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送东阳马生序》说开去

2019-04-12 05:04:24 高中生·青春励志 2019年3期

高景明

读《送东阳马生序》时,我常为先贤的求学经历慨叹,“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至舍,四肢僵劲不能动,媵人持汤沃灌,以衾拥覆,久而乃和”。如今,我们足不出户便可知天下事,“百度一下,你就知道”已是家常便饭,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促使人类知识的更新加快和不断进步。古人“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闻”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宋濂先生如有知,不知何感?

再看宋濂,在求学时,待师长色恭礼至,虽被呵斥,绝无一丝抱怨;同窗锦衣玉绣,光艳照人,宋濂也能以治学为上,处其间而不卑,真是完美学生了。那又是什么激励着他?我以为当是他内心的动力。

宋濂渴望学习,渴望提升自我。宋濂较之我们,多了一份内心的宁静,他一路坚持着以读书为乐,孜孜不倦,所以在“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时,选择了“弗之怠”。他知道,若现在怠,将来就只能年年冬天在寒冷中度过,而我们中的有些人,在手指屈伸之间就能得到答案时,却没有去做,因为他们认为做与不做没有区别。所以,暗淡了的“宰予昼寝”引不起人们的思考,我们在嘲笑古人时,想必也被古人笑话了吧?

“道虽迩,不行不至;事虽小,不为不成。”每个人都赞叹过传奇,听闻过那些豪言,可又有几个为之努力和奋斗了?一腔热血,不过是浮躁的外衣罢了。心不静,则难成事。试看古人读书,大多沉醉于中,乐此不疲;今人读书,很多人愁眉苦脸,见书生厌。

读书苦?不,是这些人的心被生活当中一些五光十色的表象迷惑了,以为那就是生活的实质,从而希冀不劳而获。就连一些成年人也醉心于肤浅的娱乐方式,迷恋快餐文化。這些现象像一面镜子,映射出当代少数人注重享乐与消遣的生活态度,凸显了他们的浮躁心态。一些书籍也披上了功利的外衣,“养生学”热刚刚退却,“成功学”便迫不及待地登场,旋即对“国学”的各色解读也登台亮相,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少数读者呢,也仅仅从目的出发,既然我付出了时间和精力,那就要看到效果,最好是立竿见影。像那种“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读书境界,真正抵达的人并不多。

固然,崇尚功利和快节奏的生活会令我们迷茫,令我们认不清方向,可起决定作用的终究还是我们的内心。即便在一个充斥着心浮气躁的社会里,要想自己保持清醒不迷失,不随波逐流,也要让自己的心静下来方能做到。况且,宁静才能致远,志存高远才有动力。

想想先贤吧,相比他们,我们幸运地生活在这个年代,又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