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特兄弟的专利战争

2019-01-11 01:34:48 航空知识2019年1期

王亚男

821393号专利

在1902年滑翔机试验中,莱特兄弟成功实现了滑翔机的三轴控制。他们最值得称道的创新是把滚转控制(通过扭转机翼)和偏航控制(通过方向舵偏转)两种手段合二为一。1903年3月,莱特兄弟为这架滑翔机提交了专利申请,但是这项申请被专利局驳回了。1904年,两人聘请了俄亥俄州一位资深专利代办律师亨利图尔明。专业人士果然不同凡响。图尔明仔细研究后告诉莱特兄弟,专利申请的权利主张应该聚焦于莱特1902型滑翔机上采用的三轴控制技术而不是飞机本身。这一睿智的建议让莱特兄弟在1906年5月22日顺利拿下了821393号专利证书,此后尽管有将近30人申诉认为自己是飞机的发明人,但图尔明的专利案始终没有被推翻。此外,图尔明还帮莱特兄弟申请了另外4项专利,并把821393号原始专利在欧洲申请成功。这纸821393号专利证书.描述了机翼变形控制技术,同时指出除机翼变形之外的其他技术也可以改变机翼外段迎角,实现横向滚转控制。横向控制理论实际上是所有飞机的设计关键,没有这项技术飞机就无法实现安全可控飞行。这份专利证书一方面体现了莱特兄弟的创新设计,另一方面又因为权利主张过于宽泛而阻挠了许多飞行家的行动,可谓是誉满天下,谤满天下。

从威尔伯·莱特写给奥克塔夫.沙努特的信函中,可以看出兄弟俩对取得这项专利的欣喜:“毫无疑问,所有使用这一(控制)系统的人都应用了我们的专利,而我们是这项技术的唯一专利所有人。法国飞行家们已经承认了这一点。”在另一封信中威尔伯·莱特写道:“从道德上,我们认为全世界广泛采用的横向控制手段都属于我们的专利范畴。我们认为从法律上也是如此。”

专利战争发端

1908年7月20日,奥维尔给格伦·柯蒂斯写了一封信,拉开了专利权战争的序幕。当时柯蒂斯驾驶“金龟子”飞机刚刚夺得美国航空俱乐部1英里(1.6千米)航线飞行大奖,获得2500美元獎金。奥维尔在信里警告柯蒂斯,“我们不允许将我们飞机的专利技术用于展览或商业…如果您的确希望这么做,我们很愿意与您商洽授权问题。”柯蒂斯回复说自己不准备进行商业展览,同时强调关于专利权问题应该去找比赛的赞助者AEA(美国飞行试验协会)。

柯蒂斯并不担心莱特的警告,因为贝尔已经向AEA保证过,“金龟子”使用的是副翼而不是变形机翼,这一特征将可以绕开莱特兄弟的专利主张范围——贝尔是世界上首次建议使用副翼的人,可是他的假设并不正确。莱特兄弟的专利证书认定,横向控制可以通过类似副翼的控制面来实现。

柯蒂斯继续他的航空活动,势头丝毫不减。1909年6月,柯蒂斯制造了一架新飞机“金色飞行者”,这显然是在挑衅莱特“飞行者”。他把这架飞机以5000美金的价格卖给了纽约航空学会。

莱特兄弟发现柯蒂斯无意于洽谈专利授权问题,于是威尔伯在1909年8月启动了两项行动。他先是起草了一份告知函,指责柯蒂斯及其合伙公司赫灵-柯蒂斯公司制造、销售和展览飞机的行为侵权。接着,他提交了诉状,要求禁止纽约航空学会使用“金色飞行者”,因为该机使用了侵权技术。

821393号专利证书宽泛的权利主张无异于莱特兄弟的尚方宝剑。这份专利让他们从一开始就处于有利位置。1914年1月13日,美国巡回上诉法庭认定莱特兄弟“是重于空气的飞行器实用飞行技术的开创者”,同时裁定副翼也属于莱特兄弟专利主张范畴。

然而此时奇怪的事儿发生了。汽车大亨亨利福特作出决定,派自己的私人律师本顿.克瑞斯普来帮柯蒂斯打官司。克瑞斯普凭借老到的经验很快找到了挑战莱特专利权的新办法。他为柯蒂斯制定的新战略,是把飞机两侧副翼的联动机构断开,这样两个副翼就只能独立工作。莱特兄弟的专利中确实有关于副翼的权利主张,但在此前的诉讼中从未被正式提出。面对克瑞斯普的战略,莱特公司不得不重新制定诉讼方案。

柯蒂斯还尝试过挑战莱特专利权的其它方法。早在1914年,柯蒂斯就征得史密森尼基金会许可,把当年试飞失败的兰利飞机带到纽约哈蒙兹波特进行测试,目的是为了证明莱特兄弟关于自己是“飞行第一人”的主张不成立。当时的记录显示,这架兰利飞机确实能够飞行,但此前经过了小幅改进,在法理上难以作为有力证据。

被莱特兄弟盯上的不仅只有柯蒂斯。莱特兄弟还给英国的萨缪尔·科迪写了一封信,宣称他研制的飞机也侵犯了兄弟俩的专利权。科迪回信告诉他们,早在莱特兄弟成功飞行之前,他就已经开始在载人风筝上使用机翼变形控制技术。兄弟俩还状告过在美国航空展上飞行表演的其他外国飞行家,其中包括法国飞行大腕儿路易.波朗。支持柯蒂斯的人们嘲笑说,如果有人跳到空中挥动手臂,莱特兄弟都会立即起诉他。

莱特在美国和海外的专利战争取得了部分胜利,大多是形式上的。法庭似乎支持莱特兄弟的诉求,但却迟迟不作最后裁决。被诉方的律师们也努力通过要求法庭展开更多调查的方式来拖延时间。在这段被刻意拖延的时间里,被诉者仍然可以自由地做飞机生意。

莱特兄弟面对的被告们通常会采取两种战略。第一种是宣称莱特兄弟的专利技术“早已经被沙努特和威尔伯莱特泄露”;另一种是坚称像路易斯·皮埃尔·莫伊拉德等先驱早已“预见”到这样的技术。作为第二种战略的经典范例,法国被告就会宣称莫伊拉德是真正的机翼变形技术之父。莫伊拉德确实曾经提出过利用扭转机翼的方式实现水平转弯的方案,但那并不是协调使用尾部方向舵和扭转机翼配合进行横向控制的莱特系统。莫伊拉德的滑翔机甚至根本没有尾翼。

法国特别法庭宣布了一项声明。这项声明看似支持莱特兄弟,但却在莱特兄弟的维权问题上留下了一个漏洞:法庭组建了一个由三个航空部门组成的委员会,来研究确定莱特兄弟的专利是否曾被其他人“预见”到。

在德国,德国专利局宣布莱特兄弟的专利权主张因为“提前泄露”而无效。他们引述了奥格塔夫·沙努特1903年4月在巴黎法国航空俱乐部做的演讲,演讲中他提到1900~1902年间的莱特滑翔机试验,另一个被引述的是威尔伯在1901年莱特滑翔机试验后向西方工程师协会所作的演讲。

德国人的辩驳所依据的事实基础其实并不牢靠。沙努特并不理解错综复杂的莱特控制系统,因此也就不大可能对外界表述这一设计。沙努特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莱特兄弟提起专利诉讼是个大错误”,因为“他不认为法庭会支持扭转机翼尖端技术方法的专利主张”。沙努特这样的表述为他和莱特兄弟之间多年的友谊蒙上了阴影。至于威尔伯1901年那次演讲就更站不住脚——当时莱特兄弟还没有完成飞机控制系统的最后研制。那次演讲中最为重要的部分,应该算是威尔伯提出李林塔尔的升力和阻力表格存在错误。莱特兄弟据此对德国法庭的裁决提出上诉,但是毫无效果。

柯蒂斯绞尽脑汁寻找法理上的突破口时,奥维尔莱特却在打着自己完全不一样的算盘:准备把莱特公司整个卖掉。作为莱特公司的掌门人(原掌门人威尔伯于1912年逝世),奥维尔从没感到过快乐,他不喜欢管理工作,甚至在莱特工厂内都没有保留一间办公室——他更乐于使用自己老自行车铺楼上的办公室,1915年10月15日,他最终把莱特公司卖给了其它投资人。卖掉公司后,奥维尔彻底离开了飞机制造这一行,也远离了专利权纷争。

持久战的可怕后果

莱特两兄弟中,这场旷日持久的专利战争对于威尔伯的压力更大——他一直为那些诉讼官司积圾奔走威尔伯是称职的证人,凭借自己的知识和档案记录,有效地向法庭阐明了自己专利的技术特征。他的证词陈述俨然就是大学航空工程研讨会,只不过下面的学生是法官和律师。庭审并不轻松。威尔伯憎恶法庭那种仪式化的僵化和拖沓,长期诉讼和不断奔波让他身心俱疲。

这场专利战争变得广为人知,一些人甚至开始控诉莱特兄弟.指控他们“侵犯了自己这样或那样的专利”。這些反诉案件中比较典型的是伊拉斯持斯温克利的指控,他持有的技术专利和航空风马牛不相及——缝纫机自动控制技术专利.但他却宣称莱特兄弟窃取了自己的思想并用于飞机,尽管这些诉讼最终都以莱特胜诉完结,但却同样耗费了威尔伯大量精力和时间。

对于这一桩桩遥遥无期的诉讼,威尔伯不仅发出这样的慨叹:“这真是相当有趣的事儿.在被人唤做傻瓜和捏造者6到8年之后,我们现在发现原来人们早就知道应该怎样飞行。”

专利官司让莱特兄弟把相当精力从飞机转移到诉讼,他们缓慢但却无可挽回地失去了相对于竞争对手几乎5年的领先优势、1910年结束时莱特兄弟的飞机在设计和性能上已经被欧洲制造商甩在了后面。诉讼让威尔伯长期劳碌压抑,严重破坏了他的健康。1912年4月,威尔伯在波士顿患上伤寒。5月30日,威尔伯在昏迷中死去,年仅45岁。

葬礼上,主教致上了这样的悼词:短暂的生命,却硕果颇丰。他有着坚韧的智慧,冷静的性格,自立且谦逊。他清楚地看到了正确的一面,坚定地不懈追求。他生过,现已逝。

威尔伯死后.奥维尔决心继续威尔伯的未尽事业——专利战争.1913年2月,奥维尔启程欧洲继续威尔伯的专利战争。从英国到德国,再到法国.诉讼仍是拖沓冗长且结果难料。双方辩护律师唇枪舌剑各不相让却迟迟没有最终结果,一直拖到1917年——这一年莱特兄弟的法国专利权到朗。

及时到来的战争

1912年威尔伯.莱特去世,奥维尔·莱特也在1916年衣锦退休,此前他把专利权以超过100万美元卖给了莱特-马丁公司。此后围绕莱特专利权的官司不仅没有平息,反而愈演愈烈并趋于扩大——莱特-马丁公司为专利支付了巨款,自然希望通过专利诉讼捞回成本。于是莱特一马丁公司取代莱特兄弟重新走上原告席,把其他飞机制造商准上被告席。天到这般时分,先前站在莱特对面被告席上的柯蒂斯公司也学会了做与莱特兄弟相同的事情,凭借自己持有的多项航空专利向其他航空企业宣战。这些打不完的官司成为美国航空工业的重大危机。

诉讼,以及诉讼威胁,让投资者们对航空制造业望而却步.1916年12月,莱特-马丁公司要求其他航空制造商向自己支付专利费——标准为每架飞机售价的5%,每家制造商每年最低限额10000美金。莱特-马丁公司这一专利费主张涵盖了所有飞机,无论它们是采用原始过时的机翼变形方式,还是柯蒂斯更为流行的副翼方式,统统都得交钱。

1917年,美国飞机相关技术专利的两家主要持有人,莱特公司和柯蒂斯公司,事实上已经完成了一项不小的“伟业”——阻挠了其他企业制造新飞机的热忱和进程.而准备加入一战的美国此刻却急需飞机最终美国政府听取了海军次长富兰克林·罗斯福执掌的委员会的建议,推动航空工业组成了一个交叉授权组织,也就是历史学家所说的“专利池”,这个组织的正式名称叫做——飞机制造商联合会。在联合会内,每个会员企业可以按照政府制定的标准结合自己的飞机产量缴纳较为合理的专利授权使用费。这笔费用大部分支付给莱特-马丁和柯蒂斯两家公司,直到他们的专利到期.美国政府采取这一措施原本是为了撑过战争。1918年战争结束,专利战争的硝烟并未重新腾起。此时威尔伯·莱特已经去世,奥维尔·莱特也已卖掉莱特公司的股份,宣告退休。这场史诗般的专利战争至此终于划上了句号。

客观地说,莱特兄弟掀起的专利战争某种程度上损坏了他们的公众形象,批评家们认为莱特兄弟的举动阻碍了航空业的发展。无论如何,维权总没有错。若说有错,美国专利局在1906年允许一张专利证书主张如此宽泛的权利,恐怕值得商榷。

责任编辑:吴佩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