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马航拍记

2019-01-11 01:34:48 航空知识2019年1期

赵锋

2018年11月11日,早上不到7点。桂林。我们机组人员一行到达芦笛岩停机坪。

天公不作美,低云笼罩,空中漂着雨丝。机坪附近的芦笛岩山顶也完全被云遮住了。云底高度只有200米,远不够飞行作业条件。只有等待。

这次,我们首航直升机股份有限公司,再次承担了航拍“桂马”的重任。

就等天气

“桂马”,是桂林国际马拉松赛的简称,是中国田协和桂林市联合举办的A类比赛,标准高,规格严。“桂马”始于2016年,历史虽短,但规模相当大,2017年参与者曾达到2万人。

“桂马”以“享桂马激情,品桂林山水”为主题,整合桂林山水的特色和全民健身热潮,向市民和游客传递运动之美,倡导健康的生活方式。同时通过赛事,桂林市政府也打造了城市新名片。瑰丽山水,千年文化,深厚底蕴,以及城市发展建设新成就.准动桂林进一步成为国际旅游胜地。

“桂马”主办方对比赛很重视,调动了各种资源实施保障。为更好达成伯摄质量,同时兼顾紧急保障救援,主力、方2017年就与首肮直升机股份有限公司合作,使用我们的直升机完成了全程肮拍和应急待命保障任务,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今年,主办方继续使用我们的直升机。

飞了很多年直升机,从空中鸟瞰这座美丽的城市,确实能感受到航拍的优势:首先是自上而下,获得俯视图,画面尺度宽广,场面宏大;其次,可以了解地形、道路,勘零地理情况。

我们的直升机,型号是H125,又叫“小松鼠”,是欧洲空中客车集团直升机公司生产的,最大起飞重量2125吨,造价3000万人民币。在全球类似吨位的直升机中,“小松鼠”装备很广泛,全世界有5000多架,性能稳定,乘坐舒适,加装改装设备都特别方便,

我以前也执行过急救、森林防火等各种任务,包括外挂吊运设备及航拍等等,但在桂林航拍还是第一次。机组同事们准备得非常详细认真。这次航拍的方式和以往机内拍摄不同,使用的是与电力巡线方式相类似的机外吊挂式摄像机。摄像机安装在机腹下,电源及信号传输线缆引进座舱内部。摄像师在舱内操控,免受气流狂吹的摧残。

机腹安装的摄像机采用四轴陀螺主动平台,重量28千克,具有30倍超大光学变焦功能,能自动聚焦,跟踪目标。主动平台可以消除直升机在飞行中产生的各种振动,保障摄像机提供高质量的稳定图像。摄像师在机内监控摄像画面,根据监控画面,调节外部镜头。舱门一关闭,气流就进不来了,摄像师舒服多了,工作质量和效率也大大提高,有什么要求,还可以通过机内通话告诉飞行人员。

想当年,我在执行《突出重围》电视剧航拍任务时,为了取得好的拍摄效果,在机舱内固定了一块长长的铁板。铁板伸出机外,摄像师坐在探出机外的板子上,将自己绑在上面,抱着摄像机拍摄。为了画面,大家付出的艰险可想而知。耳机根本无法使用.因为机外气流太强.耳机内全是气流声,对空地通讯影响特别大。我们那时只能在地面商量好几个手势,到时候摄像师通过打手势,告诉飞行员调整高度、角度、速度否则拍摄任务完成起来很不易。现在,放心无虞。

唯一的顾虑,孰是天气。

“桂马”计划11月11日早上8点鸣枪。我们按照计划,只拍开幕式和起跑式。前一天晚上,我们查了查天气预报,说11同有大雨我们心里只有祈祷,千万别赶上下大雨。

抓紧时机

组委会希望我们7点40分到达桂林体育中心盘旋,等待7点50分的开幕式,然后见到运动员出发,再航拍大约10分钟就可以了、后续航伯任务由无人机完成。

航油前一天就加满了。桂林海拔110米,现在气温大约20度。根据飞行手册,这种情况下,直升机可以满载起飞。可是天气不满足起飞条件,我们不能冒这个险。业内曾经有这样的教训,天气不符合条件,為了赶任务,机组赶着起飞,结果以悲剧告终。我们的活动一定要保证安全,作为机长,我必须沉得住气,绝不能意气用事。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7点10分左右,果然下起了大雨。雨点打在机库的顶棚上,像是一阵急促的鼓点,也打在我们心里。老天啊,你就不能开开恩,让我们飞完再下雨吗?

说来也怪,下了一小阵,雨竟然停了。遮着芦笛岩的云也散了,能见度也比刚才好了些.虽然满天还是云,但显然没那么低了。刚才的低云变成了这阵大雨,雨散云高。

我当即确定:马上起飞!大家一起把直升机从机库推出。

按程序检查完毕,启动发动机,起飞。“小松鼠”轻轻离开地面,飞向桂林体育中心,远处还有轻纱似的雨雾,让喀斯特地貌闻名的桂林犹如仙境。但我们无暇欣赏,只想快点飞到,起跑式可不能耽误。

机上的导航仪是GNS430。昨天机组的小张就把目的地和航路相关参照点坐标的经纬度输进了导航仪。一按直飞键,就会生成一条从当前点到目的地的航线。我操纵直升机,沿着显示器上的红色航线,快速飞向桂林体育场。

体育场离芦迪岩大约7千米。以往我们都是沿着漓江飞到穿山公园,再转到体育中心。可是现在我们要以最快速度赶到,把大雨给我们造成的延误抢回来。采用直飞方式,至少节省了1分钟的时间。我们用了最大速度,不到3分钟,就赶到了体育中心上空。

我操纵直升机,放下总距,保持低速飞行,同时告诉后舱摄像师刘翔:“体育场就在前下方!”他启动摄像机,开始捕捉画面。

地面上,彩棚高搭,数个大型漂浮气球格外醒目。几辆警车正闪着灯徐徐起动,那正是起跑引导车。虽然听不到发令枪响,但根据车辆的起动情况,推测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老天有眼

摄像师问我能否悬停。我将驾驶杆轻轻地带了带,直升机稳稳地停在空中。我的余光注意着地面,作为参照,保持直升机位置不动。地面上身着黄绿色服装的运动员开始陆续跟着引导车出发,像一只只彩色的斑点儿,不停从树荫下冒出来。雨后,树叶洗成了墨绿色,公路也成了纯黑色,跃动的黄绿色非常显眼。

我扫了一眼发动机参数,一切正常。100米高度悬停,对“小松鼠”来讲,不在话下。我不敢飞得太低,惟恐直升机吹起的气流影响到下方的运动员。虽说在这个高度悬停,对直升机是阴影区,也就是一旦发动机停车,将没有时间处置特情。可为了取得更好的拍摄效果,同时避免影响运动员,我只能冒一下险了。

空中又下起了小雨,虽说不大,但在风挡上已积了一层雨水。副驾张少为不失时机地打开了雨挡刷,视界又一下清晰起来。

彩色斑点们仍不断从起点跑出来,大约过了10多分钟,还没出发完。我能看到,有的运动员把身上的雨衣脱下来丢在地上,有的在摆姿式照相。估计这些人没把成绩看得太重,参加马拉松,本身就是快乐第一。

舱内还有一位特殊乘客,就是桂林特警队队长张勇刚。他全副武装,手持95式自动步枪,帅气逼人。其实他也是一名体育爱好者,就在前不久还参加了铁人三项赛,成绩斐然。他很想借这次家门口的机会参加一次马拉松,但任务在身,必须担当空中安保角色,为了职责只能忍痛副爱了。这何尝不是一种奉献呢?

开幕式及起跑仪式结束了,我在百米高空悬停了近15分钟。接下来拍摄跑步的人流。我轻轻蹬了下舵,直升机转向跑步大军,一路望去,黄绿色的队伍曲曲折折,沿着规划的道路流动。

桂林市政府早就规划了线路,并实施了交通管制,各路口都有警车指导方向,运动员畅通无阻。为了达到更好的公关效果,和去年相比,本届马拉松路线又做了调整。运动员移步换景,减少跑步时的单调枯燥。一路上,七星公园,独秀峰,叠彩山,伏波山,两江四湖风景带,还能看到桂林标志性的象鼻山。美不胜收。

桂林山水甲天下,罗碧带青意可参。来桂林,不仅仅是跑马拉松,更要看看桂林山水如何秀丽如画。想到这些,我都恨不得要下去和运动员一起跑一趟了。

直升机飞到队伍的最前面,我们要拍一拍现在的领跑者。从飞机上能看到一小簇黄绿色团队正在引导车的带领下,疾速前行。比赛刚刚开始,队员之间还没有拉开太大的差距,因为毕竟要跑40多千米。一开始,运动员都会聚成团,互相盯着跑。但可以相信,冠军肯定就在这个集团里产生。

“小松鼠”最大速度可以达到时速287千米,人类百米冲刺速度最快是9秒多,折合成時速约36千米。当然没有人能以百米速度跑马拉松。42千米的马拉松全程,让我们直升机飞下来大概只需要9分钟,人跑下来最快也得2小时以上。人类在科技的助力下可以飞得更快,但我们还是要靠自身能力,和自然条件不断拼搏。马拉松是对我们人类自身意志的考验和磨炼,也是我们内心永不停歇的追求。

就在跟拍领跑队伍的时候,耳机里传来空管的指令,空军马上要有飞行活动,要求我们必须马上着陆避让。我调转机头,飞回芦迪。

就在我们着陆后不到2分钟,大雨倾盆而下。老天真地给面子啊!时间刚好够用。按照预定计划,我们圆满完成了起跑和赛事前期航拍任务,难道这是天意吗?

只是辛苦了还在挥汗如雨的运动员们,不,是汗雨交加的运动员们。祝愿他们顺利抵达终点。

责任编辑:吴佩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