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行走要“发声”

2019-04-12 03:06:34 意林绘阅读2019年3期

赵柒斤

青山说:看古装剧的时候,不少同学会留意到主人公们常常佩戴精致的玉佩,有时还会拿来做礼物。其实,这精美的玉佩可不只是装饰品,它还承载着中华礼仪之美的象征意义。

天冷,快走、跑步锻炼的人又多了起来。清晨和深夜,翻看微信或QQ朋友圈,便知有多少朋友在“健走”。其实,古人也喜欢通过“发声”的方式,传递并炫耀“行走”的信息。正如《礼记》所要求:“行走则有环佩之声。”

由此可见,古人的环佩,似乎并非用来观赏的,而是用来听的。然而,追根溯源,却发现古人身上这种浪漫的饰品,不仅历史悠久,而且最早还是正襟的礼制产物和森严的等级制度,为上至帝王下至士人的穿戴“标配”。《礼记》曰:“古之君子必佩玉……天子佩白玉而玄组绶,公侯佩山玄玉而朱组绶,大夫佩水苍玉而纯组绶,世子佩瑜玉而綦组绶,士佩瓀玟而缊组绶。”组绶是用来系玉的丝带,不同的佩玉和丝带颜色,象征着不同的社会地位。

组绶还有“串玉”作用,即将小玉佩串联起来,成为一个“玉佩组”,学术上称“组玉佩”或“杂佩”。玉跟玉之间的碰撞,自然发出“叮当”之声。当然,玉佩发声,并不单纯是营造“听觉美学”,更多的是礼制用意。作为贵族和士人,时刻都要保持形象,一定站有站相、坐有坐相,行走也不能有失仪态,而组玉佩的玉振之声正好可以帮助佩玉者以听觉规范自己的步态,即“听己佩鸣,使玉声与步行相中适”。

佩玉从西周开始,作为一项制度一直延续到明清时期。由于组玉佩十分烦琐,魏晋以后,男子佩戴杂佩的渐少,仅仅保留于礼制活动中,即重要活动必须佩玉。但女子腰间佩玉之风依然盛行。叮当作响的女子环佩之声,逐渐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悦耳音符、诗文中的美好向往,如“佳人环佩玉瓓珊”“鸣环佩玉生光辉”等。以至于《礼记》中规范士大夫步伐的“环佩”,逐渐成了女性的代称之一。

到了經济繁荣、社会稳定、思想开放的唐代,玉佩的严肃性逐渐消减,装饰意味却越发凸显。富有创意的玉佩不断被开发,如双鹤、双鱼、鸳鸯、凤凰、孔雀、花朵等造型的玉佩深受人们青睐,但佩玉的级别也相应提高。《唐六典》谓:“随身鱼符之制,左二右一,太子以玉,亲王以金,庶官以铜,佩以为饰。”而手工业和工商业空前发展的宋代,民间用玉异军突起,佩玉行走又成时尚,曾巩的“进退佩玉何玲玲”、陆游的“缨冠佩玉朝紫微”、袁甫的“佩玉锵鸣谨进趋”等均表达此意。

明代玉佩的器型和雕饰手法虽得以进一步创新发展,玉佩从材质上已不局限于玉,并开始采用金属和宝石,但玉佩称呼却变得压抑——“禁步”,顾名思义,就是“限制步伐”。为何要这样?参照“言多必失”理解,“禁步”就是怕走多步乱进而影响风度。

同时,明清是另一个玉文化繁荣的时代,民间盛行佩戴各种玉佩饰。有钱的人上到帽檐前饰,中至玉腰牌,玉挂件,下至玉鞋扣,几乎全身皆玉;一般平民百姓也常戴个玉手镯、玉耳环,玉扳指等,玉成了大众装饰品。

行走用玉佩“发声”,源于古人赋予玉很多人性的品格,弘扬孔子倡导的“玉德”,即仁、智、义、礼、乐、忠、信、天、地、德、道等,所以才“君子无故,玉不去身”。

朱权利摘自《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