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的雪猪,一直在神的手掌里

2019-04-12 03:06:34 意林绘阅读2019年3期

凌仕江

青山说:这些动物更像大自然真正的孩子,纯真朴实可爱。然而事实上,越来越多的动物,因为人类的自私和残忍,走向了灭绝。

这么多年,我在藏地遇见的所有动物中,印象萌萌哒非雪猪莫属,只是它有一个我极不喜欢的学名——旱獭。这样的学名非常影响它在我眼中呆萌的形象,或者说我是讨厌旱獭这个名字的。原本这仅仅属于个人观点,哪知有天在人多的时候,不小心说漏嘴,迅即被在场的动物专家反驳。“先生,你或许可以保留你的观点,因为你不喜欢的动物名字可能还有土拨鼠、哈拉、齐哇。”在我们一起徒步通往神山冈仁波钦的路上,动物专家詹姆斯用十分诧异的眼神纠正我的动物观。对雪猪没了解的人,肯定以为他说了很多动物的名字。但凭我对这种动物的了解,知道这个英国人只是在强调一种动物——雪猪。

结伴同行者,背包客居多,还有一些是从事科考与探险的爱好者。这其中就有泰国的八岁少年柏朗依林和他的父亲托尼·贾。他们是家庭旅行爱好者,因为几年前到西藏游历,便爱上了喜马拉雅的雪猪。柏朗依林说他去过很多地方,遇见过很多动物,最忘不了的还是喜马拉雅的雪猪。这里的雪猪每次见柏朗依林,不仅愿意接受他的食物,还会对他拱手作揖示谢,这也成了父子俩每年返回西藏的理由。在茫茫旷野的喜马拉雅腹地,雪猪是所有凡人神奇相遇的最好见证者。很多时候,它听到大自然发出的声响,先独自从洞口探出一个脑袋来,若发现不是其他庞然大物的侵略者,而是人类,马上就会蹦到地面上,立起身子,向同类击掌发出热烈的欢呼声,几乎用不了五分钟,一群雪猪便向你围过来了。

那些手脚短小、身体肥嘟嘟、向着人拱掌直立行走的家伙,眨着小眼睛,活脱脱像动画片中的熊大熊二。柏朗依林说在阿里以西的那片草原上,曾有七八只雪猪对他拱掌,等着他奖赏食物,他在它们中间旋来转去,两眼放光,却犹豫着,不知应该先抱起哪一只。在他眼里,雪猪一只比一只可爱。“你们与哈拉居然有这样的约定,喜马拉雅真是一片圣洁的土地呀!”詹姆斯知道托尼·贾父子来找寻早年遇见的那只雪猪后,备受感动。“哈拉是谁?”柏朗依林将目光锁定在我身上。我悄悄拉过柏朗依林的手告诉他,詹姆斯所说的土拨鼠、哈拉、齐哇、旱獭,都是同一种动物,而且都是你最喜欢的雪猪。

一路闲不住的柏朗依林,在草地上奔跑,我寻着他渴望的奇迹。忽然,一声慌乱的尖叫,惊扰了每一个人。柏朗依林喘着粗气,像中了邪一样跑回来,说他刚刚看到一只大雪猪从他身边经过。他蹲下身给它喂饼干,遗憾的是那只雪猪并没有用鼻子问候他,他失落地抽泣着,“它不是我的雪娃,我说过今年还会回来看它,可是我的雪娃,究竟去了哪里?”“别哭,我们再等等,说不定它还会出现呢!”托尼·贾安慰儿子。

我們打起精神,拍拍尘土,准备上路,这时奇迹出现了。一只体型硕大的雪猪,像是披了一件毛茸茸的灰风衣,从狮泉河边朝着人群直奔而来。它跑在路上的憨态惹人怜爱,那调皮的尾巴和短短胖胖的手脚煞是可爱。柏朗依林一个箭步飞冲出去,眨眼之间,它一个猛扑投入柏朗依林怀里。“雪娃,我的雪娃。”像家中饲养的小萌宠一样,他唤它雪娃,只有他赋给它这个独有的昵称。他掏出一块夹心饼干,它为他拱起了双手,屁颠屁颠地伴随在他前后左右。

“说好的,我们明年还会来。”托尼·贾忍不住抱起柏朗依林和雪娃,在野花拂动的长风中,他们快乐地旋转。世上不少地方视雪猪为有害动物而展开捕杀,但喜马拉雅的雪猪,一直在神的手掌,在灵的怀抱,在风的眼里,被爱暖暖地呵护着。

大山摘自《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