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湾区建设初期不宜“放养”

2019-03-29 01:08:44 中国经济信息 2019年3期

梁海明

如何把大湾区建设成为有中国特色的世界级一流湾区,值得各界深思。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近日出台。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未来需要面对一国、两制、三个关税区、三种货币的特殊条件,在全世界绝无仅有,这既是大湾区的独特优势,也是现实挑战。

改革开放40年,中国通过“摸着石头过河”取得骄人成绩,大湾区建设初期不妨也大胆试、大胆闯,通过将顶层设计与“摸着石头过河”有机结合的方式,更灵活、有力、主动地发挥粤港澳三地政府行政引导的力量,建设好符合中国国情,有中国特色的粤港澳大湾区。

世界其他湾区建设初期,行政引导无处不在。不管是纽约湾区还是旧金山湾区,建设初期,都是在政府培育一段时间,等“婴儿”长成之后,再逐步加大市场对资源配置的主导作用的。粤港澳大湾区的成长同样不能随意“放养”。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需要“扶上马,送一程”原因有三:

其一,需要更灵活地以行政力量引导金融业输血给初创企业。金融是现代经济的血液,更是初创企业的血液。但在现有条件下,大湾区银行和金融机构对贷款给初创企业是爱莫能助。初创企业因为其“轻资产”特性,通常很难给银行、金融机构提供抵押并获得用以发展的贷款,往往靠稀释股份去获得融资。但股权被稀释过多,则有可能让初创企业过早失去控制权,发展风险加大。

大湾区三地应突破过往政府拨款、税费优惠等支持模式,可考虑通过行政力量建立“平台式”融资模式,从专业地评估科技企业带来的发展机遇和市场潜力出發,既为初创企业解决融资问题,又为区内有意投资新兴行业的资金,乃至于全球看好“中国新经济”的资金,提供高回报的投资渠道,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建设奠定深厚基础。

其二,需要更主动地以行政力量引导大湾区产业发展。与纽约湾区不同,香港当前无论是支柱产业如金融、航运、地产、零售业,还是公共事业如交通运输、电信和交通等,均不掌握在特区政府手上。由于特区政府掌握的核心资源不多,也不拥有影响香港经济命脉的大企业,因此缺乏主导经济的能力,尤其是直接投资促进产业发展及经济增长的能力,澳门特区政府情况也相似。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尤其是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和世界级城市群的建设,对政府的行政引导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各地政府不能仅有制定宏观经济政策的能力,还须有主导某些市场行为的能力,尤其是主导某些关键领域、关键产业发展的行政能力。

其三,需要更有力地行政引导避免出现恶性竞争。笔者在旧金山湾区调研发现,当地近来已出现“要斑马,不要独角兽”的反硅谷风投文化。其观点是,与追求指数增长、破坏式创新以及少数人赢利的“独角兽”不同,“斑马”企业追求协作共生和再生式增长,而不是一“兽”功成万骨枯。

大湾区三地政府也应积极考虑在恶意垄断,刻意扼杀同类型创新企业,尤其是损害消费者权益等迹象出现之前,联合加强立法、管制恶性垄断行为,以保护尚在襁褓之中的初创企业,给中小企业一个适合生存、发展的土壤。同时通过成立协会、互助会的形式,积极引导中小型科创企业通过模仿市场领先的大型科创企业更优秀、经济、独到的做法,让先行者先进入市场,后来者快速跟进,而大型龙头企业也能在充分竞争中真正做大做强。

(本文转载自《环球时报》。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