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生物并购被骗谁之过?

2019-04-12 03:08:48 董事会2019年3期

沈永锋 崇雨晨

2019年2月19日上市公司天山生物公告称:公司重组标的大象广告有限责任公司原实际控制人陈德宏先生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批准逮捕。此前,2月14日,创业板管理部发给天山生物关注函,关注天山生物业绩预告事项:2018年度预计亏损195,500万元至196,000万元,亏损原因主要为拟对大象广告有限责任公司的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约17.95亿元,拟对公司为大象广告提供的担保计提减值准备1亿元。1月25日天山生物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对公司开展立案调查。

看来,盲目并购、跨界并购的恶果还远未随着2018年的结束而画上句号,继粤传媒、宁波东力之后,旧瓶装旧酒,这又是一个上市公司并购被骗的故事。

“井底之蛙”的声音

天山生物在并购大象广告交易之初,股吧里曾有这样一篇帖子,上传于2017年9月:“我在武汉做了十几年广告,看到大象要上市(被收购),忍不住笑了。大象广告在武汉一共两个项目,当年从省广手上抢下的地铁二号线(站内)租金每年递增10%,最后一年租金是10亿,自己百度查,以武汉地铁广告位的价格,不可能赚钱,现在站内的状况是1号线轻轨地广传媒,每年略微盈利、2号线大象广告亏损、3号线河南大河传媒由于亏损严重已经退出……武汉公交车身签单价一般0.8到1折,空刊60%以上,你觉得赚钱吗,哈哈哈哈哈!!!请证监会领导仔细查查!!”

本来是震耳欲聋的声音,但却没有人听见。这篇帖子没过多久就淹没在股民对并购提振股价期望的声浪中了,甚至有人回复称帖主是“井底之蛙”。天生生物没有听到“井底之蛙”的声音?!中介机构也没有听到?监管部门一样没有听到?!一起失败的并购就这样发生了。

盲目跨界并购疑点重重

2017年8月14日,天山生物披露了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24.36亿元收购新三板挂牌的户外广告商大象广告。

天山生物是一家为畜牧业提供遗传物质及相关服务的企业,2015年、2016年公司连续两年亏损,2017年如果继续亏损,将面临暂停上市的风险。

還有什么方法比合并报表提升业绩更快呢?悬崖边的天山生物祭出了跨界并购的方案:公告显示,该笔交易中天山生物市值仅25.8亿元,而大象广告的营业收入、资产总额及资产净额占上市公司2016年经审计的相应财务数据的比例分别为159.57%、277.38%和 645.34%,这也使得预案直接触发重大资产重组,引来各界关注。

2017年8月23日,深圳证券交易所连发问询,尽管当事方迅速回复,仍然引发了媒体和各界人士的一波“刨根问底”式的质疑,其中被扒出的许多问题就是如今炸雷的“引线”:如有机构查阅大象广告在新三板披露的2015年年报发现,其中的财务数据与本次并购预案中披露的数据有着天壤之别;又如大象广告2015年的第一大供应商是武汉地铁运营公司,而在并购预案中,却变成了西安市地下铁道有限责任公司;预案中的营业成本跟原来的数据差距太大;大象广告毛利率远超同业水平等问题。

交易所也看到一些问题,其在2017年9月的问询函中就重点询问了上市公司关于并购标的财务数据前后不一致、以及武汉地铁采购成本剔除的具体情况,当时天山生物回复称:“武汉 2 号线提前终止使得标的公司不再承担后续较高的经营权费用,且后续标的公司对经营权费用采用直线法摊销,导致2015 年营业成本减少 8,340.13 万元。”

武汉 2 号线提前终止可以说是整个并购重组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天山生物回复的依据是:大象广告提供了一份《补充协议》,称大象广告于2017年3月5日向武汉地铁运营公司发出商洽函,提出提前终止武汉2号线经营权合同,将到期日由2023年5月变更为2019年5月,武汉地铁运营公司回函表示同意。在大象广告提供的补充协议中,双方确认了提前终止事项。

如今天山生物发现这份《补充协议》可能是虚假的。大象广告原实际控制人陈德宏因涉嫌合同诈骗罪,于2019年1月11日被昌吉回族自治州公安局刑事拘留。

这样看来,不论是上市公司、中介机构还是交易所、甚至是媒体和股民,对这次并购中的几个大问题都已经关注到了,但上市公司、中介机构以及监管部门,真的没有一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究竟是怎样核实那份《补充协议》真实性的?这实在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恶果累累谁之过?

2019年1月31日天山生物发布2018年度业绩预告,全年亏损195,500万元–196,000万元。业绩变动主要原因说明:2018年,公司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大象广告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象广告”)96.21%股权。因大象广告执行董事陈德宏的涉嫌违法、违规行为及故意隐瞒和实施阻碍行为等客观原因,公司无法控制大象广告(详见公司于2019年1月18日发布的2019-005号公告)。根据公司目前了解到大象广告存在资金被挪用,违规对外担保及违规对外借款等情况且金额巨大,武汉地铁2号线提前终止协议疑似伪造,历年摊销成本累计少摊销金额达到4.8亿元等情况,以及仍有新的涉案事项在调查中,大象广告持续经营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极可能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公司认为该项投资能够收回的可能性极小,按预计可收回金额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约17.95亿元。 报告期,公司非经营性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1亿元,同比降低 1349.12%,降低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公司为大象广告提供了1亿元担保,鉴于目前大象广告的实际情况,公司已按预计将承担的担保责任预提担保损失。

失败的并购后遗症大多如此:官司不断,经营受阻,股权冻结,行政处罚,一地鸡毛。或许天山生物、中介机构、监管部门当初多看一眼贴吧里“井底之蛙”的呐喊,可能胜过“囫囵吞枣”式的各种报告。可见,上市公司并购重组监管更多是以披露为主的形式审查工作,一旦出了事情,才开展立案调查与行政处罚的事后监管。而这样的监管,很难降低此类失败并购的隐患。

随着并购重组市场的不断发展与壮大,希望上市公司能够吸取各种失败并购的教训、中介机构都能尽职尽责、监管部门工作能够在现有基础上有所精进:一是摆脱原来的“披露繁琐、审查放水”,精简披露文件中反复重复的、无意义的篇幅,重视重大风险识别与跟进披露,真正做到该省的省、该管的管,这样也便于投资者阅读披露文件时抓住要点判断风险;二是在监管中认真聆听不同的声音,针对一些媒体、其他专业机构、公众质疑比较大的交易和已经暴露出的潜在问题,能够重视起来、初步调查起来,甚至可以征询业界专家形成顾问意见,充分起到防控市场波动、引导理性投资的作用;三是适度放宽退市和控制权交易市场,促进市场“新陈代谢”,对于业绩低迷的,鼓励注入能使上市公司焕发生机的优质资产,而对于问题严重、甚至长期摆烂的企业,退市也不失为一种有效的解决方法。

本文第一作者沈永锋系上海市中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