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起诉美禁令违宪

2019-03-08 06:10:26 环球时报

●本报驻美国、德国、新加坡特约记者 李勇 青木 辛斌 ●本报记者 倪浩 邢晓婧

“在遭到美国发起的攻击6个月后,华为反守为攻。”英国《金融时报》7日这样评论该公司的最新举动。当天,华为宣布针对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NDAA)第889条的合宪性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定这一针对华为的销售限制条款违宪,并判令永久禁止该限制条款的实施。在竭尽所能尝试打消美方疑虑却无果之后,华为展示出捍卫自己权益和名誉的决心。这样做的胜算有多少?这是世界媒体都在追问的问题。华为表示诉讼有“充分的理据”。不论结果如何,华为对自己无罪的证明,都被认为将影响其他潜在的担忧者。BBC称,受影响的或许还有全球互联网的未来。“让我们看看美国司法体系的表现吧”,在俄罗斯regnum新闻社观察员杰姆林看来,这也将让患有“霸权主义癌”的美国司法体系在聚光灯下被进行一次诊断。

“即使美国全程紧逼,华为也不会就范”

7日上午,华为在位于深圳的总部举行全球新闻发布会。这被《澳大利亚人报》称作是“不同寻常的举动”。该报说,这场发布会从华为总部向全球进行直播,美联社、路透社、彭博社等众多外媒受邀参加。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在发布会上说,“美国国会通过立法惩罚华为,且从未展示支持这些限制条款的证据”,采取法律行动是华为不得已而为之的最后选择。

华为的诉讼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普莱诺的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这里是该公司美国总部所在地。起诉书称,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第889条在没有经过任何行政或司法程序的情况下,禁止所有美国政府机构从华为购买设备和服务,还禁止美国政府机构与华为的客户签署合同或向其提供资助和贷款,这违背了美国宪法中剥夺公权法案条款、正当法律程序条款。同时,国会不仅立法,还试图执法和裁决有无违法行为,违背了美国宪法中规定的三权分立原则。

CNN评论称,华为以最强硬的方式回击美国对其技术构成全球安全威胁的指称。走上法庭挑战美政府,将华为与华盛顿的激烈对峙升至新高度。“通过颁布NDAA,美国国会扮演了法官、陪审团和执法者的角色,这是违宪的”,郭平说,该限制条款妨碍华为参与公平竞争,最终伤害的是美国消费者。欧亚集团调查中国技术和相关政策的专家保罗·特里欧勒称,华为正在向外界展示,即使美国“全程紧逼”,它也不会就范。

美国《纽约时报》认为,这起诉讼将迫使美政府更公开地阐明对这家公司的指控,但也可能使华为容易受到对其商业行为及其同中国政府关系的进一步调查。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7日在发布会上表示,法案里的假设是不符合事实的,华为并不为中国政府所有,也不受其控制。此外,华为拥有良好的安全记录和机制,迄今为止,美国没有提供任何有关安全问题的证据。

在提起诉讼的同时,华为还爆出遭美国攻击的劲料。郭平说,美国政府一直污蔑华为是威胁,还攻击华为的服务器,窃取邮件和源代码。香港《南华早报》称,郭平没有详细说明美国是如何窃取信息的,但他上周在为《金融时报》撰写的文章中说,美国对华为进行全面打压的部分原因,可以从斯诺登曝光的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机密文件中找到答案。“我们的许多监听目标是通过华为的产品进行通讯的,我们必须知道如何利用那些华为产品。”NSA2010年的一份文件这样写道。郭平说,如果NSA想通过修改路由器或交换机来进行监听活动,一家中国公司是不太可能与其进行合作的。

对于华为的起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7日表示,中方认为企业通过合法的方式来维护自身的正当权益是完全正当的,也完全可以理解。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发言人在回复《环球时报》记者问询时说:“我们不对未决诉讼发表任何评论。”

一场苦战

“华为的诉讼有合理的法理依据,这不是一个激进的指控。”乔治·华盛顿大学美国宪法教授乔纳森·特利这样告诉BBC。作为代理律师,他曾在2003年以剥夺公权为辩护理由赢下一场备受关注的官司,成功推翻美国国会关于子女探视权的摩根法案。特利说,华为在法案中被单挑出来,可指控这项法案构成立法惩罚,这是毫无疑问的。

但在另一些法律专家看来,这将是“一场苦战”。路透社报道称,法律专家认为,华为的诉讼有可能被驳回,因为美国法院不愿事后质疑其他政府部门在国家安全方面的决定。而国会在保护国家免受潜在安全威胁方面拥有广泛授权。去年11月,美国一联邦上诉法院驳回俄罗斯网络安全公司卡巴斯基实验室提起的类似诉讼,称禁用该公司产品的指令是出于保护美国网络安全的正当动机。芝加哥约翰·马歇尔法学院教授斯蒂芬·施文说,得克萨斯州法院审理华为诉讼时不会受此案约束,但可能采用其推理,因为两者有相似之处。

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认为,这两起诉讼在证据和范围上都不同,华为的诉讼有“充分的理据”。路透社称,如果法官判定华为有合理主张,则此案将进入调查阶段。届时美国政府须向法院共享内部文件,政府官员可能必须出庭作证并说明他们的国家安全担忧。

有信息安全业内专家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美国有国家安全至上的传统,会把很多问题转化为国家安全问题。其他国家的全球化市场努力一旦达到美国的警戒线,就被视作对其全球利益的挑战。但事实上,利用情报能力获取经贸优势也是美国的传统。

在俄罗斯regnum新闻社观察员杰姆林看来,华为正在做一件大事。它可能赢得自己的主张,但即使不能,结果对将来也是很重要的,它会让美国司法体系失去信誉。他说,现在,美国司法制度越来越成为政治对抗的工具。

“为什么华为现在起诉美国?”德国《明星》周刊7日评论称,华为与美国的冲突进入下一轮。也许机会并不是很好,但华为最终会从这个过程中受益。事实上,美国当局迄今未能证明他们的指控。如果华为可以证明其没有具体罪行,就等于获得无罪判决,至少在公众看来是这样的。所以不管结果如何,华为的诉讼在美国乃至全球都将起到“润滑”作用。

近日有传言称,在2019年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表示,要么放弃5G,要么只选择美国高通,不会考虑华为。这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7日,联想集团副总裁、中国区首席市场官王传东在微博回应:“纯属谣言,勿信勿黑!”

美动机遭欧洲盟友怀疑

“美国说服他国禁用华为设备的运动,遭欧洲盟友冷脸相对”,美国《华盛顿邮报》6日报道称,在上周和美国官员的双边会晤中,与会消息人士透露,针对美国声称华为设备造成难以应对的网络安全和国家安全威胁,华盛顿的国际伙伴持怀疑立场。美国副助理国务卿斯特雷耶在会上说,美国的立场是没有有效手段能遏制华为造成的安全关切。欧洲官员也对华为与中国政府的关系保持警惕,但不同意美方这种风险不可控的立场。

《华盛顿邮报》评论说,美欧的分歧反映出华盛顿在寻求5G领导者角色上面临尖锐挑战。欧盟决策者一直警惕对华为进行地毯式禁止,他们日益认为,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意味着华盛顿所谓的安全威胁实际上是贸易威胁。

在7日的发布会上,郭平也谈到这个问题。他说:“美国竭力诋毁华为、影响公众舆论。更糟糕的是,美国政府试图阻止华为参与其他国家的5G网络建设。”郭平表示,通过高额投资,华为成为全球5G领导者。鉴于美国从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安全指控,华为怀疑它不让其他国家使用华为产品的动机到底是什么:是不是担心其他国家会使用先进的5G技术赶超美国?

“美国单边行动阻挡不了华为崛起”,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马凯硕7日在《金融时报》撰文说,美国阻止华为以及中国崛起的努力太微不足道,而且也太迟了。该报另一篇报道称,在欧美电信设备制造商背负着上世纪90年代末电信业大肆举债的包袱,不得不裁员和筹资之时,华为悄然发展壮大。如今,就连华为的批评者也承认该公司生产的设备不错。德国电视一台注意到,华为在全球发起“透明攻势”。周二,华为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开设网络安全透明中心。该报道说,华为有可能消除欧洲的安全担忧。

“华为起诉美国政府,但不光是为了赢”,德国《经济周刊》评论说,华为希望以此向全球其他国家发出信号——应该恢复对华为的信心。美国《福布斯》杂志称,这事关华为在美国之外的布局,是在全球5G大规模布局背景下的一场争夺人心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