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紫妍命案牵出的权贵丑剧

2019-04-12 03:14:04 环球人物2019年7期

陈霖 储黎

张紫妍

张紫妍

1982年生,毕业于韩国朝鲜大学,韩国女明星,曾参演热门韩剧《花样男子》。2009年在家中自杀。

“检察院和警方要赌上组织的名誉,彻查真相!”3月18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听取数件性贿赂案的报告后,沉重地说道。这一表态源于导火索:韩国当红男星李胜利的夜店丑闻。李胜利是韩国超人气天团Bigbang的成员,他开了多家夜店,其中最有名的是“燃烧太阳”。年初,韩国媒体曝光“燃烧太阳”涉嫌组织卖淫嫖娼、吸毒贩毒、贿赂警察和国税厅。SBS电视台还报道了李胜利和多位当红男团艺人的手机聊天记录,他们在名为“老司机群组”的聊天群中侮辱女性:“我们在车上模拟那些性侵女性的电影情节吧!”“之前不就已经这么做了吗?” 聊天内容不堪入目。

李胜利表示将配合调查并宣布退出娱乐圈,但“燃烧太阳”引发的丑闻之火持续烧大,牵出的丑闻已导致韩国五大娱乐公司市值蒸发近6000亿韩元(约合36亿元人民币)。同时,10年前韩国女艺人张紫妍遭受性虐待而自杀的悲剧也重回公众视野。那件大案至今未查明,眼看案件10年追诉期将至,超过65万民众向总统府请愿,要求延长追诉期。18日,文在寅正式下令延长追诉期,彻查包括张紫妍案在内的性侵大案。

恶人金成勋身份是个迷

1982年,张紫妍出生,她是家中小女儿,爸爸是某企业社长,她从小衣食无忧、倍受宠爱。然而,16歲时,父母意外去世,家里断了经济来源,张紫妍只能与姐姐相依为命。后来,她进入朝鲜大学学习,毕业后拍摄了乐高饼干的广告。张紫妍身高将近1.7米,有着靓丽的脸庞和明亮的大眼睛,广告一出,人们很快便记住了她。不久后,她开始接拍电视剧,并以《花样男子》中的“阳光”一角成名。这部剧播出后,她的人气大涨,与片中几位演员在韩国重量级大奖“百想艺术大赏”上走红毯。当时她一袭白色礼服,惹人注目。

张紫妍原本活泼开朗,从艺没几年却越来越孤僻。2009年3月,她被发现在京畿道盆唐的家中上吊身亡。数年后,韩国SBS电视台公布了一份230多页的“张紫妍遗书”,人们震惊地发现,荧幕上光鲜的她竟然遭受了非人虐待。原来,她所属的经纪公司“The Contents娱乐”逼迫她陪客户喝酒,进行了上百次性交易,连她父母的忌日也要接待客户,有一次甚至同时陪4个男人上床。张紫妍写道:“每当换上新衣服,就必须跟新的男人喝酒睡觉,太脏了。”为了避免张紫妍怀孕,经纪公司还带她去做了绝育手术,这导致她终生无法受孕。

主导这一切的是经纪公司老板金成勋。他旗下的艺人有金南珠、张瑞希、崔真实(已故)等。金成勋为了拓展资源,命令张紫妍等旗下女星为各界权贵人士提供性服务。之后,为图方便,他干脆斥巨资在首尔买下一栋三层大楼。大楼一层是办公室和酒吧,二层是卡拉OK厅和舞厅,三层有烧烤台和隐秘的VIP套房。这个套房就是张紫妍等人被迫“接客”的地方。2002年,金成勋就因涉嫌强迫女艺人性贿赂而被韩国中央检察院立案调查;同年,他还和某电视剧导演发生肢体冲突,用手机砸伤对方头部;2003年,韩国女演员金敏善将金成勋告上法庭,控诉不公正的合约。但每次,金成勋均侥幸逃脱,在张紫妍案中,他也仅仅被判1年有期徒刑、2年缓刑。

然而,这样一个恶名昭著的人,却鲜少人知道他的来头。一次,张紫妍正参加金成勋举办的派对。突然,金成勋把她叫到房间,赏了她几个巴掌,还用塑料瓶狠狠地打她。原来,张紫妍对人说了金成勋的隐私,金成勋知道后大发雷霆,便对张紫妍下毒手。《环球人物》记者检索韩国各大网站,也发现关于他的资料极少,他的身份是个谜。然而,在过去几年,人们对张紫妍案抽丝剥茧,怀疑“张紫妍遗书”背后还有一场阴谋。

遗书可能是个阴谋

李美淑是张紫妍同公司的女艺人。1978年,她参加“乐天小姐”选美赛出道,出演了《嫉妒的化身》等电视剧。在韩国电影《丑闻》中,她扮演唆使堂弟诱惑良家妇女的蛇蝎夫人。韩媒推测,李美淑和张紫妍自杀案脱不了关系。李美淑早想摆脱金成勋的经纪公司,毕竟,韩国经纪公司对艺人很苛刻:艺人的合约期少则5年,多则10年;出道后经纪公司通过抽成的方式回收成本,抽成比例有时达90%;公司还制定了天价违约金,价码高到艺人无法偿还。

李美淑的经纪人刘长浩自立门户后,李美淑就跟着他跳槽了。但她发现自己跟金成勋的合约还有几个月才到期,担心会被告上法庭、赔偿巨额违约金,于是决定利用张紫妍。她告诉张紫妍,自己和另外一名女艺人已经把金成勋强迫她们进行性招待的事写成证词,打算把证词交给警方,曝光金成勋的恶行,如果张紫妍也照着做,就可以和她们一起重获自由。

张紫妍急于摆脱噩梦,便答应了。她连续3天到刘长浩家中,写下被迫进行性招待的经历和性虐待她的31人名单,这便是“张紫妍遗书”的原型。韩国媒体找到刘长浩家大楼电梯里的监控录像,发现张紫妍从电梯走出来时面带微笑,那时她可能以为自己快脱离魔爪了。没想到,李美淑看完证词就打电话给一些大人物,这些人都是金成勋安排张紫妍提供性服务的对象,其中就有韩国导演郑志浩。李美淑对郑志浩说:“张紫妍在我这里崩溃痛哭,写下一些侮辱她的人,其中就有您呢!”

写完证词不久,张紫妍突然收到刘长浩的短信,要她去见一个人。张紫妍看到短信后寝食难安,数小时后便上吊自杀。韩国媒体推测,她一看刘长浩要自己见的人,就知道刘长浩和李美淑根本不打算把证词交给警察,自己只是他们对付金成勋的武器,而且两人恐怕已经泄露了证词。这种恐惧彻底击垮了张紫妍。

李美淑在一场活动中发言。

李美淑经纪人刘长浩。

张紫妍遗照和“遗书”。

2019年3月15日,韩国1033个团体联合举办集会,要求延长张紫妍案追诉期。

张紫妍去世后,金成勋被立案调查,李美淑则顺利解约。李美淑声称自己“根本不認识张紫妍”。检方曾调查李美淑,但因证据不足,没有起诉她,当时她露出微笑,网友形容为“恶魔之笑”。近日,文在寅下令彻查张紫妍案,李美淑表示愿意接受调查。不过,张紫妍的遗书内容,如今也出现了争议。起初,她写下的证词只有几页A4纸,之后网传的性招待现场细节大多来自韩国SBS电视台的报道。当时,电视台接到50多页张紫妍信件复印件,并找专家鉴定笔迹为真才公布。但数天前,韩国国立科学搜查研究院却判定,这并非张紫妍笔迹。尽管张紫妍案疑点重重,她笔下那份“31个恶魔”的名单确实存在,这又牵扯出更加惊人的内幕。

幕后高层仍未现形

张紫妍曾写道:“他们都是罪无可赦的恶魔,我做鬼也要报复到底。”她口中的“恶魔”包括曾性虐待她的31个各界权贵人士。根据韩国《PD手册》节目的爆料,施害者包括乐天集团会长辛格浩和他的儿子辛东彬、烧酒品牌“真露”的会长朴文德、《朝鲜日报》记者赵熙千,但这31人在过去几年均安然无恙。同时,深陷舆论风波的还有曾涉嫌接受性贿赂的前法务部长金学义等人,人们不得不怀疑韩国司法系统的公正性。

警方曾发现几十张这些权贵人士打给张紫妍的高额支票,并找他们问话,他们却称“张紫妍打拼挺不容易,看她可怜才给了这些零花钱”。朴文德甚至说,他只是拿钱给张紫妍,让她帮忙买紫菜包饭。检察官采纳了这些“证词”,调查不了了之。更令人惊讶的是,记者赵熙千的妻子正是参与此案的检察官之一。此次曝光的李胜利的聊天记录中,还提到了一位“可以帮他们摆平一切的警察总长”,韩媒推测“警察总长”是某位警署高层,他曾任职于江南警察局,还在青瓦台秘书室工作过。

然而,为张紫妍发声的人却数次遭检方无视。尹智吾是张紫妍同公司的师妹,两人感情很好。她曾经目睹张紫妍被性侵害,因不忍师姐含冤受辱,在过去十年间,向检方作证13次,检方却认定这些证词“缺乏可信度”。尹智吾没有受到警方的证人保护,遭人威胁,只能躲到国外。如今,张紫妍案追诉期结束前,尹智吾再次站出来,将自己的口供写成新书《13次证言》,誓言要为师姐讨回公道。在韩国民众请愿后,尹智吾终于获得韩国女性家庭部、检方以及警方的保护,她身上安装了智能定位系统,还有专人保障她的人身安全。

事实上,牵涉性丑闻的韩国权贵比比皆是。文在寅下令彻查性贿赂案件后第四天,金学义便在仁川机场上演了一场“偷梁换柱”大戏。金学义曾在2013年因涉嫌接受性贿赂而请辞。这天,刚办完登机手续的他戴着墨镜和帽子,跟着一个佯称自己是金学义的男子身后,想掩人耳目、逃往泰国,却被韩国记者发现,出逃计划落空。如今,文在寅发话,要查清涉及特权阶层的真相以“重建正义社会”。尽管有关案件的细节越挖越多,但幕后涉事高层仍未现形。人们纷纷追问,韩国娱乐圈与权贵们之间还有多少见不得光的丑事?