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 H5游戏

殷野王:如果我当上明教教主

2019-04-12 03:05:10 今古传奇·武侠版 2019年3期

明月

小说《倚天屠龙记》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情节,那便是明教教主的归属问题。自从前任教主阳顶天死在密道中无人知晓后,明教上下为了教主之位闹得分崩离析:紫衫龙王远走海外,杨逍与韦一笑等教众闹得势成水火,最具威望的鹰王殷天正更是率领一众人马出教自立。或许是先入为主,觉得张无忌接掌明教理所当然,但其实冷静考虑,张无忌若非是与明教各大法王、实权人物渊源深厚,获得各大法王支持,否则仅凭解救光明顶之危就当上教主,也是难以服众。

那么,不妨设想一下,假设没有张无忌,明教也侥幸躲过了光明顶之围,谁能胜任明教教主一职呢?小编推荐一人,定能让明教上下满意,这人便是殷野王。

一说起殷野王,大家或许嗤之以鼻。这个武功一般,也没什么见识,全靠自己老爹威风的“黑二代”也能当明教教主?先回去把自己家里的那点家务事处理好吧!各位看官稍安勿躁,咱就一条条列出来为什么殷野王正是不二人选。

小说中,殷野王的出场很早,小说第三章就出现了。此时,殷野王接了一个任务,是从武当三侠俞岱岩手上抢夺屠龙刀。不过殷野王的武功欺负欺负江湖中的下三滥倒是可以,但真刀真枪干起来,还是俞岱岩技高一筹。面对不利条件,我们的殷野王也没有莽干,选择了智取,联合妹妹殷素素发蚊须针毒害武当老三。

说起来,毒针、毒药,行些卑鄙手段,也没什么。但是,殷野王计谋得逞之后的那副丑态,当真是让人拍案叫绝:

那人伸出左手食指,指着他脸,笑道:“嘻嘻!你这人怎地这般傻,不等我给解药,却将宝刀给了我?”俞岱岩怒道:“男儿一言,快马一鞭,我答应以刀换药,难道还抵赖不成?先给迟给不是一般?”那人笑道:“你手中有刀,我终是忌你三分。便说你打我不过,将刀往江中一抛,未必再捞得到。现下宝刀既入我手,你还想我给解药么?”

什么,你说这人太卑鄙无耻,不是当教主的料?相反,笔者倒觉得真是痛快,标准的反派发言,才符合教主的资质。这等出尔反尔的气度,才是江湖第一大黑道应有的态度。不要以为明教出了一个张无忌,便人人都是善男信女了。而且,张无忌没当多久教主,就被教內的少壮派给架空了,后来朱元璋、陈友谅见缝插针,就已经证明了张无忌那一套劝人向善的理论,根本不适合明教众人的实际期待。明教需要的是能够带领众人发展壮大的教主,而不是一个道德先生。

过了人性审查这一关,就该考虑考虑个人的能力与威望了。殷野王,白眉鹰王之子、天鹰教天微堂堂主。在明教上下,地位虽然不及几位护法法王,但是隐隐然还是要高过五散人一筹:

他“殷野王”三字一出口,旁观众人登时起了哄。殷野王的名声,这二十年来在江湖上着实响亮,武林中人多说他武功之高,跟他父亲白眉鹰王殷天正实已差不了多少,他是天鹰教天微堂堂主,权位仅次于教主。

可见,殷野王的江湖名望,明教上下除了几位法王,下面的人是买账的。再说武艺,虽然前边有过偷袭俞岱岩的不光彩事迹,但是要知道武当七侠也不是白给,能算计到俞岱岩武力与智谋是缺一不可的:

殷素素又问:“我哥哥好罢?”李天垣道:“很好!令兄近年武功突飞猛进,做师叔的早已望尘莫及,实是惭愧得紧。”殷素素微笑道:“师叔又来跟我们晚辈说笑了。”李天垣正色道:“这可不是说笑,连你爹爹也赞他青出于蓝,你说厉害不厉害?”

李天恒是天鹰教主这段话虽然有拍马之嫌,但是殷天正率性耿直,断然不会糊弄自己儿子。所以,可见不久的将来,殷野王便会继承天鹰教教主之职,然后在明教各大法王争斗不休之时,伺机而动,渔翁得利,夺取教主之位。而在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时,天鹰教的表现便是如此:

张无忌顺着他手指向东方瞧去,果见战场数十丈外黑压压的站着三队人马,行列整齐,每队均有一百余人。战场中三派斗三旗,眼前是势均力敌的局面,但若魔教这三队投入战斗,崆峒、华山、昆仑三派势必大败,只是不知如何,这三队始终按兵不动。

蛛儿道:“那三队人是天鹰教的。天鹰教虽是明教的旁支,但向来和五行旗不睦,你们若把五行旗杀光了,天鹰教反而会暗暗欢喜,殷天正说不定便能当上明教的教主啦。”

殷天正在四大法王中年纪最大,而且看他无时无刻都不在培养自己的儿子,可见这教主之位,与其说是殷天正想夺,倒不如是帮助自己的儿子成功上位。后来,当张无忌出现时,殷天正、殷野王也都曾动用长辈的关系,力荐张无忌执掌明教。可见,明教教主之位,对于殷家父子是看得很重的。

说回光明顶,在五行旗等明教势力差不多消耗殆尽之时,张无忌突然出现接灭绝三掌,而在一切即将尘埃落定的关键时刻,殷野王又出来帮助张无忌。

殷野王嘿嘿一笑,说道:“灭绝师太,你有本事便打死这个少年。这少年若是活不了,我教你们人人死无葬身之地。”一说完,立时飘身而退,穿过人丛,喝道:“现身!”

突然之間,沙中涌出无数人头,每人身前支着一块盾牌,各持强弓,一排排的利箭对着众人。原来天鹰教教众在沙中挖掘地道,早将众人团团围住了。

这一系列的变故,可见是殷野王早有布置,只待六大门派与明教消耗差不多之时,然后出来摘桃子。那么,这样做的好处是什么呢?显而易见,既不是帮助六大派,也不是帮助明教,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殷野王千算万算,算漏了两个人。第一个人,便是横空出世的张无忌。

张无忌的出现打乱了殷野王谋夺教主之位的步伐。他现身解救张无忌,也不是他声称的敬佩张无忌“少年英雄”。这一步的用意,一是看灭绝气势不济,自己出来威吓走灭绝自是大功一件。后来,灭绝第三掌,打在张无忌身上如同石沉大海,殷野王借机发挥,嘲讽灭绝是手下留情,给江湖人一个错觉,以为是殷野王吓得灭绝不敢出重手。这便无形地增加了殷野王在光明顶之战的威望。再者,突然出现的少年,武功高强,但是接了两掌,未必能接第三掌。此时出来解救,既可抢夺功劳,说不定还可收买这个来历不明的少年。

直到后来,殷野王发现这个少年武功深不见底,莫名便起了杀心:

殷野王道:“曾兄弟,你师父是谁?”张无忌忙道:“不,不!你千万不能叫我兄弟,我是你晚辈,你老人家叫我‘阿牛便了,我没师父。”殷野王心念一动:“这小子的武功如此怪异,留着大是祸胎,不如出奇不意,一掌打死了他。”

有读者读到此处,觉得殷野王这个人简直有毛病。难道他也不许光明顶有这么牛逼的人存在?如果顺着之前的逻辑来盘一盘的话,就好理解多了。殷野王带着天鹰教的一帮人,在做一件机不可失的大事,突然一个武功高强、来历不明的人出现。万一被他搅局,岂不是前功尽弃,如果有机会不如先下手为强,除掉这个不安因素。这么一来,殷野王这种态度的转变是不是就好理解多了。

但是,殷野王也没有贸然动手,他展现出过人的一面:

殷野王眉头一皱,心想:“定是洪水、烈火各旗怪我不救锐金旗,又起了乱子。倘若一掌打不死这小子,这时候却没有功夫跟他缠斗。不如借刀杀人,让他去送命在韦一笑手里。

驱虎吞狼,一石二鸟,这等心机,实在是教主的上佳之选。

第二个人,便是我们本作的大boss成昆了。这时,他化名为圆真。跟着六大派的高手一起上山。殷野王怎么也不可能算到,少林之中这个名声不显的普通和尚武功这么高,稀里糊涂之下自己就被他重伤了。不过,换一种思路,或许是成昆察觉了天鹰教的阴谋,所以,找了机会重伤殷野王,才让这一切都化作泡影。最后机关算尽还是棋差一招,可见,有时候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