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18岁的十字路口

2019-04-12 03:06:34 意林绘阅读2019年3期

王源

喵咪说:18岁好似一个节点,将我们与青春期和成年世界划分开来,从此身上多了一份“成年人”的担子。虽然这会让我们感到局促不安,但是成长的过程却是美好且难忘的。

演唱会结束,我睡到了自然醒。南方的湿气萦绕在房间,父母又在耳边碎碎念,而我在这些片刻里,感到一丝久违的幸福感,来自真实世界的幸福感。回想刚过去的18岁演唱会,像一场美梦初醒,仿佛轰隆的音响与呐喊还在回荡。

这次演唱会,比想象的困难些。或许是因为被冠以“成人”的契機与名义,外界的压力让我像踩在临界点上,有些局促不安。18岁,这个节点变得有些敏感,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神经都是绷着的。比如定演唱会主题,我们焦头烂额想了很久,“伟光正”的名称层出不穷,浪费了不少时间,直到一组单词突然出现在视线里:born free。于是,就有了之后大家看到的那句话:生而自由,爱而无畏。

做到这句话并不容易,毕竟从来没有绝对的自由,只有安全范围内的相对自在。小时候觉得活在爸妈的管束里很烦恼,长大后反而是自己给自己的束缚如影随形——提前闯入成人世界的我,在成长道路上有时要作一些让步,也可能在某个时刻抛却了很多棱角。幸好,四面八方而来的支持和喝彩是我的“稻草”,只要支撑自己的那根筋没有断掉,迟早能撞破世人眼中的“南墙”吧。

说实话,按照演唱会的规模准备这场生日会,充满挑战:舞美、场馆、唱跳,缺一不可。更让人担心的是,我很怕留下遗憾。我总觉得,人生路上许多一时的决定,日后都可能蝴蝶振翅,不知何地何时卷起肆虐狂风。

好在事情一一解决,压力慢慢消化,我终于在倒计时里走上舞台。当呐喊声冲向耳膜,荧光照亮虚空,一切都变得生动而鲜活……那一刻,我突然感谢曾经的烦恼、紧张、害怕,并感谢在这些情绪中依然没有停下的自己——如果不去做,如何知道怎样才会犯错,又如何知错就改呢?

世间最可怕的禁锢,从不是物理禁锢,而是内心的彷徨与恐惧:害怕试错成本太高,害怕蝴蝶效应太强,最后选择留在原地。而世间最可贵的自由,也从不是毫无约束,而是一路跌跌撞撞犯错受伤,经历“无名之辈”时的疲惫与挣扎,最终冲破禁锢恣意飞翔。

“生而自由,爱而无畏”,这是我在夜路里对抗害怕的哼唱,是吹开迷雾追随月光的奔跑,是在18岁时给自己的最好期许。

郭旺启摘自《环球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