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信

2019-03-22 09:54:34 看天下2019年7期

来信

说起“音乐剧”,大家联想到的是哪里?纽约百老汇,或者伦敦西区,很少有人会联想到法国巴黎。

可是自2018年初至今,一部由法国人创作、用法语演出的音乐剧《摇滚莫扎特》似乎开始改变这个“刻板印象”了,所到之处,风生水起。2017年初在上海首轮演出期间,除了谢幕时粉丝冲到台前向演员欢呼尖叫,演出后在后台门聚集了百多名粉丝和演员互动(甚至惊动了当地警方),更让人咋舌的是该剧票价在二手交易网站上,最高曾被炒到面值的三四倍却依然抢手。有一个在美国留学的女孩为了看这部戏,光买门票、机票就几乎花光了手头所有积蓄,最后只得在网上求助,希望在打飞的来看演出期间,能有同好收留她住个一两晚。

这样的景象,就算是被誉为“当代音乐剧之冠”的《剧院魅影》来华演出期间,也未曾目睹。这是不是说法语音乐剧更符合中国观众的口味,在中国更有市场呢?

我的回答是“No”。

就演出内容风格来说,法语音乐剧的戏剧性质略淡,更像是流行歌曲演唱会,因为在法国本土出于文化传统的原因,几乎没有百老汇音乐剧那样的长年驻场商业演出。法剧在演出形式上,更注重歌舞吸引力,以期快速拉动观众入场,也就没有条件对剧情多加推敲打磨了。因此即使是一些法剧粉,也常说不少法剧细看剧情会光环顿失。

就观众主力群体来说,目前法剧在国内的主力观众群体偏年轻化,甚至有不少法剧粉还是高中生,冲动型消费特征明显,愿意为了自己热爱的事物不计后果地支付未必符合本身经济实力的价格。这样的结果就是消费后劲不足,很容易“过把瘾就死”,二次三次就未必有这样的冲动和能力了。综合各种原因,法剧在中国的蹿红只是暂时而已。

从世界音乐剧格局来看,更受欢迎更有持续发展空间的,还是注重剧情主线的完整清晰的百老汇音乐剧。这样的戏,不会因为观众的年龄增长或演员阵容的调整失去本身自有特质,也就更耐看。这次第二轮《摇滚莫扎特》的票房销售就没有第一轮那么火爆,而《剧院魅影》《悲惨世界》《魔法女巫》这样的百老汇经典剧目,在伦敦和纽约都十几年甚至几十年连续驻演,为全世界各地的观众追捧,也是一个很鲜明的对照。

总的来说,中国音乐剧不能靠一两部戏的短期蹿红而迎来春天,要靠整个行业逐步建立产业构架,进而确立真正属于自己的市场领域,才能获得真正的发展。

 ●   裘晔 音乐剧业内人士

贵刊·一场身体缺席的春游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中午,我在家悠闲地享受刚斥巨资买下的一小篮子草莓。在此之前,这些鲜红欲滴的小果子已经接受过手机镜头的消毒。我挑了幾张“岁月静好”的照片发给记者王一博,她在一番商业吹捧后,说自己准备去朝阳公园赏花,并邀我同行。本社交达人当然一口答应,并邀请其他同事一并前行。

王小葵是第一个拒绝我的人,每天都有加油的她当天也是一样的努力,自称忙于采访,去不了。我一边为她不能在这春日里感受花朵的美妙而遗憾,一边脑洞大开:采访怕是托辞,也许她害怕触景生情——她房间里的那束水仙刚刚仙逝,她哀悼着,默默祈祷它来世找个会养花的好人家。

人间自有真情在,毛毛答应了我赏花的邀请,还特别热心肠地说带瓶气泡酒过去。在我心里,她一直是贵刊美食家的形象,过着非常有品味的生活,同时又很大方——在团建的大巴车上,她掏出一大袋车厘子投喂同事,不怕你多吃,就怕你不吃。

随后,陈光、罗婞也加入了赏花小分队,大家摩拳擦掌地讨论着要去哪赏花。作为北京土著、资深春游达人,陈光提到两个好去处,红螺寺和潭柘寺,前者求姻缘,后者求事业,再加上春花点缀,简直不能不去。

毛毛表示,自己对姻缘和事业没那么感兴趣:“有没有财神很灵的寺庙?”就这样,充满情调的春季赏花行突变成当代青年人求神拜佛的迷信现场。

只不过,一番折腾下来,大家在群里的一张接着一张的美景图片进行了一场精神春游,身体终是缺席了——我们没有去赏花,也没有打着赏花的幌子去求佛,因为3月初,花基本都还没开。

● 执笔小黑手:赏花会会长 “Vista张震”杨建伟

我爱问编辑

● 解忧:怎么样最快调整日夜颠倒的生物钟?

● 早睡协会成员编辑:扔掉手机,立地成佛。

● 小小婷:想问题不周全怎么治?

● 随缘的佛系编辑:别担心,不论你想得多周全,总有杠精能找到漏洞。

● sunny bunny sausage:觉得人生很虚无,干什么事情都没意思,怎么破解?

● 夸夸群群主编辑:能思考这样的问题,说明你有深度、有想法,能勇敢地面对生活真相,不像那些自我催眠所谓奋斗积极的粗鄙之人。你是一个真正的英雄,夸!

● 樱桃:一直忘不了喜欢的人怎么办?但是TA有对象了。

● 孤独寂寞丑的编辑:我也时不时会想起小学时暗恋过的小红,初中时心动过的英子,高中时看对眼过的晶晶……曾经,我不相信“舔狗不得house”,直到她们邀请我参加自己的婚礼、孩子的满月酒、父母的六十大寿……想到要发的红包,我突然之间就失忆了。

看天下 2019年7期

看天下的其它文章
既迷人又危险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