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双

2019-03-08 03:17:42 小说界2019年1期

Solo宓

“雙十一”对李双双来说比较重要。不是因为要抢多少红包,买哪种秋裤,而是有件特别要紧的事情等着他。

李双双是位中年男性。因为出生时应该还有个双胞胎弟弟,但夭折了,所以他的名字是一种纪念。从小被误读成女性的困扰,时间久了就有种算了随它去吧的被动式潇洒。改名字也是想过,太麻烦了,尤其一想到会听不到耳边的那声“双儿”,他走着走着就停了下来。

李双双离婚后,九岁的儿子李单单跟着他。五岁的时候,他和妈妈说:妈,爸爸不爱你。离婚那天,他和妈妈说:妈,我还是跟着爸爸,这样你就自由了,让他累死累活照顾我吧。

有个这么门清的儿子,李双双单亲爸爸的日子并不难过,他对这个世界所有的吐槽,都毫无保留地和儿子分享,也不管他明不明白,但唯独没有和儿子聊过为什么离婚。前妻没问就签了字。这十年的婚姻,平淡又机械,好像手机工厂流水线上的工人,区别是人家组装出了千万个手机,她组装出了一个儿子。儿子当然也没问。有时候,小孩就是家庭的良心。

李双双除了儿子,还有一份似乎随时会被年轻人代替,但显然年轻人只有到了中年才会看得上的工作。况且他在单位这样的澡堂子里,是脚底心一样的存在,绝不会费心露出头来。这十年,他就是在倒数着过日子,他把每一天都过得宠辱不惊。

“双十一”这天,他带儿子去了一个地方,是和家里差不多的一个老式小区。他们步行到六楼,开门的人是个比李双双年长的女人。李单单注意到爸爸捏着他的手紧了一点,然后听到他说:我结婚了,我离婚了,我也有个小孩马上十岁了。这样我们能好了吧?

小说界 2019年1期

小说界的其它文章
松鼠
自问自答
音乐节
自问自答1
蚁人
自问自答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