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一站读者来信选登

2019-03-20 07:15:18 当代2019年2期

本刊已增设网络渠道选登读者留言。本刊微信公众号(ID:dangdaizazhi)将定期组织线上评刊,推动新媒体与纸刊的互动阅读。留言一经采用,均有稿酬及赠刊。我们期待读者鲜活、中肯、丰富多元的短评。

读者 老贾

新一期的作品里,个人首推冯骥才先生的《单筒望远镜》。在当今社会,可能跨国恋情早已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是在一百多年之前的中国,可能跨国恋情就是个大事,不会轻易得到人们的认可,会被人们不理解、不支持甚至是责难,而处于恋情之中的人,可能除了享受恋情的幸福之余,更多的是接受人们异样的眼光和世俗的评论,这样的恋情凭空多了许多外围的干扰,凭空增加了许多无端的忧愁。

读者 三月草

长篇小说《单筒望远镜》的作者以激情饱满又充满同情的文字为读者讲述了一个凄美动人的跨国爱情故事,故事情节生动感人,语言精练准确,字里行间令读者充分领略到作者炉火纯青的艺术功力,非文学大家不能为也。同时该作通过具体的故事场景,为读者补充丰富更新了关于“义和团”运动的重要历史知识。

读者 陈军

41年前的秋天,我刚进大学,就接触到法国作家罗曼·罗兰的《贝多芬传》,之后又接触到英国剧作家萧伯纳的《贝多芬百年祭》,这颗伟大的音乐灵魂于我并不陌生。我至今珍藏着他的《英雄》《命运》《田园》《悲怆》《月光》《热情》等交响曲的盒带。但《贝多芬之雏凤啼声》仍然令我耳目一新,获益多多。八飞先生笔下的众多人物如劳蛛织网,诠释着贝多芬诞生和成长之谜,启人心智,促人深思。期望读到下回分解。

读者 王兵

感谢尹学芸,让死因不明的县委书记李东印牵引着我一口气读完“天亮好说人话”的这篇小说,女县长冯暧辉跳楼,杨青田最后卖冯家包子,埙城东山印事件起落,贾主任的夜半鬼面,谢、林、常三任县长与李东印时不时地尥蹶子,本土干部与外来干部的权利游戏,名誉与形象的城市名片潜规则,好一个《东山印》,令读者和主人公一起欣赏了一出当代的世态现形记。特推为本期最佳。

读者 李巍

刚读冯骥才的《义和拳》时,还是少年,30多年后,再看他的《单筒望远镜》,已然不惑。间隔的山山水水,作者用一“单筒望远镜”带我们一一走过。语言还是那样不慌张的风格,描摹起生活还是那种处事不惊,100多年前的天津宛然浮现在眼前。难怪冯骥才对这个故事也很满意,称这是在“重返小说”。

读者 南天

本期《单筒望远镜》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冯骥才不愧为著名作家,讲故事的高手,把这一段历史写得跌宕起伏,感人至深。通过一对异国青年的恋爱,反映出不同意识形态、不同文化背景的两个青年,在那个特殊的历史阶段发生的故事,非常好看。欧阳觉从一个书呆子宅男,经过炮火的洗礼,经过家庭的遭遇,逐渐觉醒,奋而操起武器冲向敌人。

读者 祝贵春  

很喜欢祝勇的《乾隆与群众》。文章从宋高宗宋孝宗与马和之君臣的《诗经图》入手,运用文学的手法打通艺术、历史与人生,读之如同《诗经图》就在眼前。待读到落在乾隆案头的《诗经图》只剩九件残片,真是跺脚的遗憾。而乾隆重绘《诗经》的艺术工程七年方得以完工,让我重涌一睹经典的强烈愿望。

读者 池庆喜

《东山印》是一篇十分优秀的小说,是作者尹学芸创作的尝试,令人耳目一新。作者写埙城名利场,写东山印这一形象工程在不同执政者手中不同的遭遇,实际上是写人性,先用着不同目的,写执政者目的不同,而对同一工程的不同反应,写处在风口浪尖上的为官者的是是非非。作者寥寥数笔,精心刻画了心态复杂且执着护印的冯县长、谨小慎微且左右为难的办公室副主任杨青天,以及一心拆除东山印的唐县长等人物,细节真实细腻。一建一拆,对当前为政者,仅凭个人喜好一味搞大拆大建,也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读者 艾力发  

地方政界内斗是我国当下社会不能回避的一个现实问题。空降干部李东印到经济落后埙城任县委书记,为发展经济全力推动“东山印”项目,遭到了以县长谢大宽为首的一干本土干部的强烈反对,李东印的意外身亡,新县委班子决计爆破掉“东山印”,却又遭到了原常务副县长冯暖辉“以命相搏”的抵制。尹学芸的中篇小说《东山印》将一个官员故事写得一波三折,人物形象鲜活,结局更是出人意料。

读者 郑新涛

对冯老而言,《单筒望远镜》虽体量不大,但内蕴绵长,是名副其实的“回归之作”,读来过瘾,让人称奇。小说视角独特,以欧阳觉、萨娜和庄婌贤的人生遭际来再现津城的风云变幻,于精妙绝伦的艺术呈现中,触及了家国情怀的丰厚底蕴和沧桑质感。另外,语言沿袭《俗世奇人》的风格,爽快、脆活、老辣,劲道十足,实为艺术上品。

读者 薛超英

读了张国擎的《楷书筋魂颜真卿》和祝勇的《乾隆与群众》,令人感叹不已。一书法一绘画,一名相一皇帝,都是艺术范儿。透过遗迹,历史可以触碰,透过故事,古今可以相通。还真有点珠联璧合、交相辉映之意味。张国擎笔下所述的苏州虎丘,我去过几次,颜真卿所书“虎丘剑池”,记忆尤深。祝勇笔下所述宫廷绘画《乾隆南巡图》我也于去年在北京的中国国家博物馆目睹,顿现脑海。细读这两篇文章,颜筋柳骨,唐楷典范,安史之乱,刚烈名相,一个鲜活的颜真卿躍然纸上。《毛诗全图》《石渠宝笈》、乾隆南巡、浩瀚长卷,一个艺术的乾隆帝入木三分。读后连呼过瘾,解饥解渴。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