗?”

小梁一看,原来旁边有一群老人正晒着太阳聊大天,个个一边喝着好茶一边抽着好烟,不用说全是儿女们孝敬的,神情看上去相当惬意,其中就有自个的老爸。

小梁纳闷地摇摇头,那大哥停下手,说:“你没发现今年春节换工特别多吗?昨晚我无意中听到老人们的谈话,才知道中了计,原来他们故意哄我们说欠了别人的工……你猜老人们为什么这么做?”

小梁再次摇摇头,大哥眼圈竟微微红了,说:“为了让我们回来,为了拖住我们多住些日子,为了多享受一下幸福的热闹时光,老人们,真的太孤单了!”

小梁怔怔地听着,偷眼看老爸,一脸的衰老,却又一脸的快乐,小梁忽然双手捂脸,久久说不出话来……

(题图/张恩卫)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