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空军的假想敌部队

2019-02-01 02:29:54 航空知识2019年2期

李有观

“侵略者”中队苏联式的战术,模仿苏联及其盟国空地合成作战模式。连中队成员都要佩戴模仿苏联式样的徽章和头盔。

1972年,美国空军成立了一支专业假想敌部队——“侵略者”中队,该部队在空战演习中模仿前苏联战斗机的特点及战术,从而训练了几千名飞行员。

40多年以来,美国空军的战斗机飞行员们在“红军”的打击下学会了怎样生存。

起自越战

自1972年开始,“侵略者”中队一直是美国空军的内部对打伙伴。这些“侵略者”中队的飞行员们既精通美国的空战技术,也精通对手的空战技术,这使得美国空军的战斗机在空战演习中具有很强的现实性。他们的成功是毋庸置疑的:自从“侵略者”中队成立以来,在现实世界的几十场战斗中,美国空军保持了绝对优势。

来自美国空军和几十个美国盟国的数千名飞行员经常与这些“侵略者”们进行格斗,并由此成为了更出色的飞行员,他们从“侵略者”中队那里学习有关基本的战斗机机动和异型机空战训练(简称DACT)方面的专业课程。在进行真正的空战之前,这些“学生”们一直接受世界上最优秀的飞行员的训练。在了解了一场非常逼真的“空战”的景象、声音和态势感知过程之后,这些年轻的飞行员们基本上拥有了足够多的实战经验,可以避免新手在真正的战争中犯的错误,并以非常有效的致命战斗力崭露头角。

越南战争空对空战斗中,美军输赢胜率持平。考虑到北越人民军空军实力远不如美军,其实美军已经是吃了亏。这促成了“侵略者”中队的成立。

为此,美国空军领导层下令进行一项代号为“红男爵”的研究,目的是寻找出为什么美国空军的优势在越南战争中下滑得如此严重的原因。在一大堆各种各样的战斗记录卷宗中,美国空军仔细地检查了越南战争期间每一场空战的经验,并对所有的因素都进行了分析:从交战规则到战斗机的作战载荷,再到飞行员们曾经接受过的战术和訓练。

检查结果表明,美国空军的战斗机飞行员们并没有为越南的那种空战类型做好准备。他们训练过远距离的导弹作战,但是在越南经常需要目视对目标进行识别,战斗也经常在近距离上进行。美国空军笨重的F-105和F-4战斗机只能竭尽全力,与轻巧敏捷的苏制米格-17和米格-21战斗机进行激烈的格斗。

除此以外,20世纪60年代的战斗机训练往往只重视轰炸,而且在某些情况下还强调核攻击。当时美国空军的战争机器基本上是为了执行核打击任务而设计研制的,这些战争机器的机动性非常有限,而且飞行员们通常与驾驶同型飞机的中队同伴进行训练。飞机是一样的,战术也是一样的,因此训练价值自然有限。

在越南上空进行的空战中,美国飞行员们在充分利用其对手战机的缺点的同时,最大限度地利用自己的优势。对手也在密切地协调他们的飞机、地面高炮以及防空导弹,创造了一个多层次和复杂的战场环境,并在其中进行战斗。

越战中,美国海军航空兵跟空军的表现半斤八两,于是也“聪明”地展开自己的研究,并提出了一项名为“海军战斗机武器学校”(简称Top Gun)的计划。该计划强调重新回到近距离的格斗训练——与不同的飞机进行对抗——并且由战果最优的飞行员来担任教官。“海军战斗机武器学校”计划开始于1969年。到越南战争结束,几年时间里,美国海军部队注意到其杀伤率大幅度上升。美国空军的“红男爵”项目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于是美国空军在1972年成立了“侵略者”中队。

第一支成立的“侵略者”中队是部署在内华达州内利斯空军基地的第64中队。该中队配备了T-38型“禽爪”式超声速中级教练机。美国空军战斗机飞行员几乎都曾在T-38型教练机上接受过飞行训练,这种机型之所以被选中,是因为其体积比较小,与当时服役的大型战斗机相比更容易操控,而且它是现有装备,成本低廉。T-38在性能上与苏联的轻型战斗机相似,目视很难看到,所以扮演“入侵者”再好不过。

1975年,西贡被北越军队攻占,南越政权垮台。一批原本打算要给南越空军部队使用的F-5E“虎”Ⅱ式战斗机被分给了“侵略者”中队。F-5E战斗机机动灵活,费用便宜,性能与苏联制造的米格-21型战斗机相类似,而后者是在当时的苏联集团国家的空军中使用最普遍的一种战斗机。

不过“侵略者”项目实施得太晚了,没多久,越战就结束了。那些与“侵略者”进行了格斗训练的飞行员们,获得的经验确实不少,该项目也得到了扩展。1975年,第二支“侵略者”中队——第65中队成立,同样部署在内利斯空军基地。1976年,又增加了两支“侵略者”中队,它们分别是部署在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的第26中队和部署在英国奥尔康伯里皇家空军基地的第527中队,这两支中队经常与前线作战部队进行空战格斗训练。

其实美军一直在研究敌人。朝鲜战争期间,朝鲜空军飞行贯卢今锡驾驶一架苏制米格-15比斯战斗机叛逃。照片中就是这架战斗机,紧挨着一架美军的F-86,卢本人刚刚降落5分钟,地点是南朝鲜盒浦空军基地。照片是从一辆路过的卡车上偷拍的。

第一代“侵略者”,第64中趴F-5E,编号74-1572。摄于1980年。

“侵略者”中队采用苏联式的战术,模仿苏联及其盟国空地合成作战模式,成为战斗机空战专家。中队成员佩戴模仿苏联式样的徽章和头盔,飞行准备室里张贴着着俄语宣传海报。中队使用的喷气式飞机模仿苏联集团的飞机涂装,例如“鞭挞者”(米格-23战斗机)、“侧卫”(苏-27战斗机)等等。

红旗军演 威胁升级

在第一支“侵略者”中队成立3年以后,美国空军根据已知测试结果发起了“红旗”系列军演,目的是让参战飞行员体验参与大规模空中作战行动。“红男爵”研究项目已经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一旦一名飞行员能够执行10次战斗任务并生存下来,那么他在今后战斗中的存活概率就会大大增加。“红旗”軍演的目的就是让飞行员在执行第一次实战任务之前,在条件可控的环境下模拟完成前边那10次任务。

“侵略者”项目非常有效。以至于在20世纪70年代的一段时间内,美国国会都在考虑购买大量廉价的F-5E战斗机,而不是昂贵的F-15战斗机,因为F-15战斗机早期在与“侵略者”的交战中败绩较多。美国空军高层耐心地解释说,那是因为F-15飞行员当时还没有精通“异型机空战训练”课程。

果然,在与“侵略者”一起接受训练并参加“红旗”军演之后,F-15飞行员成了强劲的空中力量。实际上,F-15战斗机就是根据从“红男爵”研究中学到的经验而设计的:它是一种专门为夺取空中优势而设计的飞行器,具有出色的机动性、速度、加速性能,雷达探测范围广,飞行员视野开阔。后来,F-15战斗机已经在将近40年的时间里赢得了100多场空战胜利,至今还没有在空战中出现损失。

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美国空军取得“一边倒”的胜利,证明了“侵略者”中队和“红旗”军演的成功。许多飞行员甚至报告说,真实战斗的激烈程度还比不上“红旗”军演。

有的“敌机”是偷来的

在实施“侵略者”项目的同时,美国空军希望获得尽可能多的敌机信息。20世纪70年代,美国空军开始从以色列秘密收购苏联设计的战斗机(这些战斗机是以色列在与埃及和其它中东敌对国家的战争中缴获的),另外还从苏联军火进口国那里购买了一些——这些国家愿意把苏制飞机出售或借给美国人进行评估。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朝鲜战争期间,朝鲜空军一位名叫卢今锡的年轻飞行员驾驶一架苏制米格-15战斗机成功叛逃,而被选中研究这架战斗机,并进行试飞的正是人类最早驾机突破声障的美国飞行员查克·耶格尔。

1967年,美国从以色列购买了一架苏制米格-21型战斗机,这架米格-21型战斗机是1966年8月16日由伊拉克空军飞行员列德夫·穆尼尔驾驶叛逃到以色列的。由于当时米格-21战斗机正在越南上空与美军战机对抗,因此美国的军事专家急于了解这种米格机的性能,以制定出攻防战术,于是代号为“海弗甜甜圈”的测试计划正式出台。随后美国空军根据“海弗甜甜圈”测试计划获得的数据,指导“侵略者”中队的F-5E飞行员的模拟空战。其它的苏制战斗机也相继被美国获得,其中包括米格-23和米格-27。

美国空军的一支被称为“红鹰”的秘密中队奉命负责搞到这些苏制飞机,了解它们的性能,并驾驶着这些飞机与前线的美国空军战斗机进行对抗,以找到击败这些苏制飞机的最佳战术。从1977年到1988年,“红鹰”秘密中队搞到了3种苏联设计的战斗机,即米格-17、米格-21和米格-23。这个在2006年才解密的项目,被称为“永恒的佩格”(“佩格”是“红鹰”中队首任中队长妻子的名字)。数千名来自美国空军、海军和陆战队的战斗机飞行员在美国空军内华达州试验场的限制区域内进行过秘密演习,接触到了真正的苏联飞机。1988年3月,美国空军最终决定结束这个成本巨大的项目。

美国空军“红旗”假想敌对抗演练对盟友开放。这是皇家新西兰空军第75中队和其A-4K飞机的合影,摄于1982年。

“红旗-阿拉斯加”演习成为“红旗”军演的分场。图中第65中队F-15战斗机横仿的是俄军“侧卫”系列战斗机。

第64“侵略者”中队的F-16战斗机。

冷战后的迷局

20世纪80年代后期,来自苏联的威胁逐渐下降,大量的F-5E战斗机超期服役。于是,第65“侵略者”中队在1989年停止执行任务。然而,俄罗斯在21世纪初开始恢复军力,部署越来越多的具有优越作战能力的飞机,如苏-27系列战斗机,第65“侵略者”中队又于2005年重新激活,并装备了F-15战斗机。这些F-15模拟的是俄罗斯和中国的顶级苏霍伊系列战机。作为假想对手,这些F-15还被用来对抗F-22和F-35战斗机。

从1988年开始,“侵略者”中队开始装备F-16战斗机,以取代F-5E。最初是从现有的各个中队里抽调F-16A,后来又装备了更新的F-16C/D。

在美国空军的“红旗”军演中,F-15和F-16战斗机共同构成了假想敌部队的核心。

2006年,从1976年就开始在阿拉斯加州定期举行的“雷霆对抗”演习改名为“红旗.阿拉斯加”演习,成为“红旗”军演的分场。第18“侵略者”中队及其装备的F-16战斗机成为了阿拉斯加州艾尔森空军基地的常驻“红军”,而第64“侵略者”中队则部署在内华达州内利斯空军基地。

未来,虚拟?

近年来,预算削减和“红旗”军演的演变给“侵略者”假想敌部队带来了冲击。2013年,由于预算紧张问题,美国空军的许多战斗机中队被迫停飞。2015年9月26日,第65“侵略者”中队停止运行,其装备的F-15战斗机转交国民警卫队。

与此同时,美国空军空战司令部开始设想一种新型的“红旗”军演——它仍然具有大量的真实飞行元素,但是补充了许多虚拟和模拟成分。F-22和F-35在2017年1月份参加了“红旗”军演,真实战斗能力必须保密,以免被密切监视军演过程的潜在对手掌握。因此,“红旗”军演将越来越多地进入虚拟领域。

然而,让实机飞行的“侵略者”中队完全被虚拟战场上的虚拟飞机取代,时机尚早。目前还没有人能够预测具体时间。让那些技术娴熟的“敌人”驾驶着真正的飞机,让战斗机飞行员与这些“敌人”进行格斗并获得实际空战经验,可能仍将是美国空军的优先任务。

责任编辑:吴佩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