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质思维

2019-02-10 10:58:03 董事会 2019年12期

王勇华

九方皋相马

唐代韩愈《马说》中有“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的名句传承至今,广为熟悉。很多人也因此知道了有伯乐这个相马大师的存在。其实,历史上与伯乐齐名的还有另一个重要人物:九方皋。可以说,今天大多数人都知道有伯乐而不知道有九方皋。北宋著名文学家黄庭坚就曾感叹过“世上岂无千里马,人中难得九方皋”,这句话简直就是“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的翻版,由此可见,九方皋与伯乐一样,都极为稀有。

九方皋的寓言故事记载于《列子?说符》。《列子》是中国古代思想文化史上著名的典籍,是列子、列子弟子以及列子后学著作的汇编。全书共八篇,一百四十章,由哲理散文、寓言故事、神话故事、历史故事组成。《列子》属于诸家学派著作,基本上是以寓言形式来表达精微的哲理,是一部智慧之书,它能开启人们心智,给人以启示,给人以智慧。

九方皋的故事大致如下。秦穆公谓伯乐曰:“子之年长矣,子姓有可使求马者乎?”伯乐对曰:“良马可形容筋骨相也。天下之马,若灭若没,若亡若失。若此者绝尘弭辙。臣之子,皆下才也,可告以良马,不可告以天下之马也。臣有所与共担纆薪菜者,有九方皋,此其于马非臣之下也,请见之。”穆公见之,使行求马。三月而反报曰:“已得之矣,在沙丘。”穆公曰:“何马也?”对曰:“牝(pin)而黄。”使人往取之,牡(mu)而骊(li)。穆公不说(同“悦”),召伯乐而谓之曰:“败矣!子所使求马者,色物、牝牡尚弗能知,又何马之能知也?”伯乐喟然太息曰:“一至于此乎!是乃其所以千万臣而无数者也。若皋之所观,天机也。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内而忘其外。见其所见,不见其所不见;视其所视,而遗其所不视。若皋之相者,乃有贵乎马者也。”马至,果天下之马也。

九方皋的故事很简单,秦穆公认为一个连马的性别和颜色都看不准的人,怎么能识别千里马呢?伯乐则不以为然,认为九方皋“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内而忘其外。见其所见,不见其所不见;视其所视,而遗其所不视”因而能观“天机”,寻得天下最好的千里马,而事实也证明了伯乐的判断和九方皋的见识的确高明。

九方皋的故事中大致蕴含着以下几个层面的智慧:一是看问题时要有所舍弃才能有所专注并产生重大发现;二是选人用人要求其大节,而不苛责小事,要从根本看问题,抓住主要特征,不以偏概全;三是做事情要将获得的感性材料去伪存真,去粗取精,这样才能把握住事物的本质。

九方皋的故事固然充满传奇感,但其背后所隐喻的哲理却充满了辩证性。例如,所谓通过专注于重点,舍弃次级要素的方式获得发现的方法论,必将面临“管中窥豹”“一叶知秋”“见微知著”等方法论的挑战。再如,所谓选人用人舍小节,求大节,不以偏概全的做法,就会面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锱铢必较”“深思远虑”“无微不至”等做法的责难。还如,“见其所见,不见其所不见;视其所视,而遗其所不视”的工作方式是否会陷入绝对主观主义,唯心主义,刚愎自用,一意孤行?

寓言故事毕竟只是故事而已,九方皋的故事所要表达的无非是一种观点和态度。只要其具有某个角度和层面的智识启发意义就足够了,不必苛求故事背后的逻辑和原理完全周延和正确。

九方皋故事中所表达的相马的方法论也许有所争议,但其中所表达的无论颜色、性别等如何,不能只看表面筋骨,关键是要识别出千里马,即看穿马的本质特征的认识论则是极其珍贵的。即建立本质思维是我们日常生活中非常重要的思维方式,认清事物的本质既可能是生活所追求的终极目标(尚未认清事物本质时),也可能是指导生活持续开展的基本规则和依托(已经认清事物本质时)。

忽视的后果

现实经济生活中有很多忽视本质思维的案例,有些事例的后果往往非常严重,教训极其深刻。

例如,前几年风靡全国的P2P网贷平台,曾经如火如荼般疯狂发展,成为热点经济金融现象。然而,近些年多个网贷平台项目或与之相关的金融产品“爆雷”乃至“老板跑路”,引发监管层开始对网贷平台及其产品进行严格筛查清理和整顿,甚至当前几个重点省份已经彻底取缔网贷平台。稍微懂得一些金融知识的理性投资者都知道,多数P2P网贷平台的商业模式,其本质就是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局”。然而,广大普通投资人或许完全抱着赌徒心理,冲着超高额回报一拥而上。他们根本就不考虑自己的资金借出后的用途,根本不考虑项目穿透后的“底层资产”究竟是什么,根本不考虑高超额回报(有的甚至高达40%的年化投资回报)是如何产生的,是否合理,是否具有可持续性。看穿这些问题,也就看穿了网贷平台的本质,就可以理性决定自己的投资取舍了。可惜的是,广大普通投资人或许就像九方皋相马一样,只“见其所见(短期高额回报),不见其所不见(商业模式的可靠性、底层资产的真实性)”,只“视其所视(高回报),而遗其所不视(高风险)”,所以也就难以识别投资的成色和效果了。

再如,信托行业前些年一直高声呼吁要“回归本源”,成为监管政策和行业从业主体的“普遍共识”。然而,没有人真正能够说清什么是信托行业的本源。如果回顾历史,信托制度产生于英国中世纪衡平法院判例创设的用益(use)制度,初衷是为了解决家族财富传承中的法律规避问题。从域外信托制度发达的英美国家的实践经验来看,并没有专门的信托行业和信托行业从业主体,更强调的是通过信托法律关系中的信义义务(fiduciary duty)来调整投资人和资产管理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试问,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国家信托行业和信托制度的“本源”是什么?其实,号召信托行业回归本源是很好的本质思维的运用模式,但效果却不得彰显,究其原因在于并没有认识到我国信托行业的本质究竟是什么,所以,相關导向性改革意见是虚无缥缈的,或者说是没有目标的导向。

还如,当前金融界有时将金融产品大类区分为“标品”与“非标品”。通常来说,标品与非标的主要区分在于是否具有较好的流动性,以及存续期能否进行适时估值。标品因其具有较好的流动性和估值连续性等特征,当不能按期兑付或损失时,投资人一般不会向管理人追责。但是,非标产品因为缺乏适时估值机制且因流动性不足,当不能按期兑付或损失时,投资人往往要求管理人“刚兑”或追究管理人的管理责任。根据最基础的金融产品运行逻辑,因为非标产品存在流动性差和缺乏实时估值机制,其风险原则上相对标品而言更高,管理人需要履行更高程度的谨慎管理义务甚至承担“刚兑”责任,相应的,根据风险与收益匹配规则,管理人应该收取更高的管理费才有可能覆盖风险成本。然而,当前金融市场中却大量存在高风险非标产品管理人所收取的管理费甚至不如银行存放款息差的现象。这种现象的广泛存在,究竟是什么外在因素扭曲了非标产品管理费市场的正常定价机制,还是非标管理主体根本就没有看清自己所管理的产品的风险本质呢?

九方皋相马的寓言故事看似简单,但故事背后的启发意义,启发意义的辩证性,尤其是其中所蕴含的对本质思维的强烈推崇,着实对社会现实有着深深的指导意义。如果看不穿事物的本质,或者仅仅浮于表象不去深入追寻事物本质,掌握不了认识事物的辩证方法,那就只能如“股神”巴菲特所言:只有在潮水退去时,你才会知道谁一直在裸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