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2000多个孩子支起一个家

2019-04-12 03:06:34 意林绘阅读2019年3期

王景烁

青山说:这是一群有点“特殊”的孩子,有点不一样的家庭,但另一方面,他们又跟寻常的孩子没什么两样,他们同样值得被世界温柔以待,获得美好温暖的爱。

乍看上去,这些孩子和其他孩子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只要在人群中,他们总爱低着头,长时间地沉默着,掩饰不住怯怯的神色。走近后,你会发现,他们的眼睛里有一个复杂又敏感的世界。就像诺诺,她喜欢独来独往。很少有人知道她藏在心里的秘密——小时候,一场因琐事而起的争吵逐渐升级,她亲眼看着爸爸失手杀死妈妈,诺诺下意识地伸手去挡,却被沾了血的菜刀划伤,一条长长的疤痕留在手掌上。

乐乐已习惯了雨水哗啦啦地穿透屋顶缝隙把自己的被子淋湿。这个破旧的小农舍附近养了一群鸡鸭,尤其在雨天,一股混着家禽粪便的味道会顺着窗缝飘进屋里来。而琳琳的转变似乎就在一夜之间。“家里出事”后,嘘寒问暖的老师和亲属的眼光一下变冷了,有调皮的同学顺势给她起了外号——因为她姓范,干脆就叫“范罪”。她被渐渐孤立,对学习没了兴趣,在学校甚至连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

这些幼小的孩子被迫提前告别无忧无虑的童年。父母入狱后,他们突然被打上“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的标签,生活变得异常沉重:多数被隔代抚养,家庭贫困,缺乏关爱,还时常要面对周围人的孤立和嘲笑。数据显示,在我国,这个群体的总数至少有60万人。这样灰暗无光的角落却将和西梅的目光牢牢吸引住了。她创建了泰山小荷公益组织,从2012年到现在,她和志愿者们一共帮助了2000多个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这个名为“中国彩虹村助学计划”的项目,专门针对这些孩子进行生活幫扶、心理干预、学习辅导等,目的就是帮助他们健康成长。

“‘彩虹村的意思就是希望这些孩子在经历过风雨后可以看见彩虹,有个美好多彩的明天。”和西梅算了算,在她们帮扶的2000多名孩子中,至今无人犯罪,39个孩子考上了大中专院校,32个孩子毕业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这些家庭的服刑人员里,有31人出狱后转化成为志愿者。如今谈起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的救助,和西梅早已轻车熟路。很难想象,此前她曾对公益完全没有概念。2011年,和西梅成立了泰山小荷公益事业发展中心,在和志愿者走访了10多个贫困家庭后,她被这样一群特殊的孩子打动:他们很难沟通,排斥陌生人。进一步了解后她才发现,他们的亲人正在监狱服刑。

父母服刑,孩子是最直接的受害者,他们也在经受着刑期带来的“副作用”。一些家庭的房子已破败不堪,冬天里连烤火的炉子都没有,就在大门外支着零星的柴火。没有长期的劳动力,没人管束,没人谈心,加上一些风言风语,这些孩子的童年并不好过。“父母的错误不应由孩子来承担。这个群体难以碰触,但他们又特别需要我们去碰触。”

和西梅还“咬牙”走进监狱。她曾跟2800多名服刑人员面对面,近距离接触这些孩子的爸爸。聊起孩子在外的现状,这些男人默默地流下了眼泪。破碎的关系开始逐渐弥合。就像浩浩,父亲入狱那年他正上高中,如今已找到一份青岛大企业的工作。前不久,他和父亲第一次在监狱会面,和西梅看见浩浩主动握起父亲的手,认真地说:“放心吧,我等你出来。”一些转变也在悄悄发生。小宇的爸爸出狱后,一家人在当地开了个小饭馆,取名“小荷家园”,这名曾经的服刑人员,如今已经成了小荷公益的长期志愿者。(文中受访孩子均为化名)

王传生摘自《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