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紫砂造型之美

2019-04-12 05:04:18 神州·上旬刊 2019年2期

蒋蒸

摘要:人间珠玉安足取,岂如阳羡溪头一丸土。自古以来,紫砂壶以其质朴醇厚的文化底蕴,深受文人茶客的喜爱。宜兴紫砂,因其稀有的资源、独特的工艺、文化且赏用功能兼具而享誉人间,成为世间难得的艺术瑰宝。从紫砂传统造型来做整体分析,可以品鉴出紫砂造型之美。本文先从紫砂壶的历史起源进行追溯,侧面验证紫砂壶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然后从如何选得一把好壶做分析,从紫砂造型的紫砂造型的分类和艺术特征这展开论述。重点在于强调造型之美对于整个紫砂艺术的重要性。

关键词:紫砂;历史;造型

一、追溯紫砂壶的历史起源

紫砂器是陶器的一个分支,其始于宋,盛于明、清,而流传至今。紫砂壶是紫砂器中的一类,最负盛名的产自宜兴。相传宜兴紫砂壶的始创者是明代的一位僧人,于明·周高起《阳羡茗壶系·创始》中有所记载:“金沙寺僧,久而逸其名矣。闻之陶家云,僧闲静有致,习与陶缸瓮者处。抟其细土,加以澄炼,捏筑为胎,规而圆之,刳使中空,踵傅口、柄、盖、的,附陶穴烧成,人遂传用。[1]

紫砂壶的出现和中国茶文化的发展密切相关,紫砂壶在茶具当中一直被认为是“器之儒者”,因为它以其仿若中国古代文人所特有的温润质朴、儒雅内敛的性格以及适茶性,深受历代各个阶层乃至当今万千壶友、茶友的推崇喜爱。[2]笔者认为,紫砂壶之所以这么受人喜爱乃至追捧,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就是紫砂造型之美,为其在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之上增添了一抹重彩。

紫砂壺因其独有的材质、独特的工艺而呈现出风格独具的艺术魅力,紫砂壶的艺术特色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即紫砂壶自身的工艺特性和外在装饰在视觉上所带来的精神愉悦,二者在艺术效果上的巧妙运用和结合,使得紫砂壶具有了与其他材质不同的特色与美感,因而深受人们的喜爱。[3]

二、品韵紫砂壶的造型之美

名家大师的作品往往一壶难求,正所谓“人间珠宝何足取,宜兴紫砂最要得”。工作室里,经常有人来问,怎么样才能选到一把好的紫砂壶。著名的紫砂泰斗顾景舟大师认为:“抽象地讲紫砂陶艺的审美,可以总结为形、神、气、态四个要素。形,即形式的美,是指作品的外轮廓,也就是具象的辟面相;神,即神韵,一种能令人意远,体验出精神美的韵味;气,即气质,陶艺所内涵的和谐协调色泽本质的美;态,即形态,作品的高低、肥瘦、刚柔、方圆的各种姿态。从这几个方面贯通一气,才是一件真正完美的作品。”当我们拿到一把紫砂壶,首先观其形,然后品其韵。评价一把壶的好坏,形占首要因素。

紫砂陶艺是中国工艺美术宝库中,造型丰富、制式广博、艺术品味很高的工艺精品,素有“方非一式,圆不一相”之盛誉。如何正确评估造型之美,也是一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众口难调的艺术理趣,紫砂名壶的造型,千姿百态,有朴实的实用造型,也有奇巧的怪异造型,紫砂壶造型主要分两大类,一类是光器,另一类是花器。

光器,就是运用几何形体的变化来造型。光器中又分圆器造型、方器造型两大类。圆器造型,讲究“圆、稳、匀、正”、“珠圆玉润”。方器造型讲究线面挺括平正,轮廓线条分明。剖面有四面、六面、八面等,要求“方中寓圆”。

花器创作灵感一般来自自然形体,像荷花、莲蓬、石榴、牡丹等,都被我们用来设计在茶壶中。也有模仿生活日用品样式的,比如僧帽壶。还有运用一些线条形状组合、变化、结合的,比如葵花壶。

不管光器花器,最重要的是造型的变化与统一。统一是指形态相似的元素组合在一起,具有呼应,秩序和规律。变化是形态相异的矛盾对立元素组合在一起,不仅不能显得突兀无序,而应呈现出作品的动感。

三、结语

紫砂壶造型艺术千变万化,体现了紫砂艺人们匠心独运的创意,其中不难看到立意新颖、风格独特的传世佳作,其之所以能从茫茫壶海中脱颖而出,正是其具有了独特的艺术特征。一把壶能呈现出作者在创作和制作的思路,一把好壶,更能传达精气神。好的作品是有生命力的。花器传神,光器刚健。紫砂壶不上釉,以泥色示人,裸妆出镜。壶嘴、壶把、壶身、壶盖线条统一和谐。整体高雅不落俗,虽然不能用浓妆艳抹来修饰,但紫砂本质就是质朴质美。紫砂壶的创作,不应为了追求所谓的创新而标新立异。壶的魅力不仅表现在外观上,更是作者想要传达的思想之美。明白这些,更能体会紫砂壶的韵味。多看壶,多品壶,对壶的鉴赏能力自然而然会得到提高。紫砂器的各种形体是在方器、圆器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所以紫砂器造型是“方非一式,圆不一相”,这就是数百年来无数艺人创作经验的累积。现在紫砂工艺又继续在早期砂器基础上不断地承袭与发展,将紫砂艺术推向更臻完美的境界,实乃当今紫砂艺术收藏家所乐。

参考文献:

[1]陈先茂.浅谈紫砂壶的造型与装饰艺术[J].陶瓷科学与艺术,2018,52 (09):15-16.

[2]刘伟涛.紫砂陶刻与器物的协调之美[J].江苏陶瓷,2018,51 (05):45-46.

[3]黄强.浅谈紫砂壶造型与装饰二者之间的辩证关系[J].江苏陶瓷,2018,51 (05):76.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