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睡觉这件小事

2019-04-12 03:06:34 意林绘阅读2019年3期

杜笑颖

二夢说:父母对孩子的影响是深远的,会渗透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本文作者的父母吵架分开,对作者心理造成了伤害从而影响了作者的睡眠。但不管怎么说,小编希望童鞋们都能沾枕入眠,夜夜好梦,这样才能元气满满地投入第二天的学习呀。

我是一名学生,我的睡眠不太好,属于两个“凡是”的典型代表:凡是晚上都睡不着,凡是早上都起不来。

平时我住宿,在学校我睡不着的原因主要是室友太吵,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们宿舍常常两台大戏同时开锣,如果将一台唱念做打俱全的比作京剧,那另一台高亢嘹亮贯穿始终的好比秦腔。哪怕在熄灯之后,她们还在四海八荒地聊,不同的是音量压低了,低到宿管老师听不到,可我听得真真切切,我想一个人静悄悄地入睡绝无可能。

周末回到家,我妈坚定不移地认为使我睡不好的罪魁祸首是手机,根据我们的家规第一章第二十二条:手机必须在夜里11点前放回到书架上。不是我房间的书架,是妈妈房里一个秀气的楠竹书架。将厚厚的遮光窗帘拉上,熄了灯,戴上眼罩,被子裹紧,眼睛闭上,即使这样,我仍然睡不着,清醒得犹如一台只关掉显示器,CPU还在高速运转的台式机。

妈妈特意在我床头放了一瓶香薰,佛手柑味的。她让我闭上眼睛深呼吸假装自己置身于一个果园。“我假装不了,谁家果园里面到处都是书呢?”我搞不懂她怎么想的。

“你为什么睡不着?”她这话已经问过我很多次了。

“我就是睡不着,可能是害怕,也不一定。”我觉得她像个爱提问的小孩。

“你在怕什么?”她明明知道答案,还一直问,这让我很烦。

“我就是不知道怕什么才怕,要知道怕的是什么说不定我就不怕了。”这段话我自己说着都绕,不知道她能理解不,毕竟她平时做我的阅读理解就丢分得厉害。

具体令我害怕的是什么,大概只有天知道。

也许是窗外的未知,黑暗中,我总觉得有些东西藏在窗帘里,要不躲在窗户外,或者不远处的山里。白天我并不是一只胆小鬼,跟男生争篮板球的事我从小到大就没少干。

使我恐惧的或许就是恐惧本身,在夜里,这种恐惧呈几何倍数递增,我躺在我的卧室小床上睡不着,像个还没烙熟的鸡蛋饼翻来覆去,妈妈靠在床上看书,窸窸窣窣的翻书声在夜里犹如一只出洞觅食的小老鼠,妈妈起床去刷牙,我甚至能听到她拧开牙膏又放回盥洗杯的声音。

“要不你睡前喝一杯温牛奶试试?”妈妈吐掉嘴里的泡沫小心翼翼地提议。

“试过了,没用。”我试过,凉的、温的、热的牛奶都喝过,早餐奶、果粒奶、加钙奶通通不管用。

妈妈过来我房间看看我,摸摸我的头,张了张嘴没再说什么。

睡眠是个好东西,要不老天爷怎么给人人都分配一些,时间还不短。我想会不会分到我面前的时候,老天爷的手像饭堂大妈掌勺一样,一不小心抖了一下。

从前慢,一天能睡两次觉,睡一次是一次,结结实实,规规矩矩,一挨着枕头我就立刻进入梦乡。

十岁那年,一个春意盎然的下午,爸妈在家里大吵一架,砸了花瓶和碗碟,客厅里陶瓷玻璃碎片满地都是,连扫三天,还是爸爸搬出去之后,就再也没回来,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失眠,时断时续,时好时坏,转眼我就十六了。

秋水长天摘自《三联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