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选举

2019-04-12 05:09:50 江西教育A2019年2期

屈红

终于把班长人选敲定了,我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端起水杯正准备喝水,却被一声“报告”打断,只见秦同学大步走进我的办公室。

“屈老师,我有事要跟你说,实在是憋不住了!”还没有走到我跟前,她就嚷嚷开了,话里明显带着一种愤愤不平的情绪。

“说吧,什么事?还这么激动?”我摸摸她的小脸说道。

“今天选班长,那么多的班干部,你提汪同学提了两次,是吧?”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有。你第二次提到她,我们就觉得你喜欢她,非选她当班长不可。我们只好都举手同意。”

“我确实提了她两次,但没有只想让她当……”

没等我说完,她更加激动了。“老师,你狡辩,我给你说,凡是我妈妈把一句话说两遍的时候,就意味着非得按她说的办不可!不信,你问他们!”说完,她顺手指了指门外,原来还有几个“支持者”跟来打抱不平。

我望着那几个孩子,示意他们进来:“你们也这样认为?”“嗯嗯。”几个小脑袋瓜捣蒜似的拼命点头。

我无语……没想到,多说了一句无心的话,竟然让孩子们对我产生了这么深的误解。

怎么办?看着眼前这几个较真的孩子,怎么去把她们起皱的心抚平?如果去向孩子们承认自己的错误,我这老师还有什么威信?如果随便用几句话搪塞她们,保不定几个毛孩子又憋出什么气来! 再说,这才刚开学,以后,孩子们就会觉得老师的各种评选活动就是走过场,他们还能有参与的积极性吗?

亲其师才能信其道,我不能因小失大。思虑再三,我决定还是要对那些敢于說出自己真实想法的孩子负责,面向全班做出一个解释。

“谢谢你们,我接受你们的批评!”上课铃声响了,我随着她们一起走进教室,笑眯眯地望了望几十个小机灵,面带愧疚对同学们小声说:“嗨,我今天好像犯了一个错误,你们谁能帮我指出来?”一部分同学一头雾水似的互相张望,已回位的秦同学以及她的陪伴者则目视前方,依然板着个小脸。见没人理我,我只好接着解释:“今天不是选班长嘛,我先后两次提名汪同学,你们有什么想法没有?”话音一落,底下便有学生窃窃私语,我点了一个说话声音有点大的:“睿睿,您说说看?"“老师,当你第二次提到她时,我就感觉你特别想让她当班长,所以我就举手同意了。”

“同学们都是这样想的吗?”

“是的。”孩子们不约而同地回答,并且连连点头。

孩子们怎么会有这个想法?我还是有点不死心,转身对汪同学说:“汪同学,你自己说说,当老师再次提你名的时候,你有什么想法?”没想到,她的脸有些微微发红。她说黑板上有那么多干部的名字,我单单第二次点到她,她也就觉得我最喜欢她!

看来,真是出状况了,我必须解开孩子们心头的疙瘩。“老师没想到提两次名会让你们有这种想法,实在对不起!老师向你们承认错误,请你们原谅。”当我表示“在今后的活动中,这样的错误绝不再犯,请同学们相信并监督我”时,全班学生没有什么反应,既没有掌声,也没有“好”的回应声。我越发觉得问题严重,不由想起了那个“焦点人物”。“下面,我要感谢秦同学,是她把对这件事的感受及时告诉了我,我才能知道同学们的想法。秦同学,谢谢你!”听我说到这个份上,同学们的眼光唰地一下全都瞄向秦同学,眼神里有佩服,也有羡慕。这时的秦同学则笑眯眯地坐在座位上,连连摆手说:“不用谢,不用谢,实话实说而已!”

“那——同学们原谅老师了吗?”

“原谅,原——谅!”

“谢谢你们!那我们今天的选举还有效吗?需不需要调整一下?”

全班又是沉默。

我赶紧补充:“如果你们觉得不行,我们就真正民主地再选一次,把大家的真实意愿表达出来。”

足足沉默了3分钟,玲希说道:“老师,汪同学确实优秀,但你提了她两次名,有失公道,就让她当副班长吧。班长,可以再选一个!”有一个人开了头,后面表达自己观点的人就多了。大多数同学都表示班长应该再选一个。

“下面就请同学们提名候选人,并说一说提名的理由,再举手投票。”

“我选秦同学,她学习很优秀,敢于实话实说。”

“我也选秦同学,她热心,爱帮助同学,能为同学们说话。”

无一例外,都选秦同学。第二次选举就在高支持率下正式生效。

"三把火"真的烧起来了。每天早上,秦班长第一个进教室,在黑板上写下早读任务后就在讲台上朗读起来。陆续来到教室的同学,一看到班长在旁若无人地读书,纷纷放好书包,掏出课本,跟着大声朗读。

中午,也是班长率先进的教室,在黑板上写下任务:看课外书,做摘抄。然后带着自己的书和摘抄本坐在讲桌旁,开始阅读。后面到的同学一看班长就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选举风波总算平息,但这个小“事故”却成为我留在记忆深处的一个美丽故事。如今,每每回想起来,眼眶还湿湿的。这个美丽故事成为我的一面镜子,不断地照着我“每日三省吾身”。“洗洗澡”“治治病”,我要真正把孩子们装在心里,上学生开心的课,做学生喜爱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