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颇没那么“神”

2019-04-12 03:06:34 意林绘阅读2019年3期

赵柒斤

阅读分享:作者从记载的历史事件上去论证廉颇“没有那么神”,提出富有新意的观点,让我们重新审视历史人物,既懂得了知识,也学会如何严谨地进行史学探究。历史在诸多因素的干扰下,或许不够准确,但我们也不必过于较真,不用着急去为谁“平反”。学习历史,要吸取精华,要学习优秀历史人物身上的美好品质,只要我们获得了这些,那无论历史人物是否被“神化”,都没有那么重要了。(特约教师:福建省漳州市长泰县第二中学 张文惠)

廉颇身上的标签不少,诸如“负荆请罪”“战国时期四大名将之一”等,但我想再给他贴上一个“名不副实”:公元前270年,秦国进攻韩国,軍队驻扎在阏与(今山西和顺县一带)。赵惠文王问廉颇:“可救不?”廉颇说:“道远险狭,难救。”赵惠文王又问赵奢,赵奢回答:“两强相遇勇者胜!”结果,“赵奢纵兵击之,大破秦军。遂解阏与之围。”还有一事,也足以说明廉颇度量并非大如海。赵惠文王的孙子继位后,用乐乘取代廉颇。“廉颇怒,攻乐乘,乐乘走。廉颇遂奔魏之大梁。”

廉颇的最大战绩是赵惠文王十六年(公元前283年),带领赵军长驱深入齐境,攻取阳晋。问题是,这个战绩发生在名将乐毅联合秦、韩、魏、燕、赵五国之力伐齐期间,总指挥是乐毅,赵国在其中的权重并不大,因而廉颇这个战绩的含金量也很有限。之后,廉颇取得的几次胜利也是针对齐、魏。相对于两次打败强大秦军的马服君赵奢、多次打败匈奴和秦国的武安君李牧,廉颇与秦国作战基本都是败绩,他也没有与秦作战的任何经验。

评价廉颇军事才能,就不得不提长平之战。对于2300多年前,秦、赵围绕上党郡归属,展开的那场生死决战——长平之战,现今流传最广的故事版本是,战争期间,赵王听信秦国间谍散布的谣言,罢免了主张打持久战的老将廉颇,换上纸上谈兵的赵括,结果赵国40万精锐全军覆没。姑且不论长平之战发生前秦赵两国经济实力、军队后勤保障能力等差距有多大,也撇开赵国的风险评估、风险防控能力差及战略决策失误等不提,单就廉颇军事指挥能力而言,恐怕也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事情是这样的,上党郡最初是韩国的国土。为夺取这块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的战略要地,秦国以名将白起为主帅,率军与韩国连续激战三年,夺城10余座,斩首五万多,最终切断了上党郡与韩国本土的联系,使之成为一块“飞地”。

到了公元前262年,已绝望的韩王不得不向秦国屈服,答应把上党郡全部17城割让于秦。可当时上党太守冯亭却来了一个“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他跑到临近的赵国,愿意将上党郡尽数献给赵国。赵王对这天上突然掉下的馅饼喜出望外。于是,公元前261年,廉颇率领几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地接管上党。此举激怒了秦国,秦军随即向赵军发起攻击。最初秦军的最高指挥官并不是名将白起,而是“左庶长”王龁。就是这个职务并不高、名气并不大的王龁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就从廉颇手中将上党郡17座城全部夺了下来。

廉颇率领的赵军被王龁赶出上党后,一路败退到长平,上党的老百姓也跟着跑过来。公元前260年四月,一路如影随形追过来的王龁便以此为借口进攻赵国,廉颇在当地一片河谷地带修筑了东垒、西垒抵抗秦军进攻。许多描写长平之战故事中的廉颇“采取积极防御态势与秦军对峙”,就是这么来的——哪是什么积极防御,是你廉颇根本就不是人家对手,迫不得已才以拖待变。赵孝成王一看这也不是办法,廉颇始终不敢出战,国力消耗不起,后勤保障也跟不上,再加上“秦相应侯又使人行千金于赵为反间”,赵王这才以“赵括代廉颇”。一听赵军换帅,秦“乃阴使武安君白起为上将军,王龁为尉裨将,军中有敢泄武安君将者斩”。由此可见,秦国对赵括态度比对廉颇重视多了。这反而成全了廉颇。否则,廉颇哪有资格被人安排为“战国名将”。

王传生摘自《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