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之才·第十七个唐

2019-04-12 03:05:10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9年3期

瓯浩汤

日出

“都看见了吗?”

“看见什么?天空,云海,还是深林与鹿?”

“那座山,那座八台山。”

“我们的八台山。”

“我们祖祖辈征服那里,我们祖辈创造那里,我们父辈牺牲在那里。”

“征服,创造,牺牲!”

“而我们?我们要回到那里。”

“我们能回去吗?”十五个不同的声音。

“我们终将回去。也许这将花光我们所有的气力,甚至穷尽我们的生命。但我们一定能回去,没有能坚持到那一刻的人,剩下的人会送他回去。我们终将回去。”

“回到我们的八台山。”

“我们还要去哪儿?”

“除了那儿,我们哪儿也不去。除了去死。”

“你们叫什么名字?”

“唐!唐门的唐!”

遥远的天边挣脱出一丝红光,呐喊的少年们脚下,是久蛰的山林,复苏的峡谷。

第一章机变千梭

唐门,机变千梭。

千梭不快,不利,甚至也谈不上轻巧,中州暗器谱里比它厉害的多了去。

但论名头,千梭流传得最广。论威望,被谈论得最盛。许多少年人踏足江湖之前,听到的第一个故事就是它。

并不是昔年江湖剑士为之封剑,刀客因之埋刀,而是因为这种绝顶暗器的主人。

两个人——日月行天,星河陨落。

“这次我们的行动,就以‘机、变、千、梭为号。机队交给老四,打入八台山贼窝,找到那小子被关押的地方。变队老三领着,放火捣乱,怎么好玩怎么来,阵势越大越好。千队留给我,给大家看好走的路,咱们能进能退。而这最重要的梭队,救出那小子的活儿是大哥的。

“至于其他人,十三、十四望风,十五、十六你们俩负责看家。只要一看见信号弹,一切计划立刻终止,所有人立刻下山。兄弟们,都听明白了吗?上山前是十六个,我希望明晚也在这个地方,唐门子弟一个也不少!”

……

冯唐骂了句,险些又呛死过去,想起一些的同时又遗忘更多。他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只蚂蚁,身上正压着一个好几倍于自己的石块。

蚂蚁推动石块。

他废了半天劲,吐出卡在喉咙里的那口血。

“非他小姨子的……”

他躺倒,费力呼吸,没能再动一下。这个夜晚竟会如此寒冷。

过了很久,他才记起。失去意识之前,大约半炷香的时间,他从那边的山坡上木桶似的滚下,直到撞上这块大石头。徐仙人保佑,他没死,只断了几根骨头。也得亏这块石头,他没有再向下滑以致粉身碎骨。

有一种像潮汐一样的声音。冯唐缓缓睁开眼睛,声音从哪儿来的?忽上忽下,时近时远。身下的草像镰刀一样尖锐,扎破他的衣服,刺穿他的皮肤,就要亲吻他的心脏。

——是血在流,动静比山谷间的风声还大。这不是感觉,是他听到的,他明白。他又太困,几乎不能思考。总之,他意识模糊地觉察了那处毒蛇一样的刀伤,他在失血。

深沉的夜幕,璀璨的繁星。星夜缓缓下压,像是一件沉重的衣,此时的八台山像极了棺材板。冯唐想起一句话,五哥常挂在嘴边的:“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宇为裈衣,君何入我裈中?”

他听不懂,五哥解释说,人不能只看到头顶的那片天。这苍穹之上,还有更高远伟大的东西。

五哥说得依旧很玄,冯唐不懂也不想搞懂。此时此刻,真到了临死之前,他只想知道,到底是谁出卖了计划?出卖了兄弟?为什么他们一上峰就暴露,一暴露便陷入了围杀?

为什么这会是个陷阱,为什么他会落到此绝境?

生命正在流逝,就像一把撒进河里的沙子。冯唐不甘心,他还没过十六岁生日,他把牙咬碎,他不要死。他要掀开这个棺盖,他不要被活埋。手心里石子在动,那是蚂蚁在爬,像是有风在摩擦窗户。

窗户外飘过灯光。那是昨晚,二哥分配好任务不久,突然有人来了。打开门,是那懒汉老牛,徐仙村大难的罪魁祸首。不知怎的,老牛突然变卦竟说也要跟着上八台山。

“前辈……”

“不必再说了,那小子怎么说也算当过我一天师父,这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今夜我若是不去替他收尸,岂不是不孝?”

“可这太冒险了……”

“我和他约在徐庶庙见面,算上今天,我等了整整一个月。可那小子还没来,他大约真的死了吧。”

“若单纯只是想确认他是否还活着,我们回来也一定会告诉前辈。”

“不论如何,我都要亲眼去看看。再说了,就算我偷偷跟着你们,你们大约也发觉不了。我好心告诉你们,怎么,你们居然还不领情?”

大哥沉默了很久,二哥在后面冲他使劲摇头,可大哥最后竟还是答应了。大哥总是这样,板着个锄头脸,有话心里藏着,肩头像是挑着千两黄金,谁也不肯分担。当然冯唐也承认,以这个懒汉的武功,即便是他们十六兄弟合力都不一定能取胜。这老东西练的不知是什么功夫,也太邪门了。

大哥说:“比起去救一个死人,我更在乎的是兄弟们的安全。”

冯唐在心里说:比起兄弟们的安全,我冯九更看重的是大哥你的安危。

懒汉老牛打了个哈欠,道:“若真遇上危难,你们尽管报老牛的名字,保管对面多砍你两刀,能落個死无全尸。”

说完他就唱着歌,跳着脚,醉醺醺地走了。大哥他们都没注意,懒汉走了不久,五哥也一个人夹着灯偷偷带门出去。冯唐知道,五哥一定是又去找那个叫阿姑的女孩子了。一个时辰后,五哥才回来,上床睡觉。

冯唐笑着说:“五哥,今天外头月亮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