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机绣工艺的价值分析

2019-04-12 05:51:18 神州·上旬刊2019年2期

北方机绣工艺是近四十年来,刺绣手工行业最新产生的一项艺术技术。它的制作、针法、材料、效果与上世纪中叶产生社会上的传统机绣不同。它们之间则是手工机绣两个工艺品种。

刺绣实质上是一项很奇妙的艺术,进入这个领域相信都会被它吸引,绘画表现达不到的地方可以用刺绣表现的更好。近些年来,由于社会价值观的变化,人们的生活心理状态也发生了巨变。很多人不愿意专注,也不愿意研究了这就很难使他们真正进入绣品世界。也体会不到刺绣无穷的艺术魅力。这样以来国内传统工艺,刺绣技术近百年来不景气应该是一个必然的结果。做为行业内的从业者这些年忧心重重,奔走呐喊就是想让人们知道工艺尤其是传统机绣和现代机绣工艺在中国刺绣发展史中珍贵程度。它是刺绣工艺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笔。值得心慰的是近年行业国师和国大师的全国评比中,有基础好的新人,新方法,新工艺的出现。尽管稚嫩,还是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刺绣艺术品,当今的发展除了有普及版大众化的形式,更要有尖端版的个性化形式。尤其是机绣的发展更要向这个方向努力,因为它具备这种条件,拥有这份能力。

一、北方机绣的艺术探索过程和经历

还是从最熟悉的北方(手工)机绣着手进行探索。上个月北方机绣在鞍山博物馆举办了《大师风采——董树新北方机绣艺术展》。展览时间近一个月(一再延期),展览北方机绣作品五十幅。参观的观众达一万五千人。辽宁省内主流媒体,市级媒体,梨视频和新华社都做了大量报道,新华社还发了日文版。媒体积极道报,观众热忱参与,除了省内各市观众外(看卫视得知),还有很多旅行者,如深圳、四川、甘肃、山东等。国内著名演义界名人也广被北方机绣吸引,成了它的粉丝。客观讲,这次北方机绣工艺在社会的强势露面,引起了方方面面极大的轰动,超出想象,超出预计。例如,很多观众认为:“到博物馆能看到这种绝技是意想不到的收获。说明我们国家还有数十年来踏踏实实做事的人,他们普遍认为这种工艺的出现是制作者一生的心血,不仅仅是大国工匠,而是他们真正服气的大师。”还有一位老者教师出身看过展览后,临走时给作者深深鞠躬。这与我零八年在日本办个展期间情节是一样的。要日本办展期间,有一对也是搞机绣的老者,开始不宵一顾,看后也在画廊门口给作者鞠一躬。这一躬,除了对作者感谢之外,更主要的是对机绣工艺,展现给他们的美表示敬意。这是一种压力,更是一种责任。

二、对刺绣领域发展,促进刺绣技术变革的积极意义

中国刺绣从商品绣到观赏绣,总体发展过程有二千左右的历史(一般说法,学术内有争论)。除了大段时间是手工刺绣的历史之外,就是上世纪初到上世纪末,这百年左右的刺绣发展历史了。2000年之后基本上进入了程序绣阶段(也就是电脑绣)。将来是否发展到大智慧和智能化不得而知。

前边说过,社会对创新发展的具体措施可能还在制定中,这对刺绣艺术品发展不利,因此,從沈寿的“仿真绣”;杨守玉的“乱真绣”之后并没有在业内引起共鸣的技术和工艺出现。导致很多从业人员对刺绣品的发展前景十分担心和迷茫,尤其在电脑刺绣底成本的冲击下,手工技术艺术品,很难生存。这就是现实当下的现实。要想扭转这种工艺发展的瓶颈,必须让观赏者看到刺绣品手工东西美的一面,这是根本的东西,想办法让制作者与观赏者内心产生共鸣!从北方机绣近几十年在市场的试水证明,多数观赏者还是买账的,否则的话北方机绣不可能在没有任何官方帮助下走过近四十年的岁月到今天。从行业国师的入围到七届国大师的观赏分析来看,有青年人一路潜行,冲上了这种所谓荣誉(国大师)的最高峰。原因在哪里,就是工艺的不同,技术的不同和效果的不同。

三、北方机绣现有的生存状态和内心想法

每个人从事的专业都是从兴趣开始,当你长时间深入到工艺之内,心境会不自觉的发生巨大变化。从爱好到了解;从经历到思考;从比较到责任。所以数十年除了维持正常生存外,没考虑过它的升值、保值等艺术研究以外的东西,所以数次参加国展取得了“百花杯”的金、银奖;被辽博主动提出收藏作品;作品还被国家文物局评为“中华民族艺术珍品”;工艺技术被国家知识产权局授予国家发明专利;十年前,东渡东瀛办个展引起轰动,中国北方机绣工艺确实赢得了日本刺绣艺术品爱好者的尊重;还有发表的国家级论文被中文科技数据库收入;北方机绣工艺的技术标准类专著《中国北方机绣谱》在去年已成书,并对全国新华书店公开发行等等。这些东西都是北方机绣走过的路程和艰难的经历。北方机绣这几年在社会的出现,严格说一般的欣赏者,是不知道它真正的创新价值的,甚至比较麻木。这反应了这些年人与人之间互不信任,相互疑问的社会现实。值得心慰的是,如果你有能力,有机会往国家级走,现实情况是与地方大相径庭。在行业国师评选中,我是近四十年首次入围国家级评选。十分珍悉,更是十分忐忑,全靠自己的实力能否评上没有底。中工美首届公布结果在晚八点公布结果,我十分幸运辽宁我排第一名,国内全行业十一大门类综合排名,北方机绣全国第二十三名。做梦也想不到的结果,内心五味杂陈很难过,这种难过是对六十六国家级评委的感谢,也是对自己数十载默默坚守,认可和喜悦。但冷静下来思考了很多,全国三十一家刺绣界的各省高手齐聚一堂,北方机绣却能脱颖而去,究竟为什么?不是你的命好,也不是你工艺做到了极致,而是专家从刺绣发展的角度,对你工作的一种认可。创新对任何工艺和技术都是至关重要的。“大道至简,实干为要”。在北方机绣产生的那天起,始终秉承让懂者一看便懂。让不懂者一看便爱的原则。机绣只有引进专业的人(美术基础的),也就是有学院派的视野;有铁粉派的执着;机绣才有希望。机绣要把入门的各种技法简单化(足以达到自己表达对象的能力)。机绣更要在表现上达到随意化,自由化的程序。把自己对表现对象情感通过机绣抒发出来,这样才能引起社会专业人士参与。象潦画和陶瓷一样把美术与工艺充分结合在一起,走向正常的工艺发展之路。

总之,北方机绣工艺具不具备上述潜质?据我多年客观的观察是有绝对可能的。将来社会发展的对工艺或艺术品而言,真功夫是人应该关注的点,只靠地位,靠名气,靠抄作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了。独特、绝技、潜力是社会方方面面人士对北方机绣的普遍褒奖,从中可以看出也是工艺发展的端倪。当下的技术总体上与西方发达国家尚有差距,但工艺上会自豪的讲我们不输任何民族!

作者简介:董树新(1956年),男,辽宁鞍山人,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辽宁省工艺美术大师,机绣高级技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