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旅游商业开发对民俗的影响

2019-04-12 05:51:18 神州·上旬刊2019年2期

黄煜轩 张益鸣 王秀娴 罗筱玥

摘要:近年来,旅游业发展相当迅速,特别是在部分少数民族地区更是如此。在文中主要结合具体实例,就旅游商业开发对民俗带来的影响展开分析,以期为解决民俗的真实性与发展现代化的冲突提供借鉴。

关键词:旅游商业;民俗;发展

辽阔的华夏土地以东,一个神秘的东方女儿国正在逐渐向世人揭开面纱。这里的山之连绵,水之逸秀,情之古朴,史之神秘,吸引了无数远方的旅客慕名而来。伴随着改革开放进程的加快,当地旅游业的不断发展,民族经济的振兴,古老平静的摩梭社会也发生了震荡,摩梭人传统的民俗文化心理随之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同时,经济发展与文化保护的矛盾日益显露,如何在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情况下,兼顾文化传承成为当下最具争议的话题。

摩梭族的经济和旅游业的发展

为了让辖区内的旅游景点吸引更多的游客到临,当地政府大多会利用当地民俗资源,刻意地造成异质化,从而达到民俗文化与都市文化的差异更加突出明显的效果。而泸沽湖景区则是刻意异质化的产物。不论是网络上的宣传语、广告词,还是当地的“阿哥”“阿妹”,无不在时刻宣扬着当地居民的“热情好客,淳朴善良”。而“东方女儿国”,”母系氏族“这样的关键词也被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本应该一年举行五六次的篝火晚会,却成为了每天夜里泸沽湖内最热闹的表演项目。这些皆是泸沽湖景区内摩梭人们为了吸引游客,给游客一个深刻的”摩梭印象“以及让游客感受到对于民俗的参与感而刻意进行的异质化。这样刻意表达出的摩梭文化与大部分游客们平日里身处的文化是迥然不同的。同时当地的表演者不时显露出的敷衍与刻意,也大大的影响了游客的旅游体验。

旅游业对摩梭族文化的冲击

在旅游业开发之前当地的人民都以农耕放牧为主,日出而作日入而息。(1)通过与客栈老板的聊天了解到当时有许多人外出打工,但是因为没有一技之长满足不了市场的需求,80%的摩梭人都难以就业,同时他们也陷入了“技术困境”。旅游业开放后摩梭族的传统农耕社会也被打破了,他们不再以耕地为主了,而是多方面地赚钱,開发了第三产业。更多的人往外面的世界走了。

游客们的价值观也在有意无意地影响着当地摩梭人价值观的转变。就例如,摩梭人的服装,之前他们穿的都是传统的服装;但是现在摩梭人为了迎合游客的喜好,穿上了轻便的汉族服装。再例如受到消费主义侵蚀的摩梭族篝火晚会,舞蹈者们再也不是因为喜事或者过年过节而跳了,现在是为钱而舞。旅游业还未兴起时,他们的篝火晚会是为了创造更多让男子与女子相聚的机会,而如今篝火晚会的目的已经开始变质了。

量变促成质变。文化的变质不仅只在摩梭族出现。经济的发展是必要的,但同时我们也要思考如何保护好传统文化,防止他被过分的侵蚀。

真实性与经济发展的矛盾

矛盾的普遍性与特殊性告诉我们,时时有矛盾,事事有矛盾,这引导我们必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隐藏在泸沽湖这片世外桃源的,便是外来人群所渴望体验的“真实性”与当地客观必然的经济发展之间的矛盾。绝大多数的旅客都是抱着猎奇的心理前来观光,追求与大城市的物质现实对立的生活方式和别具一格的精神财富。摩梭文化在演变中逐渐与这一观点一拍即合,为迎合旅客,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当地旅游业操控市场,制造旅游吸引,人为地增强突出文化差异,导致了一种非绝对、客观的真实,亦可被称为舞台化的真实性,难以让旅客体验到当地确切真实的民俗生活。

对于大部分本地人来说,文化商业化,文化消费合理化不妨为一种好事。在这一演变中,逐渐缩小了贫富差距,大大促进了当地经济政治发展。通过对当地孩子的探访以及实地考察,研究者讨论发现,本地最明显的改变便是教育行业的迅速进步,从仅有的极小部分家庭有条件上学,到如今几乎每家每户都出勤勉刻苦的上学郎,可以说是摩梭族内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前进。从整个民族的角度思考,旅游者通过良好的旅游体验而给予民族的充分肯定,为少数民族赋予了经济文化的价值,使当地人对自身文化产生认同,增强了民族自信心以及族群强化的清晰认知。

然而,依据“自然为本、特色为根、文化为灵魂、市场为导向”的原则而建立的旅游行业伴随着当地的逐步发展,在追求现代化的同时,不知不觉中激化了真实性与经济发展的矛盾。为了给当地提供切实利益,吸引带有目的性的旅客,本地人强化,甚至夸大了民族的文化特色,来突出民族的独特性。例如,将“走婚”等本是私密活动的行为放大,做成一台台节目,从而满足异乡人的好奇心与猎奇心理。只因旅客不拘泥于舞台表演是否客观或真实,而渴望体验强烈的文化差异化和表演实践的仪式感。在世俗眼中,少数民族总被习惯性地被定义为原始的,差异化的,固守不变的刻板印象,所以外来人群也对之有着美好期冀,自作主张地占据道德的制高点,希望它保持原始状态,不受外来利益的城市化污染。这也导致本地人对游客过度想象的不满和抵触。矛盾就此激发。

从当地人的角度看,真实性是动态的,而不是固守原始,一成不变,必须通过经济的不断发展,促成现代化的文化变迁,才更能突出原始与差异构成的真实性。旅客们本是奔着自然亲密感而来,却不得不面对收门票的篝火晚会,充斥着明码标价饰品与交通工具的景点,商业化痕迹严重的村落使站在制高点的游客扼腕叹息,直言此地已失去了质朴。

其实,本地发展不可能封闭或持续保持原始,它必须与追求现代化相生相长,(2)「游客一方面消费地方,一方面要求地方保持在原始状态,这实际上是现代性的悖论在旅游过程中的体现。」(游客也没有权利为了自身想象而批判或阻止文化多样性的产生。一些与本地发展理念相适应的文化会被宣扬歌颂和保留,以此作为民族的特质,而已不适应现代化发展的民俗也许仍为本地的文化认同,储存在图书或博物馆中接受展览。旅游业蓬勃发展并不会使民族文化崩溃,恰恰相反,此举能增强民族自豪感,促使本地人积极挖掘传统文化,将族群身份和文化变迁铭记于心。接受外来文化的洗礼后,当地的价值观得到改善,从家务劳动中解放出来,愿意主动去开阔视野,理解不同地域环境之间的差异与联系,在自觉保护和传承传统文化的条件下,进行消化性的经济发展,同时反思传统与现代的紧密联系,将两者有机结合。

结论

旅游业的发展对摩梭文化的是显而易见的。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所以利益与弊端是共存的。虽然现在摩梭文化还没有根本性的变化和遗失,但是我们也不能一味地强调旅游开发,这样的话原汁原味的摩梭传统文化会慢慢失去他本身的原始性。由此可得出结论,若想协商并解决真实性与发展现代化的冲突,既不能绝对封闭,使民族文化遗失,被历史淡忘,也不能完全商业化,过度汉化而造成民族失格,丢失了少数民族传统精神财富。须加强与外界联系,加深理解,化解价值观的冲突,使质朴与商业并存,促进两者共同公平发展。

注释:

网址:http://www.doc88.com/p-7794455773390.html

引用自《谁的真实性?——泸沽湖的旅游凝视和本土认同》

参考文献:

[1]张令伟 于琦 <探讨旅游差异化发展之路> 济宁日报/2012/6/03/第003版:

[2]徐赣丽《民俗研究》<民族旅游的表演化倾向其影响>,2006 (3)pp:57-66

[3]1963年,努涅斯(Nunez)发表论文《旅游,传统与文化涵化--一个墨西哥村落的周末旅游》。分析了墨西哥某山村开展周末旅游后,对其居民生活方式,社会关系等方面的影响。努涅斯由此被公認为对旅游社会文化影响进行探讨的第一人。见T.Tourism,Tradition,and Acculturation:Weekendismo in Mexicam Village[J].Southweatern Journal of Anthropology.1963 (21):347-352

[4]李子明 <旅游发展对泸沽湖地区居民生活方式影响研究>  2014年5月 pp:2

[5]网址:HTTP://www.doc88.com/p-7794455773390.html pp-68

[6]南开大学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院《泸沽湖景区发展战略研究》2017-08-31,pp:1-2

[7]魏雷,钱俊希,朱竑《谁的真实性—泸沽湖的旅游凝视与本土认同》pp-70[J].旅游学刊,2015,30 (8):66-76.

[8]引用自网络文章,《原生态天使vs.商业化魔鬼》,网址 网址 http://anzhu.net/?p=501,201,2014-05-09。

[9]引自网络报道,网址 网址 http://lvyou.elong.com/ 4680464 / tour/a07dq196.html,201,2014-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