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解码中国经济新政策

2019-03-11 06:10:22 环球时报

●本报驻德国、日本特约记者 青木 蓝雅歌 ●任重 ●本报记者 赵雨笙

刚刚过去的周末,两天三场重头记者会聚焦中国经济,分别由商务部部长钟山、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领衔,成为两会中向世界发布中国经济政策和解读中国经济密码的最新窗口。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有关“丈母娘挑女婿都用上征信报告”的妙语,令外界形象地感受到中国金融改革迈出的切实步伐。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讲述的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中有关“牛肉汉堡、茄子鸡丁与白开水”的细节,则在美方不停就谈判释放矛盾和含糊信号之时,展示了中方对于磋商结果的自信和从容。而两会期间推出的新政,对内实行减税降费,对外扩大外资准入,受到多方点赞。“低调使中国变得更好”,德国《日报》驻京记者10日写道,两会期间,在北京的街道上却鲜见宣传横幅,即使路边新摆的花盆也很少见,“中国领导人清醒地指出面前的危机和问题。较低的经济增长目标,将使中国经济变得更富有效率”。

政府官员直面敏感问题

10日上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等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美国彭博新闻社记者单刀直入地问了关于人民币汇率,中美在贸易磋商中是否达成共识的问题。易纲也坦率回答称,“中美在刚刚结束的第七轮贸易磋商谈判过程中,确实就汇率问题进行了讨论”,“双方在许多关键和重要问题上达成了共识”。而在回答《华尔街日报》记者有关“保持汇率稳定的目标会不会影响到人民银行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时,易纲告诉他“我们是要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同时“我们的汇率是朝着市场方向走”。

同场记者会上,在补充回答英国《金融时报》记者有关征信体系的问题时,陈雨露风趣地举例说,现在征信很多都用到了社会领域,“我们看到很多女儿找男朋友,未来的岳母说,你得把人民银行的征信报告拿来看看”。

9日上午,商务部部长钟山等就“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推动全方位对外开放”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当被问到“对2019年中国的外贸预期”时,钟山坦承过去一年外贸形势“非常复杂严峻”,他表示,政府今后将切实为外贸企业减负,强调民营企业已经成为我国对外贸易的主力军。他还坦承,我国外贸总体上仍然是“大而未强”,重点要鼓励高技术、高质量、高附加值产品出口,提升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不过这5年进步也不小,他举例说,5年前,我们每辆小型客车平均单价是8000美元,现在已经超过1.2万美元。

9日下午,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等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新加坡《联合早报》10日称,中国国企是否获得优惠待遇是中美贸易谈判的最主要交锋点之一。对此,肖亚庆9日回应说,中国没有制度性的特殊安排给国有企业额外补助。他表示,国有企业是独立的市场主体,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担风险、自我约束、自我发展。国有企业与其他所有制企业同样参与市场竞争,同样受到法律保护。

世界点赞中国经济政策

“中国更加开放”,德意志广播电台10日称,在全球坏消息不断的今天,北京在两会却出其不意公布了更加开放的政策。“中国力推金融改革,外资摩拳擦掌”,“德国之声”9日称,中国两会推出的新政策令国际组织点赞,商业银行也拭目以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评论道,中国刺激内需的经济政策将提高经济成长的品质,是正确的方向。针对减税降费,IMF发言人莱斯表示:“这会让中国的执政者把焦点放在提高经济成长质量而非数量上。”瑞信亚太私人银行北亚洲区总裁方世华表示,境内银行的投资报酬率“正常化”之后,会让外商银行更有施展空间。摩根大通集团已经开始讨论如何在中国境内开展私人银行业务。花旗银行、汇丰银行也预期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会加速扩大。

日本“东洋经济在线”网10日报道称,通过本次两会,可以看到中国的经济走向。如果中国的GDP今明两年都能达到6%左右,那么就将实现全面小康的目标。日本“经贸IT”网称,两会显示中国致力于把经济转向消费主导型,固定资本投资比例呈现下降趋势。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如果能够持续,将形成和日本类似的成熟型经济。

香港《南华早报》称,10日审议的《外商投资法(草案)》对国内外企业一视同仁,促进外商投资,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瑞银亚洲经济研究主管汪涛表示,“这是一个进步”。

经贸磋商盒饭细节曝光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美国官员突然集中释放关于中美贸易谈判的看法,信号矛盾而且模糊。当地时间8日,特朗普对记者说,他对中美贸易谈判依然感到乐观,“我很有信心,不过如果这不是很好的协议,我不会签”。但他又说,如果美国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美国股市将大幅飙升。

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同一天对美媒说,任何与中国达成的贸易协议都需达到期望值。但他又说,谈判人员已经取得了进展。他还透露,两国领导人本月底可能会面,但也可能延到下个月初。

新加坡《联合早报》10日分析称,这显示在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河内峰会以破局告终后,美中双方代表对贸易协议都更为谨慎,不希望同样的情况重演。英国《金融时报》10日称,延期的原因是双方都试图敲定各种细节,避免尴尬的失败。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9日在两会记者会上回答彭博社记者提问时,则明确表示,关于下一步中美经贸磋商的前景,“我感觉是有希望的”。他给大家讲了个在华盛顿磋商时的小故事:“磋商过程中,大家中午吃盒饭。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个细节,刘鹤副总理和莱特希泽都是从外面买来的盒饭,刘副总理吃的是牛肉汉堡,莱特希泽吃的是茄子、鸡丁。在整个磋商过程中,有咖啡、有茶,但是他们两位没有喝咖啡、没有喝茶,喝的都是白开水,这就是要找共同点。”

专家反驳GDP质疑

外界对于中国经济的质疑也不少。据香港《南华早报》10日报道,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和经济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本周在上海的一次演讲中警告称,“由于没有将坏账计算在内”,“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被高估了一倍”。对于此番论述,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曹和平10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西方经济学家的这种论调在过去20年不时出现,佩蒂斯貌似夺人眼球的讲话实在不算新鲜。首先,他严重夸大了中国的债务水平和呆坏账率。其次,过去几年的实践表明,中国对不良资产的处置一般能得到60%的回报,所以中国的呆坏账与其他国家不同的就是“呆而不废”。总体上说,中国金融机构的资产是不错的。因此,将金融机构的呆坏账率作为“腰斩”中国GDP的依据是站不住脚的。

针对一些西方经济学家宣称“中国政府通过给亏损企业发放贷款,延续‘僵尸企业生命”的说法,曹和平表示,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后,中央适时地启动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清除“僵尸企业”和补足流动性等举措,中国已经大大降低不良贷款的比例。

日本时事通讯社10日评论称,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新次元”。虽然中国经济有所减速,但是6.6%这样的经济增长率,对于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来说是“像梦想一样难以达到的速度”。《福布斯》杂志网站9日的一篇文章也表示,中国GDP不能够再像过去那样高速增长的理由,就是中国经济已经进入“成熟期”,今后几年,中国的GDP也许会维持在6%至7%的范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