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入学丑闻轰动美国

2019-03-14 04:30:41 环球时报

●本报驻美国特派、特约记者 张梦旭 温燕 ●任重 甄翔

“一名不会踢球的女孩以明星球员身份被耶鲁大学招募,价格120万美元”“一名声称患有学习障碍的男孩,在监考老师帮助下分数达标,价格5万美元”……12日,美国司法部曝光美名校招生贿赂丑闻,指控50人涉嫌参与“购买”耶鲁、斯坦福等大学入学资格的惊天骗局,行贿者多是富商、高官、明星等社会名流。美联邦检察官称这是“司法部起诉过的最大规模入学舞弊案”。富人特权、名校招生制度、社会公平等话题在美舆论场被激烈讨论。哈佛大学知名法学教授艾伦·德肖维茨12日说,这将是“21世纪重大丑闻”之一,现在被披露的还只是“冰山一角”。

“一幅丑陋画卷”

“被披露的法庭文件描绘出一幅丑陋画卷”,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美国司法部12日举行记者会,宣布对6个州的50人提出指控。他们中包括33名行贿的学生家长、9名名校体育教练和其他相关人员,被控罪名包括勒索、合谋、欺诈、洗钱和妨碍司法等,涉案金额高达2500万美元。美国《纽约时报》评论说,这一骗局牵连之广、行事之大胆甚为惊人。丑闻揭露出一些富人家长为让孩子进入美国名校可以如何不择手段。

名为“校队蓝调行动”的大规模调查耗费美国司法部、联邦调查局和国税局10个多月时间,涉及全国200多家代理机构。12日一早,约300名执法人员在全美各地展开特别逮捕行动。检方称,这些家长大多是金融企业高管、律师行业翘楚和好莱坞明星等社会名流,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美剧《绝望主妇》主演霍夫曼和以情景喜剧《欢乐满屋》出名的女星路格林。被卷入丑闻的包括耶鲁大学、乔治城大学、南加州大学等名校。

这起庞大骗局的中心人物名叫威廉·辛格。他以非营利组织“关键全球基金会”为幌子,通过两种方式把富人的孩子“买进”常春藤——帮客户子女在ACT或SAT考试中作弊,或者贿赂体育教练,让学生被大学校队录取。辛格经营的这家机构从2011年以来就一直操持此项“业务”。

12日下午在波士顿联邦法院出庭时,辛格身穿深色西装,一动不动地坐着,描述自己如何操纵作假。《纽约时报》报道称,在证词中,辛格将自己的贿赂和洗钱体系称为“一道侧门”。他说:“有一道正门是学生自己的努力,有一道后门是学校的募捐系统,但这些都不能保证他们进得去大学。然后我设计了一道侧门,向那些家庭提供保证。”据美国联邦检察官安德鲁·莱林介绍,家长们摆拍孩子从事热门运动的照片,辛格的同事甚至将照片PS,把孩子的脸贴到某个真正运动员的照片上。辛格还可以给学生雇“枪手”替考,或者直接买通考试中心工作人员篡改考试成绩。

在起诉书披露的案例中,一名申请耶鲁大学的女学生从未踢过足球,她的父母向辛格支付120万美元,将其包装成南加州一个著名足球俱乐部的联合队长。耶鲁大学足球队主教练从辛格处收受至少40万美元好处,这名女孩顺利获得入学资格。在另一个案例中,辛格让一名家长谎称儿子有学习障碍,以让考试时间从正常的一天延长到两天。他还串通考试中心的监考人员,允许学生作弊。这名家长向辛格支付了5万美元。

“每一名舞弊入学的孩子身后,都有一名诚实、真正出众的孩子被拒之门外”,安德鲁·莱林批评金钱和欺诈正缓缓渗入名牌大学的招生流程,编织出越来越大的腐败黑幕。在社交媒体上,许多人美国人表示气愤但并不惊讶。美国全国广播电台评论称,很多人会说“看看,本来就是这样的”,只是现在这种情况正在失控。

不只是腐败

涉事的美国大学迅速作出回应。12日,斯坦福大学和南加州大学解雇了被控收受贿赂的教练和运动项目高管。美国检察官认为,通过“捷径”进入大学的学生并不了解父母的所作所为,因此涉事学校尚未表示要开除或处理这些学生。《纽约时报》称,这一极端的非法案例说明,通过金钱来获取在顶尖大学的一席之地正成为一种越来越普遍的做法。但涉事学校表示,不相信招生官员知道或参与这项计划,他们将学校描述为受害者。

这起丑闻在舆论场掀起的风暴中,学校并不被认为那么无辜。“这不只是腐败”,英国《卫报》称,富有的家长们其实不必贿赂教练,直接贿赂学校——不好意思,说错了,是给学校捐款——就行了。美媒此前曾披露学校通过年度“观察名单”给“VIP申请人”特殊录取待遇的情况。捐款50万美元,申请人的文件就会被标上“必须进入观察名单”标识。《今日美国报》报道说,2006年,名为《录取的代价》的书专门讲述美国富人如何通过捐款等方式将子女送入名校。美国前副总统戈尔的几个儿子走的就是这条路。

遭到批评的还有美国名校的“传承入学制度”。“为什么说大学录取丑闻如此荒谬”,美国《大西洋月刊》以此为题评论说,“传承入学”是指有人进某名校就读后,其家族的申请人就能得到优先待遇。目前,哈佛大学本科生通过“传承入学制度”申请成功的比例约为14%,而校友子女申请哈佛通过的比例是非校友子女的5倍。

在哈佛大学教授艾伦·德肖维茨看来,这些丑闻的根本原因是大学废除成绩制。他12日对福克斯新闻说:“时光如果可以倒回50年前,我开始在哈佛任教时,这么做是行不通的,因为没有好成绩就会被卡掉。”

《华盛顿邮报》评论称,其实富人用他们手中的权力、影响力和钱财在子女入学时赢得优势,在美国并不是什么大秘密。只是这次的丑闻细节令人惊恐。“向曝光丑闻的调查人员致敬吧”,《卫报》说,精英学校正在固化阶层不平等,而不是减少这种情况。出问题的不仅是辛格和他的那些客户,还有整个系统。

病态的赢者通吃社会

《华盛顿邮报》认为,这是一个关于财富带来特权的故事,但故事最引人注目之处在于,这些人仍然害怕自己的财富不够多。该报称,说到底,这是一个赢者通吃社会带来病态恶果的故事。如果小卡梅伦或麦迪逊进了圣地亚哥州立大学而不是斯坦福,他们就认为生活将遭遇悲惨失败。

“我们当然有很多途径可以改变大学录取程序,但我们也可以做更多”,《华盛顿邮报》称,首先应该确保一个人能否上大学与其出身无关。精英学校仍会存在,但非精英学校也可以提供能找到好工作的良好教育。但现在的问题是,一个政党想朝这个方向努力,另一个政党就会说“不,谢谢,现在的情况不错”。

辛格12日在法庭承认犯有共谋敲诈勒索罪、洗钱罪、串谋逃税罪和妨碍司法公正罪。CNN称,他可能面临最高65年监禁以及125万美元罚款。报道说,此次丑闻的涉案人员都应受到惩罚。富人有一套不同的司法体系,也有一套不同的入学系统。但通过这次诉讼,我们或许可以离改变这些不公平更近一步。“贿赂、欺诈和谎言,这一切都毫无意义。”美国“石英”网站则试图给普通人以希望。文章说,学校的名气并不能决定你学到什么。去年斯坦福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在大学里做什么,远比上什么大学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