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的性困境

2019-04-12 03:04:34 婚姻与家庭·婚姻情感版 2019年4期

焦晓辉

在人们的印象中,当一个人步入老年,性欲就会自然衰退,甚至变得无欲无求。但据世界卫生组织2018年调查显示:78%的老年人(60岁以上)仍有性欲望,因夫妻一方性冷淡,导致50%的老年婚姻为无性婚姻。然而因丧偶、离异、再婚不易,导致40%的老年人常年处于单身状态。当性需要没有正常的满足渠道,很多老人选择约炮或嫖娼,甚至因此感染上艾滋病。为此,记者深入走访了一些老年人。在岁月静好的假象背后,他们有着很多的挣扎和无奈……

开房,一对老人的约会方式

2019年1月6日,雪下得越来越大。李诞吃完午饭,在房间里不安地踱步,犹豫着给女友王珂发了条短信:“咱们今天取消约会吧,等天晴再约可好?”

王珂却回道:“不好!我已经4天没见到你,怪想你的,我都出门啦。”李诞一听,赶紧穿鞋出门。一旁的儿子追问:“爸,这大雪天你去哪儿?”李诞摆摆手,若无其事地说:“我去楼下转转,看看雪景。”

每次跟女友约会,他都感覺是在做贼,担心儿子、儿媳知道,担心被邻居看到,因为他俩像年轻人一样去旅馆开房。

李诞今年71岁,是南京的一名退休干部。10年前,妻子生病去世,之后他一直独居。5个子女都已成家,不常来看他。

两年前,李诞在老年大学认识了王珂。王珂比李诞小8岁,与前夫离婚后多年单身。李诞和王珂都爱画画写毛笔字,共同的爱好让两人有了很多话题,越来越聊得来。他鼓起勇气向王珂表白:“我喜欢你,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王珂含笑点头。自此,情投意合的两人开始同居。除了生活中的互相陪伴照顾,最让李诞痴迷的是和谐的性生活。

李诞的妻子45岁就患有肾功能衰竭,过不了夫妻生活。即使是无性婚姻,李诞也从来没有背叛过妻子。但是长期的性压抑,曾让他一度认为自己老了,没有性能力了。直到遇到王珂,他的性渴望才被唤醒了。李诞说:“跟她在一起后,我又重新焕发了活力,感觉自己年轻了许多,越来越有精神!”

李诞打算跟王珂登记结婚,然而这个想法遭到子女们的一致反对。一天,儿子李凌一家来看李诞,王珂赶忙去厨房做饭,却被儿媳赵铭拦住。赵铭明知故问道:“你是谁?你是我爸请的保姆吗?”王珂尴尬地看向李诞。李诞正色道:“她是你的准婆婆,不许没礼貌。”

赵铭“呵呵”冷笑了两声说:“我婆婆早死了,至于其他人想做我婆婆,恐怕不行吧!你没有家吗?干吗要住到我家来?你老黏着我爸干吗?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我说,你都年纪一大把了,干吗效仿年轻人未婚同居呢?这也太赶时髦了吧……”

在赵铭的刁难下,王珂哭着跑了。李诞狠狠地瞪了儿媳一眼,赶紧去追王珂,两人抱头痛哭。紧接着,李诞的户口本被儿女们藏了起来,让他无法登记结婚。

之后,李凌又全家搬了进来:“我们每天陪你说话、照顾你,不需要外人。你跟王珂断了吧,她就是来骗你的房子和钱的!”

李诞知道,因为他有3套房产和一些存款,儿女们死活不同意他再婚,担心这些财产会落入外人手里。可是,他不仅想找人说说话,还有生理的需要啊。

万般无奈之下,李诞只好选择跟王珂谈地下情,每周偷偷摸摸去旅馆约会开房。然而时间越久,他越焦虑羞耻,洁身自好了一辈子,担心熟人知道他“开房”不正经,更担心被警察误会他是在嫖娼。在他经常约会的那家旅馆里,就有其他老人在那里嫖娼。

采访结束时,李诞对记者强调说:“我不知道你是记者还是警察,总之,我是做光明正大的事情,我没违法!”他的这句话,让记者分外心酸。

妻子性冷淡,丈夫去约炮

2019年1月11日一早,北京民政局还没到上班时间,一对老夫妻便等候在门口。他们相隔两米远,彼此互不搭理。民政局刚开门,两人便快速走了进来,然后争先恐后地往离婚窗口递上两本破旧的结婚证,异口同声道:“离婚!”

工作人员看看两人,提醒道:“两位相濡以沫几十年了,你们考虑清楚,真要离婚吗?”

老太太抢先说:“这婚我离定了!”老先生也不相让:“你搞没搞错?我不想离婚,会来这里?”老太太流着眼泪,恨恨地说:“你这个老流氓,恶心的色狼!我还你自由,你天天去乱搞吧!”老先生接话道:“那是我的事,不劳您操心了,您管好自个儿吧。”

让工作人员惊讶的是,对于离婚的原因,这对六七十岁的老夫妻没有遮遮掩掩地说是“性格不合”,而是直截了当地说明是因为“性生活不和谐”。

老先生胡景性欲旺盛,老太太李莉自从55岁绝经后就没有什么欲望了。几年来,夫妻俩分床而睡,每天在一起只是吃吃饭说说话。胡景的性要求多次被拒后,和妻子的感情越来越不好。因为李莉身体不好,胡景聘请了一位50多岁的小时工吴英。吴英既漂亮又是单身,胡景向她约炮,吴英同意了。胡景犹如久旱逢甘露,对她越来越痴恋,两人渐渐从炮友发展成了情人。

但纸包不住火,李莉发现胡景突然变得爱打扮了,还喜欢哼歌。一天晚上,等他睡熟后,摁着他的手解开了手机的指纹密码,看见了丈夫和吴英说的情话。

一天晚上,两人偷偷跑到吴英家里做爱,突然,李莉带着两个儿子破门而入!胡景裸露着身体语无伦次,吴英则抱着被子蜷缩在墙角。李莉揪起吴英就是一通狠打,胡景被两个儿子架住,不仅救不了吴英,更是羞愧难当!

李莉策划这场捉奸,本意是想挽回丈夫,捍卫自己的婚姻。可事与愿违,胡景索性跟李莉摊牌:“咱们离婚吧。”李莉马上说:“只要你跟她一刀两断,对我从此一心一意,我可以既往不咎。”

胡景依旧摇头:“你让我毫无尊严,众叛亲离。再说,我跟你在一起并不性福,我不能老憋着,我需要为自己活一回!”

李莉听了,火气“噌噌”往上冒,她扇了胡景一个嘴巴道:“你真不要脸!儿子、孙子都大了,你头发都白了,还想这个事儿,老不正经!我从没听说过,一个活了大半辈子的人,竟然会因为这破事儿离婚的!”

束手无策的李莉找到一位婚姻咨询师,希望他能帮忙挽回丈夫。婚姻咨询师告诉胡景说:“老年夫妻也是可以拥有性福的。如果你对妻子不满,可以和她沟通:你有哪些需求?她需要为你做些什么?你们的性生活可以如何改进?一般来说,女人都是因爱而性,你可以给妻子创造一些浪漫,比如看浪漫的电影,唤醒她对爱情的回忆;可以一起去吃烛光晚餐,洗个鸳鸯浴等,这些都可以唤醒她的性欲,还可以借助润滑用品,改善性体验……”

然而,胡景坚定地对咨询师说:“如果早两年你告诉我这番话,或许能够帮我们挽回婚姻。但是现在,我们的感情已经消磨殆尽。我来做咨询,仅仅是为了让她死心。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需要性,也需要爱,我和李莉之间只有革命的友谊,还是好聚好散吧。”说完,便离开了咨询室。

一想到丈夫外遇,李莉就像吞了苍蝇般难受恶心。她对记者说:“他对我不满,可以和我说。可他得不到满足就去约炮,太让我伤心失望了。他抱怨我拒绝他,但他关注过我身体发生哪些变化了吗?他体贴过我吗?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这些年,他动不动就说我不行,拿话激我,我反感他的所作所为,更加排斥跟他过性生活。”

接受記者采访时,胡景已经和吴英登记结婚。李莉叹口气说:“我真希望他和吴英是真爱,而不是一时的炮友。”

寂寞难耐,留守老人不幸感染艾滋病

2019年1月13日,南京某医院骨伤科住院部的一间病房里,传来一阵低低的哭泣声。这是一间单独病房,病床上半躺着一名左腿打着石膏的老先生,他正在低头默默流泪。床边站着一位老太太,她一边哭一边捶打着老先生:“如果你把艾滋病传染给我,我就跟你同归于尽!”老先生听了,哭得更是伤心欲绝。

老先生叫章鹏,老太太叫周婷,夫妻俩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4年前,周婷帮小儿子带孩子,因为儿子家房间不够住,章鹏被迫与妻子分居,留守在家里。小儿子对章鹏说:“爸,反正我们两家离得不远,你想妈和我们,就常来看看。”

周婷在小儿子家一住就是两年,章鹏隔三差五过去看望妻子。有一次,儿媳回家取个东西,发现大门被反锁了,叫了半天,婆婆才开门。进屋后,儿媳看见公公坐在沙发上,表情尴尬;婆婆也极不自然地红着脸。她瞬间明白这对老人是想过夫妻生活,晚上就把这事儿跟老公说了。

第二天,小儿子很不高兴地对章鹏说:“爸,你已经是60多岁的人了,孙子孙女一大群,别让人说您老不正经,我们的脸没处放!”

章鹏羞愧得无地自容,再也不肯到小儿子家跟妻子幽会。每天,他除了接送孙子上下学外,其余时间都是一个人孤孤单单地生活着。一天吃完晚饭,见空荡荡的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他索性出去溜达。

夜晚的市民广场好不热闹,章鹏情不自禁地走到喧闹的人群里。此时,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笑着向他走来:“寂寞吗?需要玩儿吗?”

章鹏迟疑了几秒,女人接着说:“不贵,一次50块。”于是他便糊里糊涂地跟女人去了她的住所。嫖了一次妓后,孤独的章鹏迷失在了“站街女”的温柔乡里,一年时间里,他跟8名站街女发生过关系。直到3岁的小孙女上了幼儿园,周婷回到家里,他才没再外出嫖妓。

今年1月13日,章鹏不幸遭遇车祸,造成左腿骨折,被送到医院做急诊手术。但在手术前的例行检查中,章鹏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医生迅疾给周婷做了检查。万幸的是,周婷没被感染!章鹏顿时号啕大哭,他双手合十,仰天哭道:“谢谢老天减轻了我的罪过啊!”

章鹏鼓起勇气抬起头,颤抖着握住妻子的手小声说:“我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我们离婚吧,让我自生自灭!”周婷无声地摇头,她还没厘清头绪,不知以后会面临怎样的生活。

随后,几个子女陆续赶到医院,他们对着章鹏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责备。大儿子说:“爸,你多大年龄了?还做这丢脸的事儿?你可真行!”小儿子道:“爸,你也真够胆儿肥的,那些‘公交车你能随便上吗?这下好了,得病了吧?”女儿说:“老爷子,你可真糊涂啊,你要洁身自爱,哪能得这病啊?”

章鹏低头忍受着子女们的责骂,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他痛苦地用被子蒙住头,缩成一团。趁家人不注意,他忽然拼尽全力把头撞向了身后的墙壁,瞬间血流满面!

所幸,章鹏没有生命危险。直到此刻,子女们才冷静下来,终于意识到:作为子女,不该拆散父母,让他们分居。因为老人也是正常的人,也有性和爱的权利。晚年生活,其实更需要相互间的爱和关怀,滋养孤独的内心。

经历了一个多月的身心修复,章鹏的心绪渐渐平复下来。周婷选择继续跟他一起生活,让他有了活下去的勇气。现在,他积极配合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药物治疗和随访,他们的日子渐渐恢复如常。

记者手记

写完这些故事,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其实它们只反映出老年人性困境的冰山一角。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韩孟杰透露,我国老年人特别是60岁以上男性人群感染病例报告数从2012年的8391例上升到2017年的19815例。2017年初,国务院在《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三五”行动计划》中,首次将老年人列入重点宣教人群。

美国亚特兰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研究员Don告诉我:“美国每年新发艾滋病感染者约有7万例,截至2018年12月,发现55岁以上人群感染病例报告数从2016年的10089例上升到2018年的23115例,占了感染者比例的30%,且病例多为男性。在对这些老年病例随访和沟通后,发现他们感染的原因大多数是嫖娼与约炮。目前,全球老年艾滋病感染病例呈不断上升趋势。我希望全球媒体都关注老年人性困境这个社会问题。”

正常表达性需要的老年人被扣上“老不正经”“老流氓”“色狼”的帽子,再婚和性的权利被子女阻碍,夫妻正常沟通的渠道被传统偏见隔绝,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只得铤而走险偷偷去外面约炮,最后酿成了悲剧。想要避免这些悲剧再度发生,我们整个社会,首先要把老年人当“人”看,老年人也是拥有七情六欲的人,是需要我们理解和尊重的人。

(为保护隐私,文中的人物皆为化名)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