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与农资经销商在农业非点源污染控制中的博弈分析

2019-03-14 13:32:44 天津农业科学2019年2期

唐洪松

摘    要:运用完全信息静态博弈的理论方法,构建地方政府与农资经销商在农业非点源污染治理中的行为策略博弈模型,分析其策略均衡情况,为制定相关政策规范农资市场,达到源头上控制农业非点源污染物的目的。结果表明地方政府与农资经销商的博弈不存在纯策略纳什均衡,只存在混合策略纳什均衡,二者混合策略分别为[(H1-H2)/E2,(E2+H2-H1)/E2)]和[(E2-K)/E2,K/E2];故笔者建议地方政府应加大对农资经销商违法销售的处罚力度和监督力度,以降低农资经销商违法销售的行为,亦应加强对农户识别假冒伪劣农资物品的指导和培训,同时还需要国家加大对地方政府及易于普及和推广的环境友好型农资物品研究的资金支持,并完善法律制度建设,从源头控制农业非点源污染。

关键词:地方政府;农资经销商;农业非点源污染;博弈

中图分类号:F224.32,X323          文献标识码:A          DOI 编码:10.3969/j.issn.1006-6500.2019.02.016

Abstract: Using the theory and method of complete information static game, the paper constructed the game model of behavior strategy between local government and agricultural dealers in the treatment of agricultural non-point source pollution, and analyzed the equilibrium of their strategies, aiming to standardize the agricultural supplies market through relevant policies and realize the control of agricultural non-point source pollution.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re was no pure strategy Nash equilibrium between the local governments and agricultural commodities dealers, only existed a mixed strategy Nash equilibrium, which the strategy of the two aspects were [(H1-H2)/E2,(E2+H2-H1)/E2)] and [(E2-K)/E2, K/E2], respectively. According to the above results, the author suggested that the local government should increase the intensity of punishment and supervision for illegal sales of agricultural materials dealers to reduce the illegal sales of agricultural materials dealers, also should strengthen the guidance and training of farmers' identify for counterfeit agricultural capital goods, at the same time also need the nation government to improve the financial support for local governments and the study of environmentally friendly agricultural capital goods, and perfect the legal system construction, controlling the agricultural non-point source pollution from the source.

Key words: local goverment; agrucultural commodities dealers; agricultural non-point source; game

目前一些相關研究表明,农户是农业非点源污染的主体[1-4]。农资经销商与农户联系紧密,尤其是县及乡镇的农资经销商与农户的接触面大、机会多,是所辖区域农资物品的直接提供者,对农户购买和使用农资物品的数量和质量有着重要的影响。然而,在农资物品市场化经营的过程中,受经济利益驱动,一些农资经销商向农户销售低质量或假冒伪劣的农资物品,由于农民受教育程度低,为了减少支付成本可能会选择使用成本低的劣质农资物品,直接关系到农业非点源污染的方面和程度。因此,规范农资市场是减少农业非点源污染物供给来源的关键。地方政府作为一个地区的管理者,承担着执行中央政策、规范农资市场的义务,担负着引导农资经销商守法销售农资物品、对违法销售的农资经销商进行处罚的责任。通常情况下,受到监督成本、经济利益取向、短期政绩目标以及其他因素的影响,地方政府存在着监督或不监督的问题[5-10]。

为了更好地解释地方政府和农资经销商的目标及关系,本研究通过构建地方政府与农资经销商的博弈模型,剖析二者之间的利益冲突关系,为制定相关政策规范农资市场,达到从源头上控制农业非点源污染物的目的。

1 基本假设

假设1:局中人假设。博弈的局中人有两个,即地方政府和农资经销商。

假设2:理性经济人假设。“理性”是指局中人充分了解各自的利益目标。地方政府的目标是社会福利和环境效益最大化,农资经销商的目标是利润最大化。

假设3:纯策略空间假设。政府的纯策略是监督或不监督,农资经销商的策略是违法销售或守法销售。

假设4:完全信息静态假设。博弈中的信息是完全的,即地方政府和农资经销商对自己以及对方的策略空间和在各策略空间下所获得的收益具有共同认识,并同时做出战略选择。

假设5:支付函数假设。对地方政府而言,监督需要付出监督管理成本K,其值越大表示管理难度越大,如果地方政府不监督,那么管理成本等于零,但如果农资经销商违法销售农资物品,地方政府将会损失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E1;农资经销商违法销售可得利润H1,但需要承担罚款的风险成本E2,农资经销商守法销售可得利润H2。

2 博弈模型建立

在完全信息静态博弈中,如采用G表示博弈,地方政府和农资经销商为博弈方,地方政府全部可选策略的集合用N1表示,农资经销商全部可选策略集合用N2表示。博弈方地方政府的得益用V1表示,农资经销商的得益用V2表示,V1和V2是地方政府和农资经销商行为选择的多元函数,所以此博弈写成G={N1,N2;V1,V2}。在博弈中,如果在地方政府和农资经销的每一个策略组成的某个策略组合(N1*,N2*)中,任何一个博弈方的策略Si,都是对其余博弈方策略组合Si*的最佳策略,即V(Si)≥V(Si*),则称策略Si为G的一个纯策略纳什均衡[5-9]。纯策略纳什均衡的求解,通常可以采用收益矩阵来比较不同策略下各博弈方的效益大小求得。在该博弈中,如果地方政府或者农资经销商在已知方策略选择的情况下只做出特定的行为选择,如守法销售或者违法销售、监督或者不监督,则称该行为为纯策略。然而,如果地方政府或农资经销商以某种概率随机地选择不同的行为,则称该行为为混合策略。

3 博弈模型求解

由以上分析可得出地方政府与农资经销商的博弈结果,如表1所示。

3.1 纯策略纳什均衡分析

由支付矩阵可以得到以下结果。

当E2>K,H1-E2>H2,时,此时的纳什均衡结果为(监督,违法销售)。表明地方政府发现了农资经销的违法行为,并采取相应的处罚措施,但惩罚力度小,农资经销商在罚款后仍然可以获得客观的利润,那么农资经销商则还会选择继续违法销售,导致政府管理失灵或者低效率。

当E2<K,H1>H2时,此时的纳什均衡结果为(不监督,违法销售)。说明对地方政府而言,如果监督成本较高,增加财政支出压力,地方政府根据自身利益会选择不监督;对农资经销商而言,违法销售利润较大,则肯定会选择违法销售。

当E1>K,H1-E2<H2时, 此时的纳什均衡结果为(监督,守法销售),反映出由于环境污染导致的社会效益损失的风险成本高于监督成本时,或者政府坚持维护农资市场正常销售秩序责任时,地方政府会实施监督;对于农资销售商而言,如果违法销售被处罚后获得的利润空间小于守法销售时的利润,经销商就会选择守法销售。

当E1<K,H1<H2时,此时的纳什均衡结果为(不監督,守法销售),表明地方政府承担的社会损失成本低于监督成本时,地方政府选择不监督;而对于农资经销商而言,守法销售的利润大于违法销售的利润时,会选择守法销售。但在实际中,违法销售有额外利润,即H1>H2,所以此结果不存在。

显然,在这个博弈过程中,不存在稳定的纯策略纳什均衡,因此需要进一步分析地方政府与农资经销商的混合纳什均衡。

3.2 混合战略纳什均衡分析

在现实中,地方政府与农资经销商并不一定一直只选择一种行为,他们更可能在不同条件下选择不同的行为,这就需要引入概率求解混合战略纳什均衡。假设地方政府监督的概率为X(0≤X≤1),不监督的概率为1-X;农资经销商守法销售的概率为Y(0≤Y≤1),违法销售的概率为1-Y。

3.2.1 农资经销商的混合战略纳什均衡分析   给定Y,地方政府采取以X=0和X=1两种策略,此时政府的期望收益分别为:

若农资经销商守法销售的概率Y>(E2-K)/E2,地方政府不监督,获得的收益更多;若农资经销商守法销售的概率Y<(E2-K)/E2,地方政府选择监督,获得的收益更多,原因是地方政府加强了监督,农资经销商守法销售的概率会上升。所以农资经销商的混合战略为[(E2-K)/E2,K/E2]。

3.2.2 地方政府的混合战略纳什均衡分析   给定X,农资经销商采取以Y=0和Y=1两种策略,此时农资经销商的期望收益分别为:

若地方政府监督的概率X>(H1-H2)/E2时,农资经销商选择守法销售,获得的收益更多;若地方政府监督的概率X<(H1-H2)/E2时,农资经销商选择违法销售,获得的收益更多,原因是地方政府放松了监督,农资经销商违法销售的概率就会上升。所以地方政府的混合战略为[(H1-H2)/E2,(E2+H2-H1)/E2]。

4 结论与讨论

综上所述,地方政府与农资经销商的博弈不存在纯策略纳什均衡,只有唯一的混合策略纳什均衡,即地方政府的混合策略为[(H1-H2)/E2,(E2+H2-H1)/E2]、农资经销商的混合策略为[(E2-K)/E2,K/E2]。在混合策略下,地方政府选择监督的概率与罚款金额、农资经销商违法销售的额外利润有关,即罚款金额越高,政府监督的概率越低,经销商违法销售的额外利润越大,政府监督的概率越大;对于农资经销商而言,选择违法销售的概率与政府的监督成本和罚款金额有关,即政府的监督成本越大,监督的概率就会减小,经销商违法销售的概率就会增大;同时违法销售被处罚时的罚款金额越多,经销商违法销售的概率会减小。

5 对策建议

要规范农资经销商的销售行为,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入手:一是加大对农资经销商违法销售的处罚力度。对于农资经销商违法销售的行为进行严厉地罚款,同时没收假冒伪劣的农资物品,对社会造成严重损失的给予吊销营业执照或者追究法律责任等处罚。二是加大监督的力度。因加大监督力度受到监督成本的约束,所以地方政府要提高检查效率,积极创新检查的方法,降低监督成本,从而有效地降低农资经销商违法销售的概率,确保农户购买和使用正规的农资物品。三是地方政府应该加强对农户识别假冒伪劣农资物品的指导和培训,减少农户因购买到非正规的农资物品造成的经济损失。

此外,中央政府应从以下3个方面入手:加大对地方政府的支持力度,以降低地方政府监督农资市场的成本;加大投入资金致力于研究易于普及和推广的环境友好型农资物品;从制度、法律等方面建立一个完善的监督系统。

参考文献:

[1]颜璐,马惠兰.塔河流域农户化肥施用行为影响因素分析——以温宿县实证调查为例[J].新疆农业科学,2011(6):1152-1156.

[2]刘伟,周娟.农业面源污染控制中的博弈分析[J].菏泽学院学报,2013(5):23-29.

[3]陈红.治理农村面源污染地方政府联动的行为博弈[J].学术交流,2010(2):78-84.

[4]周早弘,张敏新.农业面源污染博弈分析及其控制对策研究[J].科技与经济,2009(1):53-55.

[5]孙勇.基于利益相关者分析的农业面源污染治理研究[D].南京:南京农业大学,2011.

[6]焦玮.中國农村环境可持续发展的博弈分析[J].经济视角,2011,12(35):169-171.

[7]卢亚丽,薛惠锋.我国农业面源污染治理的博弈分析[J].农业系统科学与综合研究,2007(3):268-271.

[8]陈红,马国勇.农村面源污染治理的政府选择[J].求是学刊,2007(2):56-62.

[9]陈红.地方政府联动治理农业面源污染的行为分析[J].东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4):22-26.

[10]于峰,史正涛,彭海英.农业非点源污染研究综述[J].环境科学与管理,2008(8):54-58, 65.

[11]李华,马丽.绵阳市农业面源污染特征与区域差异分析[J].河南农业科学,2014(11):59-64.

[12]代伟.北戴河及相邻地区近岸海域农业面源污染测算及特征分析[J].河南农业科学,2013(2):58-61.

[13]赵晓强,王闰平,张元庆.山西省农村面源污染问题研究[J].山西农业科学,2018(4):638-641.

[14]赵会薇,刘伊明,李菊梅,等.促进精准高效清洁农业发展,防治河北面源污染[J].山西农业科学,2015,43(9):1156-1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