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原谅的异类

2019-04-12 03:06:34 意林绘阅读2019年3期

陈小艾

二梦说:当你不小心成为那个众人眼中的异类,不被周围人接受时,不要沮丧,不要气馁,更不要放弃努力。要相信,你那么美好,值得拥有闪闪发亮的人生。

高二那年,我像个巨大的谜团被塞进那个班级。小城的那所中学狭小、闭塞,仿佛终年都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因此我这样一个转学生很快便成了全校的焦点。平日走在校园里,我时常会觉得周围探询的目光快把我戳成蜂窝煤了。

教我们语文的王老师刚刚大学毕业,讲课风趣幽默、不墨守成规,人又仪表堂堂,深受大家喜欢。王老师跟大家也都打成一片,对班上的一名女生尤其青睐。那个女生坐在倒数第二排,上语文课时,很多时候王老师直接搬只凳子坐在她旁边讲课,这导致班里有一大部分人听不清他讲的内容,其中便包括坐在教室前排的我。

“老师,您在那里讲课我们听不到,讲台才是您应该待的位置。”那堂语文课上,我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勇气,从座位上站起来以一种伸张正义的大无畏姿态向王老师正式“宣战”了。原本闹哄哄的课堂瞬间鸦雀无声,同桌沈峰川悄悄拉了拉我的衣角,示意我坐下,可我依旧微仰着头固执地站在那里,直到看着王老师从教室后排慢慢地挪到讲台上,我才坐下。那个时候只有16岁的我尚不明白,在这样一件大家早已司空见惯的事情上,每个人都已经习惯了沉默,而我这个后来者却像个异类一样打破了这种沉默,成为他们平静生活的擅闯者。

似乎是一夜之间,我发现身边几乎所有人开始有意无意地疏远我、孤立我。王老师依旧是大家最喜欢的年轻老师,甚至连他格外偏爱的那个女生也并未受到什么影响,唯独我的生活全然被改变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我正努力尝试融入他们的生活,却忽然被告知,通向新世界的门被关上了,而且永远不会再为我打开。

我觉得没有人理解我、体谅我、支持我,我变得越发孤僻,随时随地保持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从我转学到这个班里开始,沈峰川便一直是我的同桌,他愿意一直做我的同桌,是我转学以来仅有的几件让我感到温暖的事之一。在我每日沉默地埋头苦读时,他时常会在一旁默默地注视着我,有时也会将写得工工整整的语文笔记递给我,目光清亮而幽深,就只是静静地坐在一旁,以这样一种我们都舒服的方式陪伴着我。

高二升高三的那个暑假,有一件大事发生,期末考试我不仅再次取得了全年级第一名的好成绩,而且在全市八校联考中也排在了前五名。我凭借亮眼的成绩获得了更多老师的关注和厚爱,班里同学对我的态度也和善了不少,经常会有人围在我身边跟我讨论问题。

高三開始,王老师不再担任我们班的语文老师,新语文老师李老师是个笑起来眉眼弯弯、脾气温和的女老师。她欣赏我的文笔和才气,兴许是因为从别处听说了我之前的“遭遇”,私下里对我总会多一些关心和爱护。她会偷偷塞给我一些对阅读和写作有益的课外书,也会在我成绩出现起伏、情绪焦虑不安时开导我。她的到来,一点点补全了我原本残缺不全的世界,让我不再像个突兀的异类一样支棱在热闹的人群之外。

不久后,我便跳上绿皮火车,离开那座曾带给我巨大失意和挫败感的小城,心中并没有太多波澜。后来,我收到沈峰川发来的消息,他说:“我一直很喜欢你,我知道你总有一天会成为更好的人,拥有亮闪闪的人生,所以喜欢你这件事,我一直在学着努力藏好。”

也许今生我们鲜有机会再聚首,但我永远不会忘记同他们在一起的那段时光,那亦是我无比珍视的闪光回忆。

卧龙城主摘自《读者·校园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