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大喇叭重回中国农村

2019-03-07 06:20:51 环球时报 2019-03-07

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解读者”网站3月6日文章,原题:喇叭广播重回中国农村村广播室的负责人许银生(音)像往常一样站在话筒前检查设备是否运行良好。这个广播室处于中共发起的“新农村大喇叭工程”的中心。目前,河北省会石家庄已有4200个广播站,覆盖3760个村庄。

与上了岁数的农民聊天,你会发现他们很怀念那个年代的广播。从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末80年代初去集体化之前,中国的农村被组织成“生产队”。安徽是许多农村地区的典型,那里一个生产队由15到50户人家组成。每个生产队都有自己的喇叭,由队长和级别更高的人使用,一来鼓励或督促村民,二来传播党的思想和新技术,如怎么种新品种杂交水稻。当集体公社关闭后,农村喇叭广播也很快被取消。

但是,喇叭并未就此绝迹。在北京,它们变成骑脚踏车的废品回收大军的话筒,偶尔也会有地铁出入口叫卖发票的贩子加入,此外就是店家用喇叭没完没了地播放打折广告。

在“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概念推出之时,笔者多次踏访过的那个农村曾有望看到喇叭广播的回归。但结果它只是被装在卡车上随车到处移动,笔者只听到干巴巴的口号,如“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人人有责”、“树文明新风,建和谐农村”。

中国的农村如今仍能见到很多颇有历史感的元素。例如,曾经的生产队如今改名成为“农村小组”。去年,中国媒体的报道解释了为何喇叭格外吸引老干部。报道说:“退休老教师、老党员陆墨林说:喇叭是农村最简单易行的宣传媒介,广播是最容易被百姓接受的宣传方式,早在毛泽东时代,广播就是党联系千家万户的重要工具!”目前已有从黑龙江到浙江等多个省份的200多个城镇和县参加了“大喇叭工程”。党的宣传存在局限性,但农民们肯定欢迎有关庄稼种植的建议。农村喇叭的回归也表明中共重视和农民话家常。

对于中国的农业企业来说,“喇叭”的商业潜力显而易见。有一点可以肯定,中共已经重新加入了争取人心之战,这一点很重要。▲

(作者格雷姆·史密斯,乔恒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