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被迫发布停飞令

2019-03-15 04:10:24 环球时报

●本报驻美国、德国、法国特派特约记者 张梦旭 青木 姚蒙 ●本报记者 赵雨笙

美国总统特朗普终于坐不住了。当地时间13日下午,特朗普宣布,美国联邦航空局(FAA)已经发布紧急命令,停飞所有波音737MAX8和737MAX9飞机,其他国家的737MAX飞机也不能够飞经美国空域。《华盛顿邮报》说,如果考虑到去年底上任的美国代理防长沙纳汉就是特朗普从波音公司的高管中选拔的,那么做出这个决定对总统来说更是非常不容易。连日来,这家素来与美国政府有着深厚关系的“金牌企业”,似乎正陷入全球信任危机的黑洞。14日,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已将坠毁的波音737MAX8航班黑匣子运抵巴黎的空难调查分析机构;日本、新西兰、阿联酋、越南等成为最新加入停飞波音737MAX行列的国家;这款客机原本将进行的交付据报道也已经被“实际冻结”。“对波音来说,停飞的成本才刚刚开始”,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14日称,大约370架737MAX飞机在世界各地停飞,“每天的闲置成本就至少高达数百万美元”。

美国总统作出艰难决定

特朗普是在原定要举行的一场有关边界安全的记者会上作出这一表示的。当记者们进入白宫时,特朗普却将话题带至了波音737MAX飞机。“我们将发布紧急命令,禁止所有737MAX8和737MAX9起飞。”他表示,“美国人民和所有人的安全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

在特朗普作出停飞决定前,FAA一直拒绝发布停飞令,声称采集的数据不足以支持作出停飞令。但是在特朗普发表讲话后不久,FAA也发布了停飞令。随后,波音公司表示,虽仍对MAX机型抱有“充分信心”,但决定推荐暂时停飞,以安抚乘飞机出行的公众。

据《华盛顿邮报》引述白宫和交通部官员的话说,特朗普此前就私下质疑波音为何会继续生产这款飞机,并认为自己绝不会为特朗普航空公司购买波音737。本来特朗普倾向于在12日就宣布停飞,遭到FAA的反对。但在有报道显示飞行员抱怨飞机的操纵系统后,波音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全球压力。到了13日上午,加拿大政府宣布停飞波音737MAX,使美国更加孤立。当天上午加拿大交通部长还表示,卫星追踪数据显示埃塞航空公司空难与去年10月发生的印尼狮航空难存在相似之处。《华尔街日报》称,这是监管机构首次引用数据表明两起空难之间存在潜在联系,这使特朗普最终下决心“叫停”波音。

据白宫知情官员透露,特朗普13日下午1时左右在椭圆形办公室与交通部长赵小兰和FAA代局长埃尔韦尔通电话之后,做出了停飞决定。他随后又与波音首席执行官穆伦伯格通了电话,后者同意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停飞737MAX。

《华盛顿邮报》14日报道称,波音与美国总统素来保持着密切关系。2015年,时任总统奥巴马曾在电视节目中表示,他可能是波音公司的“全球第二大推销员”。特朗普就任总统后已经提拔了好几名波音高管担任政府高官,其中包括代理防长沙纳汉。特朗普还曾夸赞波音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伟大公司”。

13日在白宫记者会上,特朗普依然称赞波音公司是“非凡的”,他说这个决定“非常艰难”。他对记者说:“但是我不想冒任何风险……我们都认为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究责、反思和阴谋论

波音在支持停飞的声明中称:“我们出于高度谨慎的态度支持这一预防性措施。我们正与调查人员合作……确保此事不再发生。”

“太晚了”,美国彭博社14日称,波音公司主动化解危机的动作太少太迟,以至于到现在已失去了话语权。文章称,波音的错误可能恰恰来自于FAA对这家公司的“信任”。但是否让自己的公民登上波音飞机,取决于外国政府的决定。另一个丢失信誉的证明是,埃塞俄比亚将从坠机现场找到的黑匣子发送给欧洲航空调查机构,而不是给美国分析。各国纷纷停飞波音无疑是对波音公司和FAA的打脸,使其在这场危机中处于更加不利的位置。

据彭博社报道,法国方面14日证实,已收到埃塞航空公司坠毁航班的黑匣子,并将下载数据。法新社称,埃塞本国没有分析黑匣子的专业人员,而法国民航安全调查分析局(BEA)则是调查航空事故的专业机构,在国际上具有知名度与权威性。法国新闻电视台14日指出,法国作为第三方,将使调查结果更为令人信服。

多数美媒对此事的报道集中在究责和反思上,对波音及FAA谴责声不断。但也有个别媒体借机炒作“阴谋论”。“中国为何率先禁飞波音737MAX?”《纽约时报》14日发文暗示中国是为了打压未来的竞争对手,“中国怀着同美欧在客机飞行业务上展开竞争的远大抱负,中国正在研发和制造自己的喷气机及引擎”,等等。不过,文章也承认,曾经空难频频的中国也在加强航空安全,中国的航空公司属世界上最安全之列。

而德国《日报》14日评论称,停飞是完全正确的。尽管目前尚不清楚真正的原因。就像农药草甘膦的风险,世卫组织认为这种药物“可能致癌”,各国就应该做出反应。毫无疑问,它会拯救生命,“从中可以看到大西洋两岸风险处理方式的根本不同”。法新社称,特朗普停飞737MAX的决定是“屈服于国际压力”,“现在美国终于与国际社会一致了”。“为什么波音和美国当局的反应如此之慢?”德国电视一台14日分析称,正如许多人批评的,波音与美国政府的联系过于紧密,特朗普曾反复表示,波音集团是美国经济的“引擎”,而航空业应该是非政治、非党派、面向安全的。

停飞的成本才刚刚开始

彭博社14日报道称,印尼狮航宣布削减737MAX飞机的剩余订单,并表示可能会改变供应商。与此同时,正在非洲访问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声称,中国和埃塞俄比亚“将购买更多的空客飞机”。另据报道,肯尼亚航空公司正在审查购买737MAX的建议,可能转为购买空客的A320。越南航空上个月刚刚增加了737MAX的订单,14日他们表示这批订单可能会取消。韩国本来从今年5月要启用737MAX飞机,现在宣布在安全问题得到保障之前,不会启用。

彭博社14日公布了波音公司2018年四季度积压的未交付订单:在总共5980架订单中,有24架747,88架737NG,111架767,460架777,622架787,最多的还是737MAX,多达4675架。报道称,全球停飞将导致暂停交货,直到修复安装和认证。分析师评估称,仅延迟交货的存库成本,波音每月就要支付18亿美元。还有分析称,若所有未交付订单遭到取消,波音损失将超5000亿美元。

蒂尔集团的航空分析师阿布拉菲亚说,波音737的基本布局已经存在了半个世纪,相信波音公司能够找到一个快速有序的解决方案,但这有可能要花费数十亿美元。法新社称,停飞还不至于影响国际航运,因为涉及的客机一共370架左右,在全球一共1.8万架载客100人以上的客机中比例很小。

“对波音来说,停飞的成本才刚刚开始”,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14日称,挪威航空公司已经向波音索赔。报道称,如果737MAX从现在起暂停交付,那么两个月就可能使波音公司损失50亿美元,“当然,波音公司可以负担得起。他们去年的收入超过1000亿美元”。专家同时指出,波音飞机的80%是由供应链完成的,比如制造发动机、座椅、起落架和机身,这条装配线涉及成千上万的工作岗位和数百家公司。因此波音此次危机的涟漪效应可能会伤害波音在美国和全球的供应商。

《航空知识》杂志主编王亚男14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以往的经验看,737MAX飞机何时才能重新飞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此次埃航空难事故的初步调查报告何时公布。波音说要修复技术漏洞,这一点是远远不够的,波音还需要配合调查机构搞清事故原因,让公众对修复后的机型有信心。而要真正取信市场、消除人们心中的阴影,恐怕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