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渡,摆渡,撑起求学路

2019-04-12 05:09:50 江西教育A2019年2期

胡波波

初冬的早晨,山里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万物似乎还在沉睡之中,只有一两只矫健的水鸟在水面飞起飞落,寻找着蛰伏的小鱼小虾,不时激起一阵阵涟漪。“哒哒哒——”忽然一阵浑厚的马达声打破了宁静,只见水库的水面上,一艘蓝色的铁皮船缓缓行驶着,船上依稀可见八九个小巧的身影,一个个哈着白色的热气,说笑着。等船快行驶到对岸,郭罗恩熟练地用木篙撑了几下,然后熄火,渡船就稳稳地靠在了岸边。

这样的情景,每天都发生在萍乡市芦溪县南坑镇坪村水库,似乎已经成为当地一道特别的风景。

为孩子保驾护航的“船长”

1964年,郭罗恩出生在芦溪县南坑镇坪村的一个农民家庭。和那个年代的大部分农村子弟一样,作为家中老大的他,早早就挑起了养家的重任,在念完初二后,就辍学外出打工。“那个时候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路在何方,活得没什么价值。”郭罗恩这样评价当时的自己。后来由于工厂倒闭,郭罗恩回到老家,和妻子在坪村水库旁边开了一家餐馆。在当地人心目中,坪村水库是个十分美好的所在,几千亩的水面,为附近几万亩田地提供着灌溉水源。郭罗恩说:“坪村水库无私地养育了我们,当然,假如不是因为它,我也不会成为现在的‘摆渡人。”

原来,坪村水库位于坪村和丰坑村小组之间,库区外围地形曲折,丰坑村村民们想走出去,要花近两个小时。对每天去南坑镇上学的孩子们来说,坪村水库仿佛一道人生屏障,阻挡着他们的求学之路。怎么办?如果绕水库过去,孩子们凌晨四五点就要起床,步行两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坪村渡口,加上还要转车到更远的南坑中心小学和南坑镇中学就读,那要耗费更多时间。若是碰上雨雪等恶劣天气,山路难行,又十分危险。假如有艘船载他们渡过水库,既方便又快捷,可是谁会愿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坪村水库管理处准备了一艘渡船,并聘请了一名摆渡人。但经济的困窘决定了库区管理处无法支付摆渡人太多的工资,只能每个月象征性发放几百块钱补贴。这微薄的收入与早起、晚睡、准点,还要随时待命的摆渡苦差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库区管理处先后请了好几个摆渡人,都只是断断续续的,干不长久。渡船一停摆,孩子们就得每天早晚在弯曲的山路上奔波,求学路上的艰辛可想而知。

最后一次停摆,是在2004年。

当郭罗恩得知渡船又长时间“停摆”后,一连几天睡不好觉,两个选择在他心里打架。他深知继续经营餐馆,家里人肯定能过上更好的生活;而选择摆渡,自己吃苦受累不说,可能还要连累家人。但他转念又想:孩子们怎么办?难道他们就应该吃苦受累?一番纠结之后,他拿定主意,打算关了自家的餐馆。妻子明确表示反对:“放着好好的餐馆不开,去开什么船?”可是郭罗恩心意已决:“看着孩子们上学这么辛苦,我们怎么忍心?只要孩子们能够安心读书,将来回报家乡,回报社会,我们的付出就是值得的。”

于是郭罗恩找到水库管理处,主动要求接过摆渡这个苦差。按照当时的规定,郭罗恩要先交3000元押金。好不容易说服妻子,船终于到手,他却发现这艘船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为了保证孩子们的安全,郭罗恩自掏腰包,将船上老化的发动机、电瓶、启动马达全部更新换代,并且对船体进行了修缮,这前前后后又花了六七千元。

“摆渡苦不苦?当然苦了,尤其是不论严寒酷暑、刮风下雨,每天都得起早贪黑地坚持,但是看着孩子们在船上有说有笑,我心里就特别满足。”郭罗恩黝黑的脸上仿佛有光。

孩子们每天乘船,都会亲热地跟他打招呼:“船长好!”而郭罗恩每次都会对他们笑笑,然后严肃地说:“一切行动听船长指挥,在船上要注意安全,不许打闹啊!”因此只要一上船,孩子们就老老实实地坐在船舱里,而郭罗恩则站在驾驶室内,一边全神贯注地掌舵,一边从驾驶室的窗户里关注着孩子们的动静和安全。

“我们‘船长可负责了,每天都比我们早到渡口,从来没有迟到过。”在南坑镇中学读初一的罗珍给我们介绍,“我从读幼儿园起就坐他的渡船,到现在已经10年了。这么多年来,都是郭伯伯接送我们上学,他永远是我们可敬可爱的‘船长。”

守望风雨求学路

坪村水库平时微波粼粼,风景如画,但也有“風云不测”的时候。几年前的一个早晨,郭罗恩像往常一样开着渡船接送孩子们上学。当渡船驶到水库中央时,突然狂风大作,暴雨如注,一时间船体上下起伏,左右摇晃不停。见此情景,郭罗恩一边高声呼喊“两手抓牢,不要怕”,一边小心翼翼地将渡船快速开进附近的避风处。结果孩子们安然无恙,郭罗恩却因为没有及时抓住栏杆,重重地摔了一跤,额头、膝盖都沾满了鲜血。

为了不耽误孩子们上学,郭罗恩每天住在水库管理处安排的宿舍里,一个月只回家两三次,家里的事全交给妻子打理。他每天早上五点半准时起床,碰到雨雪天气,郭罗恩就打着矿灯,像“打更人”一样挨家挨户地接学生到渡口。当地村民左女士说:“郭罗恩这十多年来,坚持为孩子们摆渡,吃了许多苦。我们打心里感激他,希望孩子好好读书,将来考上大学,不要忘记他的恩情!”

家住水库边的王芳,去年迎来了一件大喜事:大女儿罗肖考上了大学。郭罗恩说,在他印象中,这是他们这个闭塞的村小组多年来出的第一个大学生。说起郭罗恩,王芳很是感激。“如果不是老郭,女儿估计也考不上大学。”10年前,罗肖正是乘着郭罗恩的船,每天往返于家里和对岸的坪村小学。后来,罗肖牵着小妹罗珍一起坐船。再后来,船上的乘客又多了小弟罗岱。

由于长年摆渡,加上饮食缺少规律,郭罗恩患上了慢性胃肠炎。2017年中秋节前的一个晚上,他开始腹泻、呕吐,并伴有心悸、乏力等症状。妻子得知他生病后,深夜火急火燎地从10公里外的家里租车接他去镇医院。然而,一见面他就对妻子说:“我刚才吃了胃药,感觉好些了。现在去住院,明早渡船没人开,会耽误孩子们上学。”妻子见他固执,知道再劝也没用,心疼又无奈地说:“你这个摆渡工当得真可以,顾不了家里,连自己的身体也搭进去了。”

前不久,郭罗恩又开始忧心忡忡,因为他偶然间发现渡船有漏油漏水的迹象。他心里明白,自己开的这艘船,并不是正规渡船,加上行驶多年,许多部件都已经老化,他十分担心每天坐船学生的安全,也担心水库的水质被污染。他非常希望能换一条更好更安全的渡船。但他也清楚,购买新渡船的费用肯定不低。值得庆幸的是,他的这一愿望很快就将实现了。看到郭罗恩的感人事迹后,《中国教师报》决定给他捐赠一艘新船,目前已经在采购中。

从40岁到54岁,郭罗恩开着渡船,将自己生命中美好的时光献给了这片水域和这里的孩子们。而在第二届“感动江西教育年度人物”的颁奖晚会上,他那句质朴的“我会一直坚持下去,直到开不动了”的感言,令人动容,让人钦佩。

“最美党员”的坚守

2010年,郭罗恩被选举为坪村村委会副主任。由于只有初中文化,开始郭罗恩在工作中有些吃力,“那时候真的尝到了没有文化的苦楚,同时也意识到教育的重要性。这也是我坚持摆渡的原因之一,只想为教育做点事。”

也就在这一年,郭罗恩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那是我人生中最光荣的一刻,是党组织对我的肯定和鼓励。”郭罗恩感慨道。

“去年被评为芦溪县‘优秀党员得了500块钱奖金,入选‘中国好人榜得了1000块钱奖励……”郭罗恩将这些年来工作之外的“意外所得”算得清清楚楚。他说,这些奖金都是组织和社会对他的鼓励,而他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应尽的义务。因此,这些奖金全部被他用于资助学生和贫困户。

但他似乎忘了,自己家庭条件也并不好:父亲早年因病去世,母亲已经70多了;一起生活的弟弟40多岁了还未婚……可他却说:“我读的书不多,可我知道入了党就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要有个党员的样子。”郭罗恩朴实无华的话语里,藏着“最美党员”的坚守。

2017年9月,郭罗恩被授予“萍乡市劳动模范”称号,获得6000元奖金。拿到奖金后,郭罗恩就琢磨开了:一定要把这笔钱用到刀刃上,最大程度发挥它的作用。思来想去,郭罗恩决定把这笔奖金捐给那些贫困生。他拿出500多元买了书包、文具等学习用品,送给坐渡船上学的孩子,又拿出2000元捐助了4名家庭贫困的学生。剩余的钱全部转到南坑镇扶贫专用基金里,用于帮扶其他贫困家庭。

此次受捐助的八年级学生罗运萍,平时学习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当她接过500元捐助款時,激动地表示:“郭伯伯慷慨解囊、爱心捐助的高尚行为深深地感染了我们,我们一定努力学习,奋发向上,不辜负他的殷切期望。”

“行动是最有力的证明,奉献是最朴实的语言。郭罗恩摇着一叶扁舟,在1050亩的水面上风雨无阻摆渡接送孩子们,他将自己生命中最灿烂的时光献给了这片水域,用行动诠释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芦溪县教育局副局长王红评价道。

郭罗恩先后获得了2017年第二季度“最美萍乡人”、2017年第五期“江西好人”、2017年12月“中国好人”光荣称号。

“一支粉笔在黑板上沙沙作响,恰似你的渡船在浩渺水面上迎风破浪。14番寒暑交替,不管晓雾弥漫,还是暮鼓夕阳,你总是满载青春的欢笑,为山村的明天保驾护航。”这是对郭罗恩14年“摆渡人生”的真实写照。在采访的最后,郭罗恩表达了他新的愿望:“我想成立一个帮助贫困学生上大学的基金,哪怕我现在力量还不够,但我一定会坚持努力下去。”郭罗恩的眼神里透露着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