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子夜》中的人物形象与时代的关系

2019-04-12 05:04:18 神州·上旬刊 2019年2期

摘要:《子夜》是由茅盾先生创作的中国现代长篇小悦,其以1930年5.6间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上海为背景,以民族资本家吴荪甫为中心,其他一众物如赵伯韬,杜竹斋等为辅助,为我们描绘了当时充斥中国社会的各种社会阶级矛盾。

关键词:人物形象;时代背景联系

一.中国民族资本家的悲剧-吴荪甫

在小说中,吴荪甫毫无疑问是一位野心家,他有着振兴整个民族工业的远大抱负,但他又是一个生不逢时的可怜人,在那个民族资产阶级必须三线作战的时代,即使如吴荪甫这等狠辣人物也是无可奈何。当然他的失败破产与他自身的性格也有一定的关系,他为人狂妄自大,自信心极度膨胀,从他从一开始就谋划并实现吞并那两家丝厂和八家日用品厂就可以看出,明知他自身周转能力和资金都有亏空,甚至是顶着家乡农民暴动给他造成的巨大损失也要迎难而上的气魄,颇有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意味.他又是一个有着进步思想的人,他的目光也远比杜竹斋之类要长远,他希望实现民主政泊,尽管这其中也包含了他的一些个人野心。但他的进步思想又是矛盾的,面对工产厂的工人运动,他必须予以血腥镇压,但事实上,我认为工人阶级的作用是有争议的,后面会有提到。而面对诸如赵伯韬一类的帝国买办资本主义时,他又必须倾尽浑身解数,绞尽脑汁才能与之抗衡,在这场三线作战中,吴荪甫在哪一条战线上都不占有优势,即使是在自己的家庭生活中,他也面临极大的压力,妻子林佩瑶的出轨等种种问题同样时时刺激着他紧绷的神经。可以说吴荪甫是一个集各种矛盾于一生的悲剧人物,他的失败与破产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时代和社全的悲剧。

二.旧社会的僵尸-吴老太爷

吴老太爷在全篇中出场很短,只在第一章有过出场,然后就因为受不了大都市灯红酒绿生活景象的刺激,而突发脑溢血出世,就如同范博文所形容的,吴老太爷是旧社会见光死的僵尸。吴老太爷是旧社会封建主义的残宗,他虔诚地信奉着那部用黄布包裹着的《太上感应篇》。我们可以注意到的是,在吴老太爷从下船到上车,最后到吴公馆的过程中,在无法忍受外界的种种刺激的时候,他总会下意识地去找去抚摸他的《太上感应篇》。在之后的叙述中我们会发现吴老太爷年轻时曾是维新党,后因骑马跌伤了腿,便终日自闭于书斋,整整25年,他是典型的新旧时代交替时期的人物,也是对新思想不够坚定,最终又跌入旧思想泥沼中的可悲人物。

三.帝国买办资产阶级的毒蛇-赵伯韬

如果要为毒蛇这个比喻选一个合适的本体,那么赵伯韬无疑是非常合适的,他“金融,公债场上的魔王"这一诨名也不是平白无故就可以得到。在国内,他与蒋介石政府关系密切深厚,在国民政府中有着极为强力的靠山。在国外,他是美国金融资本家的忠实宠物,是他们在中国的代理人,他存在的意义,就是帮助他的主子彻底搞垮中国的民族工业,以达到破坏中国生产力,为外国资本的肆意横行扫清道路的目的,最终在中国划分殖民势力。

就如同一条“毒蛇”一般,赵伯韬更喜欢躲在幕后,伺机而动,在最关键的时候给出致命一击,而后迅速隐入阴影之中,等待下一欢出击,他甚至以玩弄自己的猎物为乐,他在与吴荪甫的谈判之中,从一开始就完全没有把吴荪甫放在眼中,此时,他在与吴荪甫的战争中已经取得了绝对优势,此时的他,也只是想在最后关头戏弄一下吴荪甫,品尝作为一个胜利者的血胜快感。甚至在私生活上,他更加将一个买办资产阶级的腐朽与丑恶体现得淋离尽致。他不仅在公债场上大肆扒进,完全没有任何顾忌,而且还在社会上扒进各种各样的女人。只要他看上眼的,一律照单全收,性生活极为腐朽理乱。他甚至不但不以为为耻,还反以为荣,向吴荪甫大肆炫耀自己可以玩弄各种女人,神色甚至可以用趾高气昂未形容,从这一点上讲,他就是一个带有深重流氓习气的有钱有势的洋奴。

四.资产阶级的爪牙-屠维岳

屠维岳开始时并不出众,只因他的父辈与吴府是世交,因家道中落,蒙吴老太爷推荐,在裕华丝厂做了个小职员。早些时候,吴荪甫因为他是吴老太爷推荐的,对他并不热心。在一次工潮中他才成功引起了吴荪甫的注意,但因為他的告密,吴荪甫原本是准备打发他走人的,但他的冷静.机警和果绝改变了吴荪甫的心意,让他成为了工头。其实,在很多文学作品中都很少见到对资产阶级的爪牙有这样的描写,大多都带有强烈的阶级性色彩,只一味突现他们丑恶的一面,这是不正确的。实际上,一个工厂想要在那样的时代发展壮大,不仅需要吴荪甫这样雄才大略的货本家,更需要像是屠维岳这样精明强干的中层管理人员,他通过内部离间,撒播白色恐怖武力胁迫的方式,镇压工潮,将任何反抗的思想和行动把杀在摇篮中。事实上这对于当时内忧外患的裕华丝厂是非常有必要的。如果不尽快镇压内忧,外患就会胜利得更快更彻底。故而尽管屠维岳此人狠辣无情,但这是作为一个管理者施行铁血手段的必要品质。实际上,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之下,试图与工人阶级达到合解几乎是不可能的。作为资产阶级及其下属,镇压是唯一的出路。

五.社出矛盾的焦点-工人阶级

在《子夜》这部小说中,工人阶级与其革命浪潮,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正如我在前面说的,本文中工人革命浪潮所起的作用其实是有待推敲的。工人本身作为一个带有进步性质的阶级,这一点是无可争议的。但在《子夜》中问题的症结在于他们所反抗的对象。吴荪甫及其民族资本主义在当时的中国也是一种进步力量。工潮对吴荪甫的冲击,其实是中国两种进步力量的内斗,是外国列强最乐于看到的局面。工人革命浪潮的冲击,本质上间接地援助了赵伯韬在金融上对吴荪甫的围剿,使吴荪甫陷入了腹背受敌的近于绝望的境地。其实,工人们发动革命浪潮,在当时是一个极度矛盾的过程,工人们因为工厂待遇不好而发动工潮,好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权益,但最终,他们的反抗间接摧垮了吴荪甫的产业,使之成为了赵伯韬手下的行尸走肉,将民族资本主义带入了无底深渊。同时.他们自己也没有因此获得任何好处,相反还要面对失业的风险,可以说是两败俱伤,没有任何意义。

六.总结

《子夜》中的每一个人物形象其性格的形成都与他们所处的时代背景有着很深的关联,当时的中国时局几乎四分五裂,内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外有帝国主义的压迫摧残,社会情势几乎到了让人绝望的地步。这一时期,我国的社会矛盾几乎激化到了无可复加的地步,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与买办资产阶级,新旧对立在这一时期达到了顶点。吴荪甫的益中公司,更是这所有矛盾之间的纽带,他在与工潮,赵伯韬,自己的家庭进行着一场几乎没有任何胜算的三线战争,纵然他有很多缺点,有自己的私心,他也还是会与买办,与工潮斗争。在《子夜》这部作品中,我们应当了解到的,便是一种斗争的精神,是一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气概,吴荪甫是这个乱世中的枭雄。

参考文献:

[1]杨义夫.品读《子夜》.[J].汉字文化.2015.10.10.

[2]张宇梵.对茅盾作品《子夜》中的人物分析.[J].教育现代化.201.10.16.

[3]雷曙光.时代的镜子一评茅盾长篇小说《子夜》.[J].教育理论与实践.2017.7.25

作者简介:单子超(1999.3.13)汉族,江苏省无锡市,南京林业大学在读本科,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

注:(本文由南京林业大学缪军荣老师指导完成)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