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停飞”令美国陷孤立

2019-03-14 04:10:29 环球时报

●本报驻美国、德国特约记者 温燕 青木 ●本报记者 沈维多 ●魏辉 柳玉鹏

“波音737MAX几乎全球停飞,只有美国除外”“面对瀑布般的禁令,美国仍然为波音背书”“美国几乎陷于孤立”……13日,随着更多国家加入宣布禁飞波音737MAX客机的行列,类似的报道声音在国际舆论场响成一片。作为全球航空巨头的波音公司或许没有料到,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一起造成157人死亡的空难悲剧,会让它寄予厚望的最畅销机型成为人们“避之不及”的目标。人们的担忧是真切的,同一新款机型5个月内接连发生两起惨痛坠机事故,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这还是头一遭。同样受到巨大压力的还有美国民航监管部门,虽然其一再宣称“没有系统性能问题,没有下令停飞的依据”,但从议员到媒体,从驾驶该机型的机长到买了票的普通乘客,要求当局采取负责任谨慎态度“停飞”的呼声正迅速汇集。美国监管部门经常对外国公司采取强硬行动是出了名的,但波音对美国来说意义可不一般。《华盛顿邮报》援引的一名航空分析人士的话或许道破“天机”:如果这是一架空客飞机,美国联邦航空局应该已经“全力以赴”了。

除美国外几乎全球停飞

埃及禁止波音737MAX进入本国领空、希腊宣布对波音737MAX关闭领空、塞尔维亚禁止波音737MAX飞行、黎巴嫩不允许波音737MAX在本国空域飞行……13日,有关波音737MAX被下“禁令”的消息仍然持续不断。“737MAX全球停飞,美国几乎陷于孤立”,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称,在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空难后,波音737MAX客机遭遇雪崩式禁飞。美国虽对其保持信任,但已频频出现旅客拒绝登机现象。在中国、印尼率先发出禁令后,从亚洲到欧洲,再到大洋洲以及波斯湾国家,各国纷纷下令禁止该型客机飞行。

继英法德分别宣布停飞波音737MAX机型后,欧洲航空安全局12日晚些时候表示,禁止波音737MAX8及波音737MAX9两款型号客机在所有欧盟领空飞行。欧洲航空安全局在声明中提到最近的埃塞俄比亚空难,以及去年10月29日造成189人死亡的印尼狮航同型号波音737MAX8客机坠机事故,并称,“在调查早期阶段,不能排除相似原因可能导致了两起事件”。

“全球停飞波音737MAX,美国除外”,《纽约时报》称,欧洲的这一决定意味着,在埃航空难事故后,世界上大约2/3的波音737MAX飞机停飞,美国几乎成为主要国家中唯一仍允许这种飞机飞行的国家。《华盛顿邮报》13日早些时候称,仍有资格运行的波音737MAX飞机主要集中在美国和加拿大。美国和加拿大不顾全球航空界的反对,仍继续使用737MAX飞机。不过当天晚些时候,加拿大方面也表示,停飞波音737MAX机型。

此前,加拿大太阳之翼航空公司于当地时间周二晚间发表声明,决定暂时停飞其4架波音737MAX8飞机。该公司表示此举与安全问题无关,而是由于“不断变化的商业原因,包括我们的一些合作伙伴目的地实施空域限制”。法新社13日称,挪威航空当天表示,将向波音公司寻求赔偿,以弥补飞机停飞造成的损失。挪威航空共有18架737MAX8型客机。

“一种机型遭全球大规模禁飞,这在航空史上前所未见。”德国电视一台13日评论道。彭博社感叹,自从喷气式飞机时代以来,美国在航空安全方面一直引领世界。现在从英国到澳大利亚都拒不接受美国联邦航空局的保证,停飞波音公司的737MAX飞机。他们不仅要求本国航空公司停飞这种飞机,有的还禁止这种飞机飞越其领空。美联社称,长期以来,美国联邦航空局一直被视为全球飞机安全的黄金标准。然而现在其他航空安全监管机构,包括欧盟、中国、澳大利亚和英国,已经决定不等待美国联邦航空局而先采取行动。

辩护难阻恐慌情绪

面对这种孤立和尴尬局面,美国联邦航空局代理局长埃尔韦尔12日晚发表声明表示,经过对波音737MAX的运营商和飞行员的大量评估,“没有系统性能问题,没有下令停飞的依据,其他民航机构也没有向我们提供支持停飞的数据”。据美国CNBC报道,美国交通部长赵小兰和工作人员12日乘坐西南航空公司的737MAX8从得克萨斯州的奥斯汀飞回华盛顿特区。

《华盛顿邮报》等媒体13日披露,在美国总统特朗普12日发推特感叹现代飞机过于复杂,复杂性会造成危险后,波音首席执行官丹尼斯·穆伦伯格给特朗普打电话,向特朗普表达对737MAX8飞机安全性的信心,主张让飞机继续运行。

尽管波音和监管部门不松口,美国舆论场对允许737MAX继续飞行的质疑声却越来越强。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交通部长的拉胡德对媒体表示,现任交通部长赵小兰应该立即行动,让这种飞机停飞检查。多名美国议员也公开呼吁停飞波音737MAX。参议院下属航空航天委员会主席、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12日表示,“在美国联邦航空局确认这些飞机及其乘客的安全之前,美国暂时停飞737MAX客机”是“谨慎之举”。参议员罗姆尼、沃伦等也发出类似呼吁。

“不要等待,现在就停飞。”《纽约时报》刊发一名读者来信写道:波音向客户保证飞机安全,但自去年10月以来,在乘坐波音737MAX8飞机时遇难的346名乘客的家属仍感到悲痛。考虑到这两起类似的悲剧,先让该机型停飞,然后再解决可能存在的问题,这难道没有意义吗?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称,恐慌正在席卷美洲,众多的美国人通过社交网络要求禁止最新款波音飞行。上周日以来,美国西南航空公司以及美国航空公司旅客服务处询问电话几乎饱和,人们提出的问题是:“我乘坐的飞机是否是一架737MAX?”如果回答是肯定的,旅客的要求或者是改换航班或者干脆取消旅行。除了旅客,恐慌也蔓延到机组人员。

更多曝光的信息进一步加剧人们对波音737MAX的担忧。美联社13日称,至少两架美国航班的飞行员此前曾反映,波音737MAX8机型的自动驾驶系统似乎导致飞机出现俯冲状况。飞行员表示,飞机使用自动驾驶系统不久,机头极速下倾。在这两起事件中,飞行员立刻中止自动驾驶系统,飞机恢复正常。

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高天德12日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表示,在印尼狮航客机坠毁后,埃航已经给飞行员进行了额外的操作培训。“我们认为这两起坠毁事件的相同点非常多”,高天德说,坠毁的都是波音的同款新机型,都是在刚起飞几分钟后就坠毁。

若是空客飞机,美国会怎样

既然疑问多多,波音和美国监管部门为何不主动停飞?路透社13日评论称,与其等待监管机构行动,波音还不如主动行动,采取停飞措施。波音股价12日进一步下跌6%,两天内波音市值蒸发270亿美元。

不过波音显然不愿承受停飞造成的损失。737系列飞机是波音最畅销的机型,占其商用飞机收入的55%,利润占比可能更大。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华尔街的公司估计,所有737MAX8飞机停飞3个月的损失可能在10亿至50亿美元之间。

“美国为什么要冒险?”德国财经网13日称,尽管全球停飞,美国却没有下定决心。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美国飞机制造商的利益。波音与欧洲空中客车竞争激烈,如果波音最受欢迎的机型倒塌,将是空客的一大胜利。对于美国政府来说,显然不愿意轻易做出决定,但这是一次大冒险。

《纽约时报》13日称,波音作为一家主要的军事承包商,与美国政府关系密切。去年,该公司总共在游说上花费1500万美元。美国现在的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就曾是波音高管。而且早在2005年,美国联邦航空局创建了一个新项目,通过该项目,波音等飞机制造商可以选择自己的员工作为指定人员,帮助认证自己的飞机。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前负责人吉姆·霍尔说,由于政府缺乏履行职责的能力,制造商一定程度上也成了监管者。

中国是最早要求国内航空公司暂停737MAX8商业运行的国家。尽管美国国内个别声音曾炒作可能多少有“政治因素”,但事实证明,这种炒作完全是无理取闹,中国的做法被证明是完全正确的。《华盛顿邮报》12日称,中国民航局发出明确信号:美国联邦航空局不是全球唯一民用航空监管机构。澳大利亚航空顾问尼尔·汉斯福德说,中国完全有理由首先采取行动。“如果这是一架空客飞机,美国联邦航空局应该已经全力以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