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龙汤治疗风湿病的理论探析

2019-03-14 13:35:04 风湿病与关节炎2019年1期

王文炎 马志毅 熊源胤 王进军

【摘 要】 根据风湿病的中西医认识,结合藤龙汤组方的中医功效与相关中药的药理作用,综合分析认为藤龙汤组方合理,攻补兼施,全方药性平和,具有祛除风、寒、湿、热、毒邪,疏通经络的作用,以此为基础方,辨证加减,调整处方的寒热攻补偏性,适用于痹病的各种证型。同时,藤龙汤方中青风藤、穿山龙、蜂房有很好的抗炎镇痛、调节免疫作用。因此,通过综合分析,认为藤龙汤的组方原理隐含了中西医对风湿病的认识和治疗思想,可以以此为基础方辨证加减治疗风湿病。

【关键词】 风湿病;藤龙汤;理论探析

风湿病是指各种原因导致全身关节疼痛、肿胀、麻木、甚者变形,功能活动受限,最终可累及脏腑的一类疾病的总称,属中医学“痹病”范畴,相当于西医的类风湿关节炎、干燥综合征、系统性红斑狼疮、炎症性肌病、硬皮病、血管炎等多种弥漫性结缔组织病[1]。

藤龙汤是武汉市中医医院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总结并凝炼,用于治疗风湿病的基础处方,以藤龙汤为基础方辨证加减治疗风湿病的各种证型,取得了较好的疗效。因此,笔者从风湿病的中西医认识,结合藤龙汤组方的中医功效与其中相关中药的药理作用,综合分析探讨藤龙汤治疗风湿病的理论依据。

1 风湿病的中西医认识

风湿病属中医学“痹病”范畴,历代医家对痹病的发病机理均有论述。《素问·痹论篇》曰:“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灵枢·百病始生篇》云:“风雨寒热,不得虚邪,不能独伤人……与其身形两虚相得,乃客其形。”进一步强调风寒湿气合而为痹,不合不得发为痹病,这说明“邪侵”是痹病发生的关键因素,而“正虚”是痹病发生发展的根本[2]。有学者提出“痹邪”致病理论[3-4],认为脏腑亏虚,营卫不和,遭风寒湿等外邪入侵,两者“相合”,形成新的病理产物“痹邪”,此痹邪又成为致痹病的关键因素[5]。唐·孙思邈首次提出“毒”邪致痹,从毒论治痹病的学术观点,创立清热解毒法治疗痹病,并设有犀角汤方,房定亚等[6-7]亦认为“毒邪”是风湿痹病的一个重要致病因素,娄玉钤等[8]从发病角度将风湿病病因概括为“虚邪瘀”。从《黄帝内经》到现代,经过历代中医医家继承发展与不断完善,风湿痹病的发病原因可概括为正虚、邪侵(风、寒、湿、热、毒)、痰浊瘀血三个方面,其中邪侵是痹病发病的关键因素,也是本病的主要病机,一方面邪侵痹阻经脉,扰乱气机,气血津液运行失常,导致痰浊瘀血内生;另一方面痹久不治或失治,痹邪耗伤气血阴阳,导致正气虚弱,外邪易袭,若此恶性循环,病必不得治,内合于脏腑。因此,祛除痹邪(风、寒、湿、热、毒)是治疗本病的关键,直接或间接影响疾病的发生、发展及预后。

西医学认为,风湿病是一类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总称,包括类风湿关节炎、干燥综合征、系统性红斑狼疮、炎症性肌病、硬皮病、血管炎在内的多种弥漫性结缔组织病。虽然目前关于弥漫性结缔组织病的病因尚不明确,但普遍认为各种原因引起免疫细胞的异常免疫应答及其产生的一系列细胞因子和炎性因子共同参与造成了风湿病发生、发展。治疗方面,主要包括针对免疫细胞的免疫抑制剂(如甲氨蝶呤、来氟米特、环磷酰胺、环孢素等),针对炎症介质的抗炎止痛药物(非甾体抗炎药),针对细胞因子的靶向药物(生物制剂),以及具有广泛调节免疫细胞、细胞因子的糖皮质激素。

2 藤龍汤治疗风湿病的理论依据

2.1 藤龙汤的组成及功效 藤龙汤的组成:青风藤10~20 g、海风藤10~20 g、鸡血藤30 g、络石藤10~20 g、忍冬藤30~50 g、穿山龙20~50 g、露蜂房10~15 g。(注:药物的用量仅作参考,具体视邪气有无、多少加减调整;部分患者对青风藤过敏,应谨慎,建议从小剂量开始,若无不良反应,逐渐加量)

根据中医取类比象的原理,藤枝类药物“缠绕蔓延,犹如网络,纵横交错,无所不至,其形如络脉”(《本草便读》),善入络通经、疏散邪气,恰合风湿痹病的主要病机,适用于治疗风湿痹病。青风藤,苦、辛,平,善祛风邪,可治一切历节麻痹,止痛之功显著;海风藤,辛、苦,微温,专搜筋脉中风寒湿气,善治肢节疼痛,筋脉拘挛,屈伸不利等症;鸡血藤,苦、微甘,温,善行血补血,舒筋活络,补血而不滞,行血而不伤正,尤宜于老人、男子虚损、妇人,或痹病后期气血亏虚,经脉不畅、脉络不和者;络石藤,苦,微寒,专于舒筋活络,尤宜风湿热痹之筋脉拘挛,不易屈伸者;忍冬藤,甘、寒,善清经络中热、毒邪,适用于关节红肿热痛,屈伸不利者;穿山龙,性平,善祛风湿,通经络,活血止痛,被认为痹病专药,寒、热、虚、实均可配伍使用[9];蜂房,甘、平,质轻且性善走窜,有祛风止痛、攻毒杀虫之功。藤龙汤方中青风藤、穿山龙合而为君,祛风除湿,舒筋通络止痛,善治各种风湿痹病,海风藤、鸡血藤、络石藤、忍冬藤、蜂房共为臣药,其中四藤通散祛邪之功各有所长,蜂房、忍冬藤祛风解毒,风、寒、湿、热、毒之邪皆可攻。君臣相合,风、寒、湿、热、毒等痹邪得去,经脉得通,邪去正安。藤龙汤全方攻补兼施,药性平和,以此为基础方,辨证加减,合理调整处方寒热攻补偏性,适用于风湿痹病的各种证型。

2.2 藤龙汤方中相关中药的药理作用 青风藤和穿山龙有很好的抗炎止痛、调节免疫的作用,得到大量实验研究和临床研究的证实,是临床上的常用药。青风藤中的青藤碱是发挥抗炎、镇痛、免疫调节作用的主要成分。研究显示,青藤碱对前列腺素2

(PGE2)合成有较强的抑制作用,提示其抗炎机制可能是通过选择性抑制环氧合酶-2(COX-2)的活性,进而抑制PGE2的合成[10],青藤碱还可通过提高痛阈发挥镇痛作用;下调人外周血单核细胞白细胞介素(IL)-1β、IL-8 mRNA表达[11],调控滤泡辅助性T细胞[12]及多种细胞因子,如肿瘤坏死因子-α、IL-21、IL-17及核转录因子-κB发挥免疫调节作用[12-15],同时还可以调控细胞转导通路[16-17]。穿山龙的有效成分是穿山龙总皂苷,通过减少滑膜组织增生和炎性细胞浸润,抑制外周炎症介质的产生发挥抗炎止痛的作用[18],并对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均有抑制作用[19-20]。研究显示,穿山龙总皂苷能调控Th17/Treg型细胞因子表达[21],影响IL-1β诱导的成纤维样滑膜细胞基质细胞衍生因子-1及IκB激酶表达[22],抑制多种信号转导通路发挥抗炎、调节免疫的作用[23-25]。研究发现,蜂房有良好的抗炎镇痛作用,对巴豆油诱发小鼠的急性炎症有明显抑制作用,抑制率随剂量的增加而增加[26-27]。

3 小 结

通过综合分析,笔者认为藤龙汤的组方原理隐含了中西医对风湿病的认识和治疗思想,既可祛除痹邪,阻断邪侵-正虚-邪侵的恶性循环,其中青风藤、穿山龙、蜂房等药物又具有抗炎止痛、调节免疫的作用,可以此为基础方辨证加减治疗风湿病。临床观察显示,藤龙汤辨证加减结合西药治疗不同证型类风湿关节炎均有较好的临床疗效,优于单纯西药[28-29]。但是,目前藤龙汤治疗风湿病的相关研究较少,缺乏临床应用的证据。今后有必要开展相关研究进一步深入探讨,为其临床应用提供证据支持。

4 参考文献

[1] 娄玉钤,李满意.风湿病的病名源流[J].风湿病与关节炎,2013,2(1):37-41.

[2] 邝丽仪.类风湿关节炎的中医证治规律研究[D].南京:南京中医药大学,2012.

[3] 童学彪.五脏痹实质探讨[J].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1996,12(6):6-7.

[4] 王国栋.“痹邪”立论与风湿免疫学[J].浙江中医杂志,2004,9(4):139-141.

[5] 吴斌,金实,李延萍,等.中医药立法背景下中医风湿病学的创新发展探索[J].风湿病与关节炎,2017,6(9):52-55,59.

[6] 王鑫,周彩云,马芳,等.房定亚运用专方治疗风湿病经验[J].上海中医药杂志,2012,43(3):1-3.

[7] 杨仓良.类风湿性关节炎从毒论治[J].新中医,2008,40(9):3-4.

[8] 娄玉钤,娄高峰,娄多峰,等.基于“虚邪瘀”理论的风湿病学科体系建立及相关研究[J].风湿病与关节炎,2012,1(1):10-15.

[9] 孟庆良,张子扬,孟婉婷.朱良春教授益肾蠲痹法治疗风湿病经验[J].中医学报,2017,32(11):2103-2106.

[10] 王文君,王培训,李晓娟.青藤碱抗炎机理—青藤碱对人外周血单个核细胞环氧化酶活性及其基因表达的影响[J].中国中药杂志,2003,28(4):352-356.

[11] 刘良,李晓娟,王培训,等.青藤碱对人外周血单个核细胞IL-1β和IL-8细胞因子基因表达的影响[J].中国免疫学杂志,2002,18(4):241-244.

[12] 许超,张芳,吴倩,等.青风藤汤联合甲氨蝶呤对类风湿关节炎患者滤泡辅助性T细胞及白介素-21的影响[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17,37(7):781-784.

[13] 高晨鑫,张湛明,陈继红,等.青藤碱对类风湿关节炎细胞因子影响的研究进展[J].风湿病与关节炎,2017,6(2):72-75.

[14] 张玉萍,姚茹冰,赵智明,等.青藤碱对胶原诱导性关节炎小鼠肿瘤坏死因子-α、白介素-17及核因子-κB的影响[J].安徽医药,2018,22(6):1020-1022.

[15] 刘溦溦,朱堯,汪悦.青风藤生物碱的活性成分及药理作用研究进展[J].辽宁中医杂志,2016,43(8):1765-1769.

[16] 郑洁,赵莉平,胡亚莉,等.青藤碱对兔膝骨关节炎模型软骨Toll样受体2、4及髓样分化因子88表达的影响[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18,25(9):49-51.

[17] ZHAO Y,LI J,YU K,et al.Sinomenine inhibits maturation of monocyte-derived dendritic cells through blocking activation of NF-kappa B[J].Int Immunopharmacol,2007,7(5):637-645.

[18] 粘芙蓉,辛晓林.中药穿山龙镇痛实验研究[J].中华中医药学刊,2009,27(8):1644-1645.

[19] 于海荣,王济兴,张凤英,等.穿山龙总皂苷对大鼠T淋巴细胞功能影响的血清药理学研究[J].时珍国医国药,2006,17(9):1653-1654.

[20] 高巍,宋鸿儒,赵铁华,等.穿山龙总皂苷对小鼠免疫功能的影响[J].承德医学院学报,2001,18(1):9-10.

[21] 曹拥军,徐作俊,陈亚琴,等.穿山龙对桥本甲状腺炎患者Th17/Treg型细胞因子表达的影响[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6,31(8):3294-3297.

[22] 周琦,张宁,卢芳,等.穿山龙总皂苷对白介素-1β诱导的成纤维样滑膜细胞基质细胞衍生因子-1及IκB激酶表达的影响[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15,35(2):234-238.

[23] 于浩,杜建玲.穿山龙皂苷的药理作用及机制的研究现状[J].中国中药杂志,2017,42(24):4694-4699.

[24] 刘树民,林芳芳,周琦.穿山龙总皂苷治疗痛风性关节炎的药理作用研究进展[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7,32(8):3610-3613.

[25] 方芳,顾媛媛,郭玉岩,等.穿山龙药理及临床研究[J].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18,34(3):450-452.

[26] 武鸿翔.露蜂房中化学成分的研究与临床应用概况[J].云南中医中药杂志,2001,22(3):29-31.

[27] 李琳.露蜂房的研究和应用[J].中草药,1998,29(4):277-280.

[28] 李勇,阮崇洁,熊源胤.藤龙汤联合来氟米特片治疗老年类风湿关节40例临床观察[J].河北中医,2013,35(2):251-252.

[29] 苏伟,李建武.藤龙汤合桃红四物汤治疗痰瘀痹阻型类风湿关节炎30例[J].风湿病与关节炎,2014,3(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