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浸文化:把“素人”打造成百万粉丝网红IP

2019-01-28 03:22:56 创业邦2019年1期

王玥

沉浸文化CEO 王玉珏对内容创业者来说,内容既有可能是“ 短板”,也有可能成为“护城河”

关于沉浸文化

创立时间

2018年5月成立于北京。

融资情况

2018年12月,获得星瀚资本百万元级种子轮投资。

沉浸文化是一家短视频MCN机构,主营业务包括短视频制作和网红IP孵化。自2018年5月份成立以来,沉浸文化打造了数个百万粉丝级抖音号和系列爆款视频,目前,沉浸文化的全网粉丝量达到500W+,爆款内容达上亿播放量、400W+点赞。

据了解,在沉浸文化的运营下,出生于1997年的深圳大学生介介(抖音号:介介)一周涨粉100W+,实现了从“素人”到“网红”的转变;退役空姐“极品姐”(抖音号:极品姐)一周涨粉50W+;此外,还有颜苗、行哥哥哥、托托am等素人IP,在沉浸文化的运作下,抖音周涨粉最快都能达到10W+。

短视频的下半场

从用户量来讲,短视频有很大的市场爆发力,2018年 3 月份,抖音日活用户为2000~3000万;3个月后这个数字翻了5倍,据2018年6月份抖音官方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抖音日活用户已经突破了1.5亿,月活超过3亿。另一方面,随着5G时代的到来,运营商们正不遗余力地推广、普及不限流量套餐,这样的大环境为孕育短视频产品提供了良好的发展条件。

短视频红利为MCN带来了生机,国内短视频行业在经过2016年、2017年市场的唤醒和爆发后,正逐渐向运营专业化、内容精良化及商业化转变。

王玉珏毕业于香港理工大学多媒体与娱乐科技专业,是“暴走漫画”深圳短视频原负责人、乐视虚拟现实内容中心总监、香港电影金像奖投票委员会成员,在影视行业深耕多年的他对影视内容制作、运营和算法都有着独到的见解。

王玉珏认为,短视频与传统两微(微博、微信)的区别在于,前者更加偏重原创的开发能力,后者则更偏重运营,这让他更加自信地进入短视频MCN行业。

“后进者”想翻盘得“懂内容”

对于做内容起家的MCN来说,懂內容确实是优势。这个行业之所以能源源不断地吸引新的掘金者,在于内容能将不同的平台置于相同的起跑线上,同时给予后进者翻盘的机会。此前,由于制作门槛低和单纯的流量思维,平台短视频都主动或被迫地接纳低俗、幼稚、没有营养和价值的内容。

王玉珏认为,短视频符合90后、00后碎片化阅读场景和高效获取信息的习惯,也更符合他们在手机、动漫等包围的成长环境中习得的媒介使用习惯,而这些90后和00后们需要的是有创意的、创新的全新形式并能在30秒之内吸引住他们目光的内容。随着这一代人成为网络和短视频消费的中坚力量,他们对内容体验的需求也将越来越大。

在内容制作上,沉浸文化通过沉浸式创意思维,让观看视频的人产生浸入式的体验,这种技术的制作门槛更高,对技术设备和团队的专业化能力也有一定的要求。除了技术上的门槛以外,对于如何操作选题以确保流量和口碑,沉浸文化也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论。王玉珏认为,“对内容创业者来说,内容既有可能是‘短板,也有可能成为‘护城河。”

就目前行业发展来看,短视频IP爆发存在很多不稳定的因素,现象级的红人具有偶然性,即便生产过爆款,想要批量复制仍不容易。

把“素人”打造成网红IP

除了短视频制作,沉浸文化还充当着经纪人的角色。目前,MCN圈子里的主流做法是签约,但像沉浸文化这样一上来就迅速做号、打造素人IP的机构并不多。王玉珏表示,虽然把素人打造成网红IP很难,但相应的商业壁垒也很高,一个能持续产出优质内容的MCN机构,除了需要一个优秀的内容制作团队外,拥有一群优秀的艺人也是构成竞争壁垒的核心要素。

除了挖掘素人之外,沉浸文化也会通过签约网红打造艺人矩阵。据王玉珏提供的数据,目前沉浸文化签约了数位百万粉丝级的抖音网红,后备艺人有数百位微博、快手等其他视频平台的网红。

在运营方面,沉浸文化则通过整合平台流量、资源、权益特权,对网络红人的内容、品牌、IP进行开发和孵化,赋能网络红人,形成良性、健康的生态。未来半年,沉浸文化的规划是通过强运营,在内容上打造真正的精品和爆款,在组织上培养出更多的头部和腰部艺人。

短视频的生态闭环

国内MCN机构的变现方式在众多内容创业者的不断探索下,已经形成了一个较为丰富的、互动性强的多元化变现探索路径,To B 主要是广告营销,To C有电商渠道、知识付费和用户打赏等等。

沉浸文化目前最主要的盈利方式还是广告,据王玉珏介绍,广告形式以品牌内容和定制为主,此外还有内容植入、贴片和冠名等多种形式。爆款内容可以引发病毒式传播,为品牌带来极大的曝光,艾媒咨询张毅曾公开表示,“互联网接下来发展的一个重量级业态会是短视频对用户消费行为产生的影响。”

对于平台和广告主来说,内容质量和格调更能提自身价值,原创、精品、爆款内容永远是他们“求贤若渴”和“趋之若鹜”的。王玉珏认为,“曝光量巨大是沉浸文化运营的优势,而对于大品牌来说,这也正是他们看重的。”据悉,目前,沉浸文化已经和海尔、华为、格力等品牌达成合作。

就目前行业发展来看,短视频IP爆发存在很多不稳定的因素,现象级的红人具有偶然性,即便生产过爆款,想要批量复制仍不容易。“这是所有MCN面临的问题,内容专业化和制作规模化才是短视频未来的出路”,王玉珏说,“就好比传统的电影工业一样,虽然在观众看来每部电影都完全不一样,但是制作流程、团队架构、剧情套路、角色安排,甚至是投资流程都是十分相似的。而沉浸文化未来要做的,就是打造一个专业化、有网感的团队,持续不断地产出优质内容。”

创业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获悉,短视频MCN公司沉浸文化近日宣布获得星瀚资本百万元级种子轮投资,创始人王玉珏表示,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建设内容团队,扩大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