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达资本:一家本土VC的涅槃与重生

2019-01-28 03:22:56 创业邦2019年1期

刘岩

关于毅达资本

毅达资本投资业务始于1992年,累计组建了80 支不同定位的股权投资基金,管理资本规模887 亿,累计投资支持了700 多家创业企业,助推其中135 家企业成功登陆境内外资本市场。

南京这座城市沉淀了太多的历史和文化,也孕育了南京本土企业家聪明而灵动、实诚又豁达、踏实却不张扬的品质。从业20多年的VC老兵应文禄(毅达资本董事长)总觉得,这座古城的底蕴塑造了毅达资本朴诚勇毅、不达不休的独特性格。

2018年11月20日,《毅达资本投资策略研讨闭门会议》在总部南京举办,“重要会议,请勿打扰”的会议提示牌放置在会场门口,无需提醒,全体参会人员都提前将手机调到静音状态。

会上,应文禄神情严肃地说道:“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环保风暴、金融去杠杆等一系列重大事件影响叠加显现,债务扩张带来的财富效应被戳破,尤其是五月到九月,很多人甚至用‘至暗时刻来表达这段时间的感受。这种寒冷也已经传导到各个层面,形势很严峻。但是寒冬正在慢慢消融,目前,政策底已经堅定确立,市场底和信心底也在恢复之中。我们要抓住这个窗口期,利用我们手中的弹药加快布局,引导金融资本支持领先科技,真正扶持一批掌握核心技术、具有自主研发能力、技术达到世界领先地位、属于底层技术领域或产品具有进口替代能力的企业发展壮大。”

应文禄对形势的判断不无依据,2018年创投行业的募投管退都遇到极大的挑战。根据清科数据统计,2018年前三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呈现较明显的募资难问题,募资总金额同比下滑57.1%;投资方面,规模同比下滑6.4%;退出方面,境内上市企业过会率仅53.3%,中国股权投资基金退出案例同比下降48.9%。

我们要利用手中的弹药加快布局,引导金融资本支持领先科技,真正扶持一批掌握核心技术、具有自主研发能力、技术达到世界领先地位、属于底层技术领域或产品具有进口替代能力的企业发展壮大。

但越是在行业维艰的时刻,市场“二八效应”愈发显著。据悉,2018年前三季度,毅达资本共有3家已投企业IPO过会,此外,和天医院、车音网、志鸿物流等多家公司被上市公司或行业龙头企业并购。值得一提的是,在行业普遍募资难的大背景下,毅达资本2018年新募基金逆势增长,募资总金额已经超过100亿人民币。

早期毅达资本曾经尝试通过第三方渠道募资,但发现效率不如自己募资高,不出意外,毅达资本2019年便可实现1000亿管理规模的目标,他们可能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基本靠自有团队募资达到千亿规模的投资机构。一流的机构总是“藏在深闺有人识”,作为国企“混改”非典型创新样本,行业翘楚毅达资本始终无法躲开聚光灯的照射。

人们永远只会记得成功者领先时的姿态,却忽视了他们背后难以向外人道出的艰辛。这家既“老”又“新”的本土VC,如何在短短的数年间打造一个全新的品牌,如凤凰涅槃般重生,又迅速跻身国内创投行业第一方阵呢?他们爆发增长的背后积聚了哪些势能?又经受了哪些考验?

生死考验:初期靠刷脸,后期拼业绩

不论是政府、同行或媒体,“混改”永远是外界了解毅达资本绕不开的话题,这一切正是因为,能够真正做好国企“混改”的企业凤毛麟角。

2014年,国有老牌创投机构江苏高科技投资集团(简称“高投集团”)率先在业内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成立了毅达资本,应文禄成为“脱帽”后的市场化机构——毅达资本的董事长。在此,对“混改”的背景不再多做复述,过程却是惊心动魄。

毅达资本董事长 应文禄前路可能还有很多深水区,唯有用毅力和智慧,探索前进

先活下去!这是“混改”初期的基本诉求,刚开始改革时,团队内部连续三天开会讨论,应文禄从“旧部”带兵78人出来独立创业,当年可预估的基金管理费收入仅够一年的开支。“第二年如果找不到钱,可能就要辞退员工;第三年如果再募不到钱,公司可能就‘凉凉了。”那段时间,责任感和紧绷感时刻萦绕着应文禄。

“仅靠管理费收入不可能支撑团队的生存和发展,想活下去的第一步就是在市场上证明自己,如果投资人愿意把钱交给我们,我们就能活下去。”改革第一年,应文禄亲自承担起募资的大任,他带队联络、拜访了很多潜在投资人,以第一年就新增募资50多亿的成绩回馈了团队的努力。“在业内,只能说投资人还算认可我这张脸。”应文禄爽朗地笑起来。

毅达资本的早期LP多为高净值个人,这两年,机构投资人的比重开始变得越来越大。“应总从2016年开始就说,前面还能靠他刷脸募资,后面就必须靠毅达刷业绩募资了。”毅达资本合伙人卞旭东娓娓道来。

卞旭东谈到,今年确实感受到外部环境不够好,投资者比往年更加谨慎、观望情绪更加浓厚,媒体也频繁出现机构募资不畅的报道,业内资深大咖曾提到,“从前募一支50亿元的基金一般平均用时3个月,最长5个月,但今年得用12?13个月,确实非常辛苦。”

在逆势环境中,毅达团队不敢掉以轻心,经过日以继夜地沟通,用规范的运作和扎实的投资,打消投资人不敢投的担忧,在行业募资的困局中稳稳地走出了一条增长的弧线。

投资人对事业要有敬畏之心,这个市场变化太快了,必须提前规划好未来的投资方向和业务布局,如果未来我们不能够给投资人带来持续的收益和回报,很快就会被投资人抛弃。

作为优秀投资人的核心素质之一是捕捉、吃透个体事物“异动”背后的原因,定期进行系统性地分析复盘。毅达资本发现,今年募资能够逆势增长,可能在于以下原因:第一,在经济环境良好时,很多LP倾向与小机构合作,认为其机制灵活,但合作一段时间后会发现有些基金风控意识不强,便开始寻找大机构合作;第二,毅达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团队极其稳定,在一起工作、磨合超过10年,经历过多次产业调整周期,40多名中层管理人员的流动性极低,这样的团队为数不多;第三,就毅达背景来看,既有国企背景、懂得政府诉求,又非纯国资,是纯市场化运营的基金,所以很多政府基金愿意寻求合作。

“老实说,在寒冬下,毅达资本今年募资规模超过100亿,这个成绩很不错。但我们仍需谦卑,投资是面向未来的,这一轮成绩的取得是对我们前几年成绩的肯定。投资人对事业要有敬畏之心,这个市场变化太快了,你必须提前规划好未来的投资方向和业务布局,如果未来我们不能够给投资人带来持续的收益和回报,很快就会被投资人抛弃。”应文禄谈到。

市场口碑:有温度的钱,有价值的钱

毅达资本创始合伙人史云中告诉创业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VC的钱是聪明的钱、有温度的钱、有价值的钱、有情怀的钱,“聪明”体现在项目的选择上,机构足够专业,对项目能够充分判断;“温度”体现在能够与合作伙伴共赢,不做门口的野蛮人;“价值”体现在能够不断地为企业赋能,帮助企业发展壮大;“情怀”则体现在能够承担科技进步、国家发展的使命,把商业目标和社会目标结合起来,真正推动社会进步。

改革后的毅达资本分设健康产业、材料与装备、清洁技术、文化、现代服务业、TMT等六大事業部,每个领域几乎都是各路基金重兵布局的热门赛道。尤其在2015年-2016年间资本环境最狂热时,毅达资本各个事业版图的合伙人都普遍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毅达资本做完尽职调查的案子,会被其他机构高价哄抢,很多同行都知道毅达资本看中的案子质量不错,哪怕尽调未通过的案子,一些机构也愿意投上一把。

面对恶性竞争,毅达资本只能靠对产业链理解的深度和产业生态布局打动被投企业,“实在谈不拢的企业就果断放弃投资,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宁可牺牲数量,也要为质量把关”。毅达资本合伙人厉永兴告诉创业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投资行业一定是长跑,顺周期中有的机构忽略了最简单的商业逻辑和行业规则,一路狂奔,获得了短期利益。但是,逆周期下被撞得头破血流、率先出局的也是他们。”对此,应文禄表示,对抗经济周期波动和产业波动需要理性投资,理性投资需要的是专业和坚守,而超越财务投资的产业投资则是VC行业发展的核心理念。

毅达资本创始合伙人团队

据了解,市场上普遍认可毅达资本是善意投资人、“超级第六人”和“穿针引线的使者”,这种文化已经深入到每一个毅达人的血液。目前,毅达资本为广大被投企业打造了两个服务平台:一个是GIFT峰会,一个是CEO俱乐部,可以精准地为企业和企业之间、企业和金融之间搭建零障碍沟通的平台,为企业发展提升能量。

按产业打造俱乐部、打造生态圈,是企业家们希望毅达能够提供的服务。应文禄表示,“超越活动本身提供平台,为企业家提供持续的增值服务,是毅达资本的应有之义。”

爱惜羽毛:宁可错过,不可错投

不投TMT?定位做PE?绝大部分资金投在江苏本地?这可能是外界对毅达资本最大的误解。

“毅达的投资没有地域限制,就投资数量而言,2017年我们投资到江苏以外地区的案子比重达75%,其中投资的TMT项目也超过三分之一;毅达资本的投资阶段多集中在成长期,碰到合适的机会还会做天使轮投资。投资讲求投资逻辑,关键是投对的人。”应文禄告诉创业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

2015年,应文禄在联想集团总部欣然表示:“你们有胆魄支持他们创业,我们就有勇气投资这个团队!”这句话成就了一个大手笔的天使投资,投向了联想集团内部孵化的跨平台近场传输软件企业——茄子快传。如今,这家公司已经拥有超过15亿的全球用户,产品出海印度、印尼等国家,长期在这些国家和地区位居Google Play应用总榜No.1。在结束不久的联想CEO峰会上,贺志强透露这家企业未来可能会独立上市,“茄子快传”转型后的爆发性成长将为毅达资本带来丰厚的投资回报。

毫无疑问,“茄子快传”已经成为毅达资本在TMT领域的明星项目之一,但应文禄直截了当地说,他不太喜欢用“明星项目”这个词汇,甚至有些抵触。如果不是被外界质疑“毅达资本从来不碰TMT”,应文禄一般不会拿被投案例出来佐证。

事实上,毅达资本主要投资成长期项目。2015年~2016年间,刚“混改”的毅达资本只有一两岁,一些涨势不错的案子进入他们眼中时,资本环境却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资本泡沫严重,导致很多“明星项目”估值水涨船高。市面上绝大部分超级独角兽明星公司的创始团队都和毅达资本做过深度沟通,“这些企业看起来都很优秀,甚至将来也有可能成长为伟大企业,但是从投资机构来讲,大家必须共赢才能合作,否则也不是我们的菜。不适合我们的,错过也不可惜。”提到投资风口,应文禄对行业和趋势通常有自己的独立判断,“很多风口都是人为造出来的,这时就考验投资团队的专业度——怎样识别真假风口。”

毅达资本爱惜自己的羽毛,杜绝浮夸。“我们最好的项目获得了近400倍的回报,但我们不喜欢这样让媒体做宣传,做投资不能靠单个项目的超额回报赚钱。”应文禄告诉创业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我不建议投资人拿个别超额回报的项目来忽悠市场,整个基金组合的项目都很好,才是真牛。就像踢足球,虽然梅西能力突出可以进球,但没有队友的配合,整个团队只能遗憾出局。”

为了强化风控,毅达资本自建了20多人规模的财务尽调团队和律师团队。据透露,2017年全年,毅达资本立项后经过深入财务、法务尽调最终未通过投审的项目比率达到25%。毅达资本风控总监卢靖告诉创业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由于是管理公司自己建立的团队,毅达资本风控员工都有各自的行业定位和专长,并且与对应行业的投资团队实时沟通交流,尽调执行过程中可以将精力全部放在最重要的项目价值发现和风险识别上,在行业知识快速积累和现场快速判断能力的提高上具有明显优势。“7×24小时在线让公司内部的风控效率更高,在投资行业,高效率的90分比低效率的100分更重要。”卢靖表示。

不同于行业内传统意义上推崇的“三分投,七分管”的观点,应文禄认为,投后管理有时是个伪命题,他说:“这么多年的投资经历告诉我们,种子好的项目,其实根本不用管,我个人推崇七分投、三分管,要把功夫放在投前,通过深入的产业研究和周密的项目尽调,最大程度地发现价值、防范风险,投后做的更多的则是资源嫁接的工作。”

靠赚管理费为生从来不是毅达资本的目标,伴随着企业的成长,从投资回报中获取超额收益才是机构健康发展的不竭动力。来自《华尔街日报》的一份数据显示,KKR前18家私募股权基金贡献了超过两倍的总投资额,净内部收益率为18.9%,据透露,毅达资本的内部收益率远高于该数字。

正是基于毅达资本稳健的投资风格和不错的过往业绩,LP愿意长期跟随并给予基金更长的存续期,形成口碑效应之后,很多投资人慕名而来,“基金很少做宣传,却一直有LP主动敲门”。

顺勢而为:基于中国国运的投资逻辑

60年代出生的应文禄身上有着很强的家国情怀,对国家的发展、行业的发展总是忧心忡忡,但又有着美好的期盼。无论外在环境如何变化,他始终坚定地看好中国的国运,看好中国创投行业的发展,他曾对媒体表示:“巴菲特之所以产生在美国,是因为他处在一个美国国运不断上升的时期,是因为他的主要投资布局在美国。而我坚定地相信,21世纪一定是中国的世纪。”

应文禄明显感受到市场的变化,经历2018年资本寒冬的洗礼和教训后,一大波投资人开始观望,甚至停止投资步伐,部分企业也遭遇估值虚高后再融资难的困境,资本市场几乎步入冰冻期。而看准“猎物”的应文禄打算大胆出手了,“我们不要被悲观的舆论左右,现在需要逆向思维、低点布局、抓住机会,投科技、投中小、投实体,寻找行业里的优秀企业,尤其是B端的隐形冠军、有工匠精神的企业家。”应文禄告诉创业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

2018年11月进博会,应文禄和他的团队花了一天时间去考察。“我们泡了上海进博会几个展馆,对标世界巨头,发现中国科技企业有样板,只要将我们的科技生产力释放出来,将资源多多向科技支持集聚,耐住寂寞,自主创新,就完全有机会造就一批批科技巨人。”应文禄表示。

应文禄告诉创业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中美贸易战、中兴事件的爆发可以说把中国人彻底打醒了,作为创投机构,应当深刻理解中国社会的未来,把握经济金融发展的规律,将根系深深地扎进土地,引导金融资本支持领先科技,真正肩负起创投行业服务实体经济的使命、服务科技发展的使命。

其实,毅达资本自成立以来,一直热衷于投资科技创新、底层技术以及科技在传统制造领域的应用。2018年10月份,毅达资本宣布投资人工智能领域的创新企业——高重科技,该公司基于 AI 技术设计出了“天眼”视角下跨监控设备轨迹追踪安防产品,能够完成对人、车、物等目标对象的多维度综合特征的高精度识别。例如,安保人员需要立刻找到在机场丢失的某位儿童,只需在监控中用鼠标选中当前影像中的小孩,系统便会立刻追踪目标并定位其实时位置。目前,高重科技的智能视频分析产品为航空、铁路、金融、展览等多个行业龙头标杆客户所认可。这样的投资案例还有很多,可能它们都不被普通公众所熟知,却都是各自领域的“隐形冠军”。

我不建议投资人拿个别超额回报的项目来忽悠市场,整个基金组合的项目都很好,才是真牛。就像踢足球,虽然梅西能力突出可以进球,但没有队友的配合,整个团队只能遗憾出局。

为了维持对产业和市场的敏锐度,应文禄至今依然奔跑在创投一线跟企业交流,保持7×18小时的工作状态,每年看200多个项目。他说:“勤奋和专业是投资人的最低门槛,每天跑产业链,你的感觉会不一样。这个行业对人员的要求非常高,书本知识完全不够用,投资必须要做行商,不要做坐商。”

应文禄一直强调,投资没有捷径,所以毅达团队会踏踏实实做行业研究,围绕产业链、产业树投资布局。

推崇“潜心做文化,匠心做投资”的理念

“即使在行业特别浮躁的环境中,我们依然会充分坚持行业研究。”史云中说。据他介绍,毅达资本并不会将投资项目数量作为投资经理考核和晋升的唯一指标,而是提倡“真实”的企业文化,给团队足够长的成长时间。

“投资文化很重要,有些投资经理可能来了两三年都不出成果,但到第四年、第五年会突然爆发。对年轻人来讲,过程更重要,团队成长一定是厚积薄发的,如果急功近利、为推而推,就会出问题。”应文禄有一套成熟的管理理论,也特别强调投资文化、产品思维和工匠精神。

除行业研究之外,毅达资本也在持续强化区域布局,不仅在江苏全省各个地级市都设有区域团队,在北京、山东、安徽、浙江、福建、广东也都建立了区域团队。“行业研究是空军,区域布局是陆军,空军和陆军的配合能够使我们更加精准地对接到行业内、区域内的一线企业。”在没有找到合适的人之前,应文禄不会盲目扩张,每下沉到一个区域市场,他都会异常谨慎,他说:“很多企业都是死在了求大,做投资,不要被欲望主导,不要冒进做自己不擅长的事,越稳健越安全,越安全越久远。”

在应文禄的朋友圈中有这样一段话:没有天赋异禀,只有傻傻地不懈坚持。千尺高台,始于垒土。不追求热烈,只希望更有沉淀。

“前路可能还有很多深水区,唯有用毅力和智慧,探索前进。”应文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