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件大事冲击中东和平

2019-04-09 04:10:26 环球时报

●本报驻埃及、德国、加拿大特派特约记者 黄培昭 青木 陶短房 ●陈一 柳玉鹏

“以色列大选结果将决定中东和平的未来。”以色列今天举行大选投票,众多国际媒体对以色列这次选举发出了警告。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6日突然宣称,“胜选后将把以方在约旦河西岸建立的犹太人定居点划为以色列领土”,这一言论引起以色列国内和世界的巨大质疑与强烈反应。内塔尼亚胡的选举对手、以国防军前参谋长甘茨称,内塔尼亚胡“在这样一场选举泡沫中释放出一项战略性的和历史性的决定是不严肃、不负责任的”。多数国际分析认为,内塔尼亚胡如此肆无忌惮,是因为得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8日正式宣布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认定为“恐怖组织”。这是美方首次正式把一国武装力量列为“恐怖组织”并施加制裁。对于美国和以色列这种置中东和平于不顾的“爆炸性政策”,“今日俄罗斯”电视台8日引述俄国家杜马主席沃洛金的话称,美国和以色列的一系列政策让本已脆弱的中东和平再受重创,“这可能引发什么样的后果,我们从中东地区历史可以得知。”针对美方的决定,伊朗外长8日警告称,他们将使驻在该地区的美军陷入泥潭中。

“以色列大选展开最后冲刺”

“以色列大选展开最后冲刺。”法新社8日称,以色列9日举行议会选举投票,40多个政党将角逐议会的120个席位。争取第五个任期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试图在周二大选前用有争议的承诺来激励右翼支持者,而他的挑战者、中间派政党蓝白联盟领导人甘茨敦促选民用选票表明“以色列到了改变的时候了”。内塔尼亚胡8日在耶路撒冷进行拉票活动。在6日宣布“一旦胜选就把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并入以色列领土”后,内塔尼亚胡当天再次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知道他的计划。他说,他计划“逐步(在约旦河西岸)行使主权”。

对此,甘茨8日表示,他反对任何“单边举动”,“我们将努力追求一个得到地区和国际社会支持的和平协议,同时坚持我们的基本原则”。甘茨还把内塔尼亚胡的话贴上“无意义声明”的标签,称“像这样来玩弄人民真是丢脸”。曾担任以军参谋长的甘茨接受以色列军方电台采访时强调自己在维护以色列安全方面的资历,他称将让以色列保留约旦河西岸的大型定居点,并保持对该地区的安全控制。甘茨称,“以色列有必要进行改变,也有机会进行改变……以色列现在需要选择到底是走向一个统一和有希望的方向,还是一个极端的方向。”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内塔尼亚胡打出“吞并约旦河西岸领土”这一引发巨大争议的牌,是为了自己的政治生存而战。如果内塔尼亚胡这次大选能够连任,他将超过以色列国父、首任总理本-古里安,成为任职时间最长的以色列总理。但与此同时,内塔尼亚胡也面临严重腐败指控,他即将迎来司法部有关是否对其腐败进行起诉的最后一次听证会。与内塔尼亚胡相比,甘茨是政治新人,他可以大打清廉政治牌,而且无惧内塔尼亚胡挑起“国家安全”这个选举中最敏感的话题。

路透社称,以色列选举投票前的最新民调显示,内塔尼亚胡所在政党利库德集团与其挑战者甘茨领导的蓝白联盟的支持率势均力敌,双方将各获得议会中约30个席位,而工党只能勉强获得10到11个议席。上世纪90年代,以色列工党总理拉宾和巴勒斯坦签署了突破性的和平协议,但如今工党已经不受选民青睐。以色列公众认为,长期以来联合国支持的“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分别建国”的“两国方案”几乎没有希望。报道称,近几次大选中,以色列很难有一个政党获得议会绝大多数席位,因此长期以来执政的都是联合政府,只要能找到足够的盟友,在全部120个议席中占据61席,即便并非议会第一大党的领导人也有机会担任总理。报道称,由于内塔尼亚胡采取许多措施取悦极右翼和宗教小党,他可能比甘茨更容易组建一个联合政府。

南非将驻以使馆降级

内塔尼亚胡的言论立即在世界上激起了强烈反应。巴勒斯坦外长马立基8日表示,如果内塔尼亚胡吞并约旦河西岸,他将把中东地区引入“暴力和动荡的恶性循环中”。巴首席谈判代表兼总统助理埃雷卡特表示,内塔尼亚胡的发言“并不令人意外”,“只要特朗普政府继续支持以色列侵犯巴勒斯坦人民的国家和人权,以色列将继续肆无忌惮地违反国际法”。

对于内塔尼亚胡的言论,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在推特上发文称:“约旦河西岸是巴勒斯坦领土,被以色列所占领,以色列违反了国际法。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大选前为增加选票而做出的不负责任的声明不能、也将不会改变这一事实。”土耳其总统府发言人7日称,“如果内塔尼亚胡再次当选,这是‘民主的胜利还是占领的胜利?西方国家会做出强烈反应,还是会继续绥靖?他们真丢脸!”

对于内塔尼亚胡有关吞并约旦河西岸定居点的言论,美国国务院6日拒绝回应。

法新社8日称,为声援巴勒斯坦,南非把驻以色列大使馆级别降为联络处。南非外长西苏鲁7日在约翰内斯堡表示,设在特拉维夫的联络处将“没有政治授权,没有贸易授权,没有发展合作授权。它将不负责贸易和商业活动”。报道称,南非执政党非国大16个月前就已经决定将南非驻以大使馆降至联络处级别,报道称,非国大一直对巴勒斯坦争取主权和独立的斗争表示声援。

俄罗斯《独立报》8日称,俄外长拉夫罗夫7日访问约旦并会见约旦外交大臣萨法迪。在会见后举行的记者会上,拉夫罗夫表示,目前中东局势和巴勒斯坦地区的情况“令我们感到不安”。拉夫罗夫还透露,俄方正高度关注美国政府即将出台的中东问题“世纪协议”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他说,目前俄方已获悉美国即将提出的“世纪协议”若干细节,“美国试图自行发明某种‘世纪交易。目前透露出来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交易,引发了最深的忧虑。”

巴勒斯坦《天天报》网站称,内塔尼亚胡一旦连任,巴以恢复谈判将“遥遥无期”,中东和平进程将“坠入冰点”。

加拿大《环球邮报》称,在特朗普的支持下,内塔尼亚胡变得更加大胆,在投票前夕挑起了约旦河西岸有争议的话题。内塔尼亚胡获胜的可能性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他与特朗普的密切关系。报道称,美国和以色列的政策把其西方盟友置于尴尬境地:在以色列采取行动摧毁基于两国方案的和平进程仅存的希望时,他们会继续支持以色列吗?

伊朗14项动议反击美国

据法新社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8日宣布,美国“认定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为恐怖组织”。特朗普在声明中称,这一“前所未有”的举动“认定了这样一个事实,即伊朗不仅是一个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而且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还积极参与、资助和促进恐怖主义,将其作为治国的工具”。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当天也警告各国银行和企业,当华盛顿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定性为“恐怖组织”后,与其打交道“将面临严重后果”。他警告:“如果你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做生意,你就是在资助‘恐怖主义。”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4月8日报道称,白宫官员已经就此问题争论了一段时间。鉴于美国在叙利亚的军队与伊朗军事力量距离很近,五角大楼和中情局都对特朗普的这一决定表达了强烈担忧。

伊朗塔斯尼姆通讯社8日称,伊朗议会当天将讨论并通过一系列动议,以反击美方的举动。伊朗议会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委员会主席法拉哈特皮什8日表示:“为了支持革命卫队,议会已经把美国军人列为恐怖分子一事列入议事日程。”法拉哈特皮什表示,伊朗议会将批准14项具体动议。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总司令贾法里7日曾发表声明说,指控伊斯兰革命卫队是恐怖组织“非常不智”。若美国真这么做,使伊朗国家安全受到威胁,伊斯兰革命卫队将以牙还牙,毫不犹豫地展开报复行动。贾法里强调,若美国认定伊斯兰革命卫队是恐怖组织,美国军队和安全力量将失去目前在西亚地区享有的平静。

在美国决定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后,伊朗外交部发表声明称,伊朗外长扎里夫8日已经要求总统鲁哈尼将美国在该地区的军队列入德黑兰的恐怖组织名单中。法新社称,扎里夫要求对美军中央司令部“采取行动”。扎里夫还在推特中警告称,“美国应当充分意识到这种决定的后果(对于在该地区的美军)。他们(这么做)将使驻在该地区的美军陷入泥潭中”。▲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