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鼎记·食势造英雄(二)

2019-04-12 03:04:10 今古传奇·武侠版 2019年3期

王新禧

上期回顾:

时逢战乱,粮食紧缺。洗碗小厮白食易因饥饿而到园子里挖蚂蚁充饥,偶遇少女史琉璃,并被其告知了鲜花的食用方法。二人因食结缘,随后又一同带着通吃侯之女喜儿逃出扬州城,前往南京,一场混合着硝烟与美食的江湖之旅就此拉开序幕。

第十二回我见犹怜

白食易等人扭头转身,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提着一个竹篮,怯怯地站着。显然是看到这么多人围着爷爷,有点怕生。

陈老汉接过竹篮,对众人道:“这是我小孙女,叫怜儿。官府强迫我们出劳役,却不管饭,每日三餐只好让家里人送来。”

众人见怜儿年龄虽小,却颇为清丽,穿着粗布衣裳,身材纤弱娇小,宛如不耐风吹的禾草,眉间隐现出與年纪不相称的淡淡愁绪。那楚楚可怜的模样,真应了她那名字,令人见了,无不生出怜惜之情。

陈老汉从竹篮里取出饭菜,摆在青石上。饭是糙米饭,菜是一碟咸菜、一碟鱼骨鱼肠,另有一碗豆腐汤。

胖老者望着这些饭菜,叹道:“江南素称富庶之地,南京更是天子脚下,可百姓的日常饮食竟这般寒简,可怜,可悲。”

陈老汉苦笑着摇摇头,端起饭碗道:“诸位,饭菜微薄,不能招待,老汉我只能先吃了。”

白食易忙道:“无妨,我们肚中尚不饥饿,不必客气。”陈老汉便夹菜送饭,自个儿吃起来。

喜儿在一旁看到陈老汉将鱼骨鱼肠吃得津津有味,十分好奇,不禁问道:“老爷爷,鱼的骨头也能吃呀?”

怜儿轻轻一笑,道:“怎么?你没吃过鱼骨头?”她哪里知道喜儿是大明郡主,从小锦衣玉食,哪个敢把鱼骨头给她吃,朱宝儿还不拆了他的骨头?

喜儿摇了摇小脑瓜,又问:“小姐姐,鱼骨头好吃吗?你爷爷好像很喜欢吃的样子。”

怜儿道:“本来鱼骨头下油锅里炸一炸,酥酥脆脆,挺好吃的。可我家自从爹爹失踪后,已经没钱买油了,只能先在汤锅里煮软,捞出来淋上酱汁,跟鱼肠、葱花拌在一起,滋味也不错呢。爷爷说吃鱼骨鱼肠自古就有,这里面还有一个故事呢。”

喜儿雀跃拍手道:“太好了,我最喜欢听故事了。老爷爷,给我讲讲吧。”

陈老汉用筷子夹一根鱼骨,轻啜一口豆腐汤,微笑道:“好,爷爷就给你讲讲。”

他见到喜儿胖乎乎、圆滚滚,一笑两个小酒窝的喜人模样,心头漾起长辈疼爱儿孙的温情,一时间将烦恼暂时抛下,慢悠悠地讲道:“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战国时代,秦王嬴政为了统一天下,把跟秦国对立的其他六国一个接一个地消灭了。灭六国的战役中,打得最艰难最苦的一战,发生在楚国城父境内。楚国大将项燕偷袭了秦军大营,把秦军杀得大败。秦将蒙武对项燕恨之入骨,发誓如果捉到项燕,要把他抽筋扒皮。后来秦国派老将王翦和蒙武一起领军,趁楚军久战松懈之际,趁势突击,终于大获全胜,攻占了楚国都城,俘虏了楚王。项燕保着楚国太子逃亡。蒙武为报上回战败之仇,悬赏重金缉拿项燕。

“项燕和太子逃到云梦泽,又累又饿。那云梦泽是个大湖,湖中水产丰富,鱼虾众多。项燕便下水采藕、捉虾、摸螺,煮熟了和太子一块儿充饥。谁知螺蛳没煮透,里面虫子多,二人吃完后找了块空地倒头就睡,第二天早上就病倒了。浑身忽冷忽热,虚汗直冒,很快就四肢无力,头昏眼花,发起了高烧。这一病就是三天,无医无药,两人的身子彻底垮了,奄奄一息,只能躺在那儿等死。

“就在他们神志渐渐迷糊的紧要关口,项燕突然听到‘咕咕嘎、咕咕嘎的叫声。他使劲睁开沉重的眼皮,看见几只鱼鹰在争食鳜鱼,浅水里还有几条白鲦、鲤鱼在扑腾。项燕心想死也要做个饱死鬼,便用尽最后的气力,爬到鱼鹰旁,挥手赶走鱼鹰,抓住鳜鱼;又挣扎着爬到浅水边,把搁浅的白鲦、鲤鱼一并抓了。然后用佩剑敲击铁甲,击出火星,点着干燥的芦苇,把鱼烤熟。

“他是个忠心耿耿的大将,对主上十分尊敬,将肥美的鱼头、鲜嫩的鱼肉,全部拿给太子吃,自己吃剩下的鱼肠、鱼扣(即鱼胃)、鱼骨头。两人吃完后,又睡了过去,等到第二天太阳出来,项燕竟感到神清气爽,病体康复了许多。他非常高兴,摇了摇躺在身边的太子,哪知太子已经在昨晚病逝了。

“项燕奇怪极了,自己和太子得的是同样的病,为什么他病死了,自己却在康复?想来想去,这几天唯一的不同,就是自己昨天吃了鱼肠、鱼扣、鱼骨头,难道这些平时不要的鱼下水,竟能治病?他掩埋了太子后,又捕来几条大鱼,除去鱼肉,只留下鱼肠、鱼扣、鱼骨头,加水炖煮,等到鱼骨煮软后,把那又苦又腥的鱼肠连同鱼扣、鱼骨,全扒拉进嘴里。吃完后歇了几个时辰,一起身,嘿,身轻体健,已经痊愈啦!看来这些鱼下水真的能治病。

“后来项燕又在云梦泽躲了一段日子,天天观察鱼的食性,才明白云梦泽里的鱼吃的都是荷叶梗、菖蒲、白茅根、水浮莲、芡实、菱角花、芦根等可以入药的水生植物。这些草药在鱼肠、鱼扣里汇聚起来,又渗入骨髓,所以鱼肠、鱼扣、鱼骨头就变成了能够治病的良药。懂得其中门道的渔民,就专门捕捉这种吃草药长大的鱼来吃,他们也就很少得病。”

陈老汉讲的这个故事,不但喜儿,连其他人也听入迷了。

喜儿鼓掌道:“以后有机会,我也尝尝鱼下水。老爷爷,那项燕将军后来怎么样了?”

陈老汉道:“项燕将军后来逃回故乡,把兵法、武艺都传给了儿子项梁。他去世后,又过了十几年,项梁带着侄儿项羽起义,终于灭掉了暴秦。这就是读书人常说的‘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望天树开怀道:“好!好一个‘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天理昭彰,无道必亡。哪个狗皇帝不把百姓当人看,百姓也不会把他当人看。”

一名守卫刚巧巡视过来,听到此语,喝道:“你胆敢辱骂圣上?”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