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的不眠时光

2019-04-12 03:06:34 意林绘阅读2019年3期

崔俊源

阅读分享:畅谈天南地北,漫说暧昧风情……也许你会说,这样的宿舍,必定是“学混”的巢穴。然而,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这里又成了“学霸”的画廊。青春的鲜活怎可被教科书束缚。“313的不眠时光”,是青春的音符,是友谊的琼酿。(特约教师:山东省邹城市郭里中学 仲维柯)

313宿舍是我中学时代记忆的终点,也是陪我度过许多个漫漫长夜的地方。男生宿舍的规格是四人间,唯独在尽头的那间比较特殊——由两个四人间连通,组成一个六人间。开明的班主任让我们自己挑选舍友,却又隐隐流露出“你们最好有自知之明,不要选在一起”的暗示。虽然如此,最后却放任大家住在了一起,甚至连最后那个转班换宿舍而来的兄弟,都是我的初中同学,这样的开端似乎已然可以预知结局。

最初那几天堪称复习史上的灾难。我们都是第一次感受宿舍生活,远离家和睡了不知多少年的床,却让人一点也难过不起来——11点回到宿舍,经过1个小时不到的温习功课和整理东西的时间,就再也没停止过聊天,内容天南地北,最后说些独属年轻人的酸甜苦辣和暧昧情事。

熬夜聊天其实并不稀罕,属于每个宿舍都曾做过的事之一,不同的是313的热情好客。我们“接待”了许多同学朋友,6个人、6张床,还有6张不小的桌子、两个足够大的房间,这里承担起午休时间和晚自习前的放松娱乐。

在那个封闭却相对自由的学校里,我们学习之余总试图找些洋相出。有同学借着我们宿舍的“斑斑劣迹”,到我们的窗子边玩激光笔,闹得周围男寝连同对面女生寝室骂声不断,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借着平日里回宿舍断电前的最后30分钟点起了一盏亮度较高的夜灯,吊在窗边,吸引着大家的目光:“喏,就是这里,就是这里住着一群‘妖魔鬼怪!”

更可怕的一次是众人终于下定决心,在高考的英语听力考试结束后,把那本困扰我们整整6个月的书点成了一团明亮的橘黄,最后在手忙脚乱扑灭时,宿管循着味道追上门,带着一丝绝望和无奈:“怎么又是你们?”灰烬连同烧香一般的味道残存了整整一周,串门的人都问我们:“你们这儿上坟呢?”我们不屑地一笑:“哥们儿祭奠的是青春。”

313看起来放荡不羁,摞了整整一柜子啤酒罐以及几个红酒瓶,却更是一个温暖贴心的地方。我在这里度过了我的成人礼,亲手把一个16寸的慕斯蛋糕分给20多个人,在微弱的烛光下接受叽叽喳喳的祝福和调侃,那是我唯一一次开那样简朴而又热闹的生日会。

可别看了这些就以为313窝着的尽是些混混,班级成绩前五名里有三人居于此,我也勉力能做其中之一。白日里我在数理化的战场上挥戈斩棘,等到星辰在夜空中闪耀时,一切硝烟退却,我便同一群人吹着口哨,晃晃荡荡回到313战壕里,就着酸奶泡面这等奢华夜宵细数余下的日子,一同幻想未來的潇洒。

我的预言成真了,那样快乐的日子后来再也没有了。我们也再没有在313里烧余下的书,而是将一部分笔记留在柜子里等后来人发掘。临走时我摩挲着自己在桌子上用力写下的“学”字,它已然成为313的一部分。后来人不知道这里曾发生过什么,甚至会把这个字抹掉,也许他们将要度过比我们还要精彩得多的日子,也许他们也会在这里睡不着或是不想睡着。记得离开前的那一晚,我们豪情万丈地说“今夜不眠”,却依然沉沉地睡去了,倒是第二天离开时的阳光,格外绚烂。

树村摘自《读者·校园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