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五”高质量发展面临的环境及影响

2019-01-13 09:47:02 北方经济 2019年12期

摘  要:“十四五”时期是我国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历史性窗口期,是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战略目标,向全面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迈进承上启下的关键时期,也是我国面临新常态、新机遇、新挑战、新目标、新任务等一系列新情况新要求的时期。本文围绕“十四五”时期国内外环境及其变化,分析其对内蒙古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

关键词:世界经济  全球化  高质量  内蒙古

一、世界经济全球化面临深刻调整

全球经济将处于低速增长期。未来5年,许多发展中国家将延续城市化进程,技术革命、城市化仍将是多数发展中国家未来增长的潜力所在,也将是未来全球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动力。但由于人口增速放缓、老龄化加速和环境保护治理等诸多压力,全球经济整体增速长期处于低速增长期。

全球经济格局多极化更趋明显。新兴经济体崛起,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经济中地位更加重要。美国将继续保持全球超级大国地位。未来15年,欧洲、日本仍然是全球重要经济体,但地位将有所下降。

全球经济治理体系进入快速变革期。全球竞争将进一步加劇。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趋势未发生根本性改变,但贸易摩擦与投资争端将大幅增加。现有传统治理体系的有效性面临挑战。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不适应国际经济格局的变化。多种治理平台与路径选择共存,面临在强治理的有效性与灵活治理的包容性中的取舍。

新一轮技术革命带来重大产业变革。以信息通讯、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现代交通等为核心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对资本、人口、知识等不同经济要素的跨区域流动、空间组织模式以及聚集形态都产生了重要影响,已成为推动区域经济重塑的重要动力。

国际贸易平衡呈现新变化。国际贸易依然是我国提升国际地位和持续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国际贸易的形式发生改变,数字产品贸易、服务贸易占比将明显提高。国际贸易规则更加强调高标准、高水平的便利化与自由化。区域经济合作协议和双边自由化协议日益重要,多边贸易体系面临更大挑战。

绿色发展将成为未来发展战略的重要取向。“十四五”期间,绿色发展正在成为各国的主流。绿色是一种道义,将影响全球发展观、价值观和文化观;绿色是一种规则,将影响各国经济活动和跨国间投资和贸易;绿色是一种激励,将对技术创新、产业发展、污染减排形成倒逼机制,促进绿色创新和绿色产业发展,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二、国内高质量发展进入新轨道

综合国力大幅跃升。据国研中心测算,到2025年我国GDP占全球比重将上升到20%左右。我国拥有全球最完整的产业体系和上中下游产业链,制造业占全球比重已达到27%,有220多种产品产量居世界第一位。从产业结构看,产业转型升级和新旧动能转换速度加快。“十四五”时期,传统制造业在陆续达到峰值后占比持续下降,高技术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占比继续提升。制造业服务化趋势将推动生产性服务业比重持续提升,新动能对传统动能的替代加快。从创新能力看,中国已经跻身于知识产权创造大国行列,实现了从模仿到创新的质变飞跃。通讯设备、航天、高铁、特高压输变电、超算、核能等领域已有全球一流技术,5G等重要技术领域和互联网商业已世界领先。从人力资源看,中国知识型人才规模大、结构丰富,为产业结构向高端发展和持续提高创新能力提供了保障。2018年中国科技研究人员总数达418万人,居世界第一位。从基础设施看,中国基础设施居世界先进水平,2018年拥有铁路13.1万公里、公路485.6万公里,其中高速铁路2.9万公里,占全球高铁的2/3;高速公路里程14.26万公里,居世界第一位。从消费市场看,目前,中国正在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预计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020年将超过美国,2035年将是美国的2倍。日益强大的消费市场,有利于中国吸收优质外资,也有利于在塑造国际贸易规则方面不断提升话语权。

发展活力显著提升。政府效能进一步释放。推动“放管服”改革,加快转变政府职能,释放市场主体活力,市场监管和执法体系更加完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日益完善,全社会法治观念明显增强。绿色发展促进供需关系发生变化。我国生态环境质量持续好转,单位GDP能耗下降,能源消费结构调整加快,低炭消费进入平合期,新能源占比提高,清洁能源投资持续增长,绿色制造、绿色物流、绿色金融的发展空间和潜力得到扩展和释放。城市群建设逐步成型。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的城镇发展格局基本形成。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成渝、长江中游等城市群形成巨大的生产要素聚合效应,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随着广覆盖、多层次、多节点的快速通道体系基本形成,城市群的空间联系更加便利密切,生产要素跨区域迅速流动、聚集和转移的条件日益完备,物流成本和交易成本不断降低,资源的空间配置效率不断提高。

国际影响力持续增强。贸易综合竞争力不断提升。出口结构不断优化,出口市场多元化格局逐步形成,电商出口及数字应用程序出口是主要增长动力。吸收外资规模和质量效益同步提升。中国优化投资环境、创新外商投资管理体制,连续多年吸收外资居世界前列。企业“走出去”多元化格局基本形成。中国已经成为全球FDI主要输出国,截至2018年中国在境外共设立企业超过4万家,分布在188个国家和地区,对外直接投资存量超过1.98万亿美元,列全球第三位。“一带一路”正在成为互利共赢的多边合作平台。经过5年的建设形成了“六廊六路多国多港”的互联互通架构,截至2018年中国累计与122个国家、29个国际组织签署了170份政府间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2013—2018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累计进出口总额达64691.9亿美元、对外直接投资额超过900亿美元。

三、国内外环境变化对内蒙古的影响

(一)创新引领水平逐步提升,但创新驱动能力还很薄弱

近年来,内蒙古加大创新投入,鼓励和支持企业牵头承担科技创新项目,积极打造一些科技创新平台,强化科技与金融相结合,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同时实施质量提升工程,加强自主品牌建设,大力发展互联网经济。但是,创新能力薄弱的现状依然没有改变。R&D投入占比较低,常年排名全国倒数,综合科技进步水平在全国平均水平以下。资源型发展路径依赖,使企业丧失了创新发展的动力。地方财政科技投入规模在逐年扩大,但相对量却不增反减。成果转化与市场脱节、创新项目与现实生产力脱节。

(二)区域协调发展稳步推进,但区域发展不平衡依然严重

内蒙古借力国家西部大开发和东北振兴优惠政策在民族区域自治、支持民族地区发展、兴边富民等诸多独有政策支持下,具有得天独厚的政策优势。近年来基础设施建设,尤其在公路、铁路、通讯设施等方面取得长足进步。呼包鄂城市区、沿黄生态经济带建设稳步推进。东西联通互补的协调机制也基本建立。智慧城市建设初具规模,城市化、信息化高度融合。军民融合快速发展,各类平台与载体搭建完成。但区域发展不平衡没有得到改善。东西部发展差距增大、地区间经济联系不紧密、区域经济一体化水平较低、核心城市辐射带动能力较弱、区域间优势要素不叠加等问题依然突出。

(三)绿色发展潜力巨大,但资源环境约束依然严峻

习近平总书记对内蒙古的发展有明确的定位,探索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导向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对内蒙古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发展机遇。内蒙古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生态资源,森林面积、草原面积居全国第一,矿产资源丰富。目前内蒙古已开展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和国土空间开发适宜性评价,编制实施国土空间规划,调整优化不符合生态功能定位的产业布局、规模和结构,推动集中集聚集约发展,逐步构建绿色低碳循环经济体系。但是,传统的发展模式使得内蒙古资源环境约束依然严峻。产业结构重型化、生产力布局分散、局部地区生态承载能力和环境容量达到或接近上限、环境质量改善压力较大、水资源严重不足、环保治理资金缺口较大等问题依然困扰着我们。

(四)拥有全面开放的历史新契机,但开放水平较低

内蒙古是我国向北开放的重要窗口,是我国“北开南联、东进西出”的重要枢纽,具有陆海联运的优越条件。从经济上看,内蒙古是建设中蒙俄经济走廊的重要支点。从历史上看,内蒙古是草原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是中蒙俄友好交往的重要窗口和节点。但内蒙古的整体开放水平还处在较低的阶段,口岸同质化较为严重、外向型经济发展滞后、通道经济带动效应不明显、中蒙俄经济走廊区域内设施联通基础薄弱等问题亟待解决。

(五)社会保障能力稳步提升,但社会治理和公共服务供需矛盾依然存在

内蒙古时时刻刻以建设新时代模范自治区为己任,把民族团结进步教育纳入自治区的各项考核中。深入推进兴边富民行动,提升居民收入。持续保障和改善民生,提高群眾的幸福感。但公共服务和管理不平衡不充分,不同区域间基本公共服务发展不均衡问题依然突出。各种社会矛盾叠加频发,因城市拆迁、环境污染、社会保障、劳动就业等引发的社会矛盾正呈现不断增多、增强的趋势,这些都制约了内蒙古的经济社会发展。

(内蒙古自治区发展研究中心“内蒙古‘十四五发展环境与思路对策研究”课题组 执笔:郭淞沇  杜勇峰)

责任编辑:康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